中欧基金葛兰“没落”,中生代袁维德新发产品锁定期三年风险难测

中欧基金葛兰“没落”,中生代袁维德新发产品锁定期三年风险难测
2022年01月18日 10:25 全球财说GlobalFinance

作者:尹柏

出品:全球财说

岁末年初,回望刚过去的2021年,公募基金似乎已远没有2020年那般疯狂,不再铺天盖地的宣传年度榜单,也没有创造出分外闪亮的新星。

毕竟,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在2020年被“奉若神明”的基金经理在2021年未能实现长青,虽然更多遵循长期价值投资理念,但是跌跌不休的收益率让多数投资者难以接受。

中欧基金就是最典型的例子,2020年、2021年两年的时间中,通过塑造周应波、周蔚文以及葛兰等明星基金经理,收获一众粉丝并不断“吸金”,不仅基金规模由不足2500亿攀升至近5500亿元,中欧基金的净利润也实现翻倍!

从国都证券财报可以看出,其参股的中欧基金在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7.06亿元,同比增长117.87%;净利润5.44亿元,同比增长99.27%。

业绩猛增主要源于管理规模的持续增长,而规模增长主要源于周应波、葛兰两位基金经理持续吸金。

只是,2021年末周应波卸任多只基金,离职传闻不断,而葛兰已经由女神变为“衰神”,在其所管产品的第三方平台甚至是社交媒体中,均是骂声不断,就连投资总监周蔚文管理的基金也是收益平平。

虽然没有永恒的神话,但是对于中欧基金来说五彩泡沫破裂得过于迅速。

那要怎么办?继续造星!正在新发基金中欧多元价值三年持有混合(A类:014404, C类:014405)的袁维德成为了不错的人选,但是风险不容忽视!

葛兰女神变“衰神” 代表作动态最大回撤超32%

我们先来看看更加引人注意的“医药女神”葛兰。毕竟,葛兰最新的管理规模高达970.01亿元,距离千亿门槛仅一步之遥。

当然,葛兰的当家产品为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类:003095, C类:003096),合并规模高达634亿元,在公募主动权益类基金中规模数一数二。

以A类为例,自2016年9月末成立后一直由葛兰进行管理,5年多的时间中实现了212.57%的任职回报,业绩确实较为优秀。

尤其是在疫情的2020年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全年收益率高达98.85%,虽然公募大年牛基遍地,但是如此优秀的超额收益也让葛兰封神。

正是基金经理的名气大增,使该基金规模不断攀升,A类总份额由2019年一季度末的8.26亿份升至2021年一季度末的57.91亿份,再至二季度末的62.31亿份。

此后中欧医疗健康混合业绩便持续下跌,但投资人或抱着抄底的心态,基金规模仍持续上涨,至三季度末A类份额更是升至85.09亿份,C类份额也达到88.70亿份。

随着份额的增长,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合计规模已从2019年一季度末的不足20亿在三年时间中膨胀至630亿元。

可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面对医药赛道整体下跌明显,葛兰代表作份额却持续攀升,操作未免显得力不从心。

2021年,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类收益率最终定格为-6.55%、C类收益率为-7.30%,均低于偏股混合类平均7.68%的收益率,并跑输沪深300,排名位列后15%。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被称为医药女神的赵蓓所管理的工银瑞信前沿医疗在2021年却录得了11.74%的正向收益,虽然业绩不及2020年,但在医药赛道整体低迷的背景下仍保住了同类中游偏上的水准。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十大重仓股为药明康德、爱尔眼科、凯莱英、泰格医药、康龙化成、通策医疗、博腾股份、智飞生物、迈瑞医疗、美迪西。

相较于2020年末,仅替换了恒瑞医药和长春高新,在CXO赛道不断下挫的情况下没有进行调整,变化幅度较小。

并且非但没有调仓,葛兰所管理的基金还保持着高仓位运作,股票持仓基本均在90%一线,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类为例,2021年一二三季度末分别为93.37%、93.43%、89.62%,且十大重仓股集中度不断升高。

