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生活“削藩”:3个月两换CEO,唐学斌被架空

彩生活“削藩”:3个月两换CEO,唐学斌被架空
2019年12月05日 14:44 时代财经

彩生活副董事长唐学斌 图片来源:网络

彩生活的“二把手”唐学斌又迎来了一次重大的职位调整。

自12月3日起,唐学斌辞任彩生活首席执行官,同时将不再担任薪酬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成员。卸任该等职务后,唐学斌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并继续担任副董事长。

接替唐学斌的是执行董事陈新禹以及行政总裁黄玮,陈新禹获任为薪酬委员会成员,黄玮获任为首席执行官及提名委员会成员。

针对这次人事调整,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唐学斌本人,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发送的信息亦未得到回复。彩生活一内部人士则回应称,一切调动都是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

唐学斌被架空?

这是今年以来,唐学斌遭遇的第二次重大职位调整,时隔不到三个月。

9月19日,彩生活宣布,唐学斌辞任行政总裁,并获任为首席执行官,同时继续任执行总裁。而行政总裁一职由时任高级副总裁、执行董事黄玮接任。彼时,唐学斌对时代财经表示,变动是为了把主要精力放到平台上去。

首席执行官、行政总裁,这两个相似又界限模糊的职位在大多数上市公司里都只选其一,而彩生活此番设置也是2014年上市以来的第一次。当时,有分析指出,这是彩生活为了让唐学斌和黄玮实现“权力制衡”。

但从唐学斌最新一次调动来看,似乎已经不是“权力制衡”那么简单。

彩生活董事会调整情况

从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到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再到副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同时在薪酬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席位无一保留,唐学斌无疑正在一步步从执行和决策核心团队中退出。

时代财经发现,唐学斌最新的副董事长一职也是彩生活上市五年来首次设置,这更像是彩生活铺就的一个“台阶”。彩生活在公告中也未透露唐学斌调任后的具体工作,仅表示其将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业务。

不难看出,官至副董事长的唐学斌,权力更像是被架空了。

取代唐学斌的是发展轨迹与其非常相似的黄玮。唐学斌比黄玮大两岁,都毕业于同济大学,前者是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后者是土木工程系。

两人都是中海物业出身,唐学斌于1997年进入中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离职前任副总经理;次年9月黄玮加入,历任董事及总工程师。2002年,两人相继离开了中海物业,唐学斌加盟彩生活,黄玮则选择了创业,与几位中海物业同事一起创建了深圳市开元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历任董事、副总经理及总经理。

这份校友加前同事的缘分或是促成彩生活后来收购开元国际的重要契机。2015年2月,黄玮成为了彩生活的一员,继续担任开元国际总经理。唐学斌和黄玮又变成了同事。

黄玮掌管的开元国际颇受重视,2016年8月花样年与彩生活联合公告,通过体外基金的形式收购万达物业(后更名为万象美物业),开元国际被指派为顾问服务,代管万象美物业旗下150多个项目约6500万平方米管理面积。

在2017年年报中,彩生活曾这样描述过这笔收购的进展,“非常庆幸的是,万象美物业的体外整合速度远超出了预期”。

彩生活披露,截至2017年10月31日止10个月(经过审计),万象美录得收益约12.36亿元,毛利约4.12亿元,净利润约2.35亿元。2016年万象美的毛利率只有21.4%,而在2017年前10月,毛利率已经大幅增加至约33.4%。同时,2017年1-10月万象美预收物业费大幅增加51.4%至3.19亿元。彩生活认为,这证明业主对彩生活改造社区的满意度比较高。

鉴于超预期的业绩表现,彩生活在2017年11月14日宣布以20.13亿元收购万象美,正式把这笔资产注入上市平台。作为万象美的代管方,黄玮和开元国际的作用不言而喻。

通过这一世纪交易,黄玮迅速奠定了其在彩生活的地位。2018年1月1日,黄玮获任彩生活高级副总裁,同年7月20日正式进入彩生活董事会,任执行董事。

再之后,黄玮先后接任唐学斌行政总裁、首席执行官及提名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彩生活暗流涌动

黄玮之外,陈新禹是彩生活中另外一个迅速上位的例子。

经过今年8月23日的一次调整后,董东卸任执行董事一职,从董事会中退出。与此同时,陈新禹进入董事会,开始任非执行董事。

此后9月19日,陈新禹被调任为执行董事,参与到彩生活的日常经营中。12月3日,陈新禹又顶替唐学斌,成为了彩生活薪酬委员会成员之一。

董东2004年加入彩生活,至今已经15年,是名副其实的一名老臣,其于2013年成为彩生活副总裁,2014年6月11日调任为彩生活执行董事,同时担任营运总监。

值得关注的是,在加入彩生活之前,董东曾先后服务过中海物业及开元国际,其中于1998年9月至2002年1月历任中海物业工程部经理、副经理及助理经理,于2002年2月至2004年12月,任开元国际副总工程师。

现年51岁的陈新禹在彩生活内部则是一名实实在在的“新人”。其于2019年5月加入彩生活母公司花样年,担任首席财务官,8月进入了彩生活的董事会。

职务横跨两大上市平台,可见花样年、彩生活对陈新禹的重视程度。

据介绍,陈新禹在投资、资本市场及企业融资方面拥有近30年的经验。2015至2019年,陈新禹在碧桂园担任金融部副总经理,此前,曾在中海亲颐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担任投资总监;而后于美国Seagate Global Advisors LLC., Redondon Beach担任分析师及於Godesk LLC., Elsegando担任债券交易组合经理,并曾于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一局担任财务资金处处长。

如今,历经多番调整之后,彩生活的执行董事团队已经大换血,唐学斌、董东两位老臣退出,黄玮、陈新禹两位新人加入,自上市以来一直担任非执行董事的潘军,也重新回到执行层面,

人员的调动往往与公司业绩和发展战略调整密切关联。截至2019年6月底,彩生活的总收益为18.11亿元,同比增加3.1%。其中来自物业管理服务的收益为15.11亿元,同比增加3%,占总收益的83.4%。

另截至今年上半年,彩生活管理2777个社区,合约管理总建筑面积共约为5.52亿平方米,并与47个社区订立顾问服务合约,顾问服务安排下的合约管理总建筑面积合共约为1130万平方米。

在规模上,彩生活目前仍位居行业第一,只是地位岌岌可危。今年9月初,雅生活宣布收购中民物业,两大巨无霸的合并,使得雅生活的规模迅速膨胀,对彩生活构成了重要“威胁”。

雅生活截至2019年6月底在管面积是2.11亿平方米,合约在管面积是3.25亿平方米,加上中民物业和新中民物业在管面积的1.9亿平方米和合约在管面积1.0亿平方米,保守估计也有5.01亿平方米。

从彩生活今年上半年的收益结构看,目前物业管理服务仍占据绝对地位,这也意味,在管物业面积的大小决定了彩生活收益的增长。

更重要的一点是,尽管彩生活目前规模第一,但无论是总收入还是增长速度都明显落后于紧追其后的雅生活。今年上半年,在未收购中民物业之前,雅生活录得收入22.4亿元,同比增长59.4%。

雅生活之外,包括碧桂园服务、新城悦、佳兆业美好永升生活服务等在内的物业公司目前整体收入都处于快速增长期,增幅从30%-206.3%不等,彩生活3.1%的表现明显落后。

业绩上的差异也直接体现在市值上。雪球数据显示,目前彩生活市值为61.46亿港元,雅生活、碧桂园服务、新城悦、永升生活服务的市值分别为344.67亿港元、700.77亿港元、89.34亿港元和70.21亿港元。

尽管是物业行业的先行者,但随着各大房企的物业公司分拆上市,彩生活的优势正在逐渐消失,甚至有点增长乏力。要稳住行业地位,彩生活不但要保持规模上的优势,更需要为资本市场提供一份满意的成绩单。

由于母公司花样年的地产规模有限,彩生活的在管面积大多依赖外部收购。曾经将万象美快速整合并实现其业绩增长的黄玮,似乎更能发挥其优势。而擅长财技的陈新禹,在帮助彩生活后期进一步扩张的时候,也将派上用场。

若与母公司花样年的调整相结合,彩生活这轮调整的用意或许更易理解。

今年5月30日,花样年董事会阵容大幅换血。邓波辞任执行董事、林锦堂辞任非执行董事、黄明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同时将不再为薪酬委员会主席,审核委员会委员及提名委员会委员。

与此同时,柯卡生、张惠明及陈新禹获委任为花样年执行董事,独立非执行董事郭少牧获委任为薪酬委员会新任主席。

调整之后,花样年的执行董事从原来的3席增加至5席,分别是潘军、曾宝宝、柯卡生、张惠明、陈新禹。

花样年最新董事会名单 来源:企业公告

其中,柯卡生负责花样年全资子公司花样年(中国)的投资业务、融资业务和资本运作的相关工作;张惠明负责花样年全面财务管理、资金管理、投资和运营管理;陈新禹负责资本运作规划管理、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及信息披露管理等。

花样年曾提出2020年要实现千亿的目标,但今年前11月其销售额仅305.1亿元。如今,把融资和投资的高管推到台前,显然是冲着规模而去。

潘军在今年3月的业绩会上,就曾特别介绍过张惠明,“惠明在雅居乐分管投资,非常有经验。我们挖他来,未来我们拿地的方式会产生变化,要多跟优秀公司合作。这样的话才能快起来。我们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要进入招拍挂市场,速度要加快,第二条腿立足从大湾区做城市更新。”

除了董事会的公开调整之外,一位地产猎头向时代财经透露,花样年今年换了一批高管,此前还从平安证券挖了很多人,但因为没有出成绩,该撤的都撤了。

据时代财经了解,平安证券是中国平安旗下的财富管理平台,提供股票、基金、投资理财等多元化投资产品。花样年或是希望那批从平安证券挖来的人能提供更多资金帮助。

在地产圈,花样年已经明显掉队,而物业平台彩生活的领先地位也将不保。这都在迫使着公司变革,而变革最关键的就是人。无论是花样年,还是彩生活,都在把最合适的棋子放到了最前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