同时,随着基金规模的不断攀升,葛兰依旧不断买入重仓股,希冀可以在板块调整结束后获得巨额收益,然而最终却付出了巨大代价。

Wind数据显示,近期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动态最大回撤已高达32.60%,为2019年初后最高水平。

高估自身能力圈 毫无想法盲目跟风

与其说葛兰选择了“躺平”,不如说所管产品规模过大都会面临尾大不掉的烦恼,并且一定程度上高估了自身的能力圈。

2020年8月时新发的中欧阿尔法混合(A类:009776, C类:009777),该产品合计规模也达到了144亿元。

彼时该基金成为了爆款基金并一日售罄,认购资金超过550亿元。可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葛兰的任职回报仅录得了2.56%及1.85%,难副爆款盛名。

值得注意的是,中欧阿尔法混合对于拥有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的葛兰是新的尝试,该产品面向布局全市场,在追求阿尔法系数的绝对回报,结果输得一地鸡毛。

从持仓可以看出,涵盖了新能源赛道的宁德时代、隆基股份、亿纬锂能,医药赛道的药明康德、爱尔眼科,还包括了白酒赛道的山西汾酒。

乍看之下,各个都是大热股,换言之就是没有自身想法盲目挑选机构抱团的重点标的。

毫无悬念,该基金在2021年全年告负,录得-3.13%收益,跑输同类基金。

毕竟中欧基金打造葛兰成为明星基金经理,更加注重她的吸金能力。2021年在葛兰管理中欧阿尔法混合两次出现净值跌破1元的情况下,仍为其新发基金中欧研究精选混合(A类:011435, C类:011436),与卢纯青一同管理。

不用想,这只基金也是亏得很惨,葛兰不足300天的任职回报分别为-11.73%和-12.31%。

不能否认,医药行业确实属于厚雪长坡的赛道,但若以超过30%的回撤去让众多持有人搏未来,未免心惊胆颤且肉疼,这也是各个平台上持有人口吐芬芳的原因所在。

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为例,目前2年持有收益率为59.12%,略高于同类平均的51.35%,与女神一词渐行渐远。

袁维德未曾穿越牛熊 新品锁定期三年风险难测

也正是源于葛兰的没落、周应波的离任,中欧基金急需培养新星。

2021年表现不错的袁维德成为了第一人选,其管理的中欧价值智选混合A(166019)录得了52.41%的出色收益。同时,自2020年5月管理开始任职回报也达到109.02%。

若说这只基金业绩回报优异,不如说该只基金是由袁维德独自管理更有吸引力。

毕竟,袁维德所管理的中欧潜力价值灵活配置混合(A类:001810, C类:005764)、中欧成长优选回报混合A(166020)是与曹名长等人共同管理,中欧睿泓定开混合(004848)也是曹名长于2021年2月交手,而中欧新兴价值一年持有混合(A类:013200, C类:013221)也未能抗住年初的暴风洗礼。

资料显示,袁维德累计任职时间为5年又21天,属于中生代基金经理,但是长期与曹名长等人合作“以老带新”,除名气不高外,也令其所管基金评价复杂化。

虽然从业5年,但仅有一只产品独自管理超过一年,且是在A股整体较为平稳且热门板块频出的时期,虽然管理期间收益出众,但能否穿越牛熊才是真正的考验。

恰恰就在市场还未真正了解,并未完全认同袁维德的时候,中欧基金却选择为其新发中欧多元价值三年持有混合。

注意注意!该基金产品设有锁定期,买入确认后锁定期3年,期间不可卖出。

对此,在该基金产品的第三方平台中便出现了诸多悲观看法,认为袁维德已经在管5只基金,此时还发售锁定期长达三年的新基金并不是最优选择。

虽然,锁定期是为了更加平稳的获得长期收益,但是拟任基金经理并无独自穿越牛熊经验,确实有待考量。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