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元一天招不到人,棉纱半天一变价!广州制衣厂:价格不稳定,宁愿不接单

600元一天招不到人,棉纱半天一变价!广州制衣厂:价格不稳定,宁愿不接单
2021年03月02日 19:47 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周嘉宝 编辑:郑方圆

3月2日早上9点,沿着广州海珠区后滘西大街街口往前走约100米,狭窄的村道两侧挤满了人,他们大多胳膊上搭着几件衣服,另一只手里则举着纸板,上面写着“XX制衣厂招工”。

走完这条拥挤的“招工长廊”需要5分钟,原本狭窄的村道现在过一辆车都困难。

后滘西大街招工现场 时代财经摄

600块一天,不烂就行

“这里要走双缝线?”从湖北来广州做了十几年车工的王姐,今天是第二天来后滘西大街找事做,她拿起一件牛仔马甲翻来覆去地仔细打量。

“这都是毛货,只要做出来不烂就行!”制衣厂老板阿丽(化名)热情地介绍称,她骑自行车来的,前车筐里,装着一件牛仔马甲、一条裤子和一件背心。她口中的“毛货”指的是供应给广州沙河一带批发市场的衣服,质量和做工要求比其他批发市场要低很多。

“8块一件,你再看看!一天能赚600块,真的,不烂就行!”见王姐没出声,阿丽有些着急。

“哪有那么好的事,车间都有师傅管着的,做工不好肯定是不行。”尽管阿丽一直挽留,王大姐还是转身去了下一家。

王姐告诉时代财经,她做了十几年的工,但见到每个月拿到一万的人很少,工厂都是按件计费,多劳多得。要想达到这个收入,手脚快的老师傅,一天工作14个小时,一个月休息2天差不多。“一天600块,想都别想哦。”王姐摆了摆手,小声嘀咕。

一位有多年经验的裁床工人也告诉时代财经,规模比较大的制衣工厂给裁床工人每月开的工资在7000元左右,小厂不稳定,淡季每个月就3000-4000元,也不交社保。

后滘西大街招工现场 时代财经摄

不过在阿丽看来,8块一件都不做,有些不可思议,去年的工价才5块钱一件。她告诉时代财经,目前最难招的是车工,厂里一共50个机位,现在已经到位的车工就7个,再招不到工,赶出不来货就得赔钱。

根据阿丽介绍,后滘西街招工的老板少说也有200号人,但每天来找活儿的也就几十个。她自己每天从早上8点到中午11点,下午1点到3点都站在这里,五天了也没招到几个人。

“刚刚有个老板说能招到2个,就要回去烧高香嘞!”阿丽说。

撑到3月底就清库存

不过,招工难的问题其实年年都有,对于阿丽所经营的包工包料型的制衣厂来说,除了招工,最头疼的还是现在的棉纱价格。

“本来刚开年内销和跨境电商订单都在增长,但原材料一天比一天贵,一天一个价。我们材料不敢买,单也不敢接,不知道怎么给客户报价?赔本买卖,有几个赔得起?”

阿丽向时代财经讲述起有同行去年七家厂子全都倒闭了,她担心,原材料价格一直不稳定,工人也招不齐,自己的厂子可能也撑不下去了。

晚8点的制衣工厂 时代财经摄

国信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月25日,主流40D氨纶价格为5.7万元/吨至6万元/吨,较2020年第三季度价格上涨97.7%。除氨纶外,色纺纱、棉纱等原材料价格均有大幅上涨。

“20支、60支……所有棉纱价格都在涨,和去年9月相比,棉纱价格差不多涨了1万块了。我们现在很难做,客户根本接受不了。”泰森布业总部销售简趣莲向时代财经表示。

根据海通证券研报,今年1月,国内纱线、胚布库存天数分别为9.2天、14.9天,处于10年最低位。

“价格还在不断变化,早上一个价,下午一个价。还有部分棉纱厂家在压货,想要价格再高一点的时候放货出来。”简趣莲很是无奈,“我们泰森布业的这个生产链条很长,从采购棉纱、到织胚布、到染整,再到销售,现在纱价这么高,生产链条却不能停,谁知道这个价格什么时候跌?价格一旦跌下来,所有的价差都是我们来承受了。”

根据时代财经了解,广州泰森布业集研发、织造、染色、后整理、销售、贸易于一体的针织面料企业,已成立20余年。资料显示,目前泰森在广东拥有6家门店和20多万平米的仓储。

原材料上涨,简趣莲说大部分的产品目前仍不敢调价,一方面自己还有一些备货和库存,同时也担心客户接受不了。

简趣莲告诉时代财经,对于纺织企业来说,最害怕的不是价格涨跌,而是价格不稳定。如果在高位买了材料,等生产、成布出来价格却下跌了,就像是一记闷拳打在肚子上。

对于接下来的走势,简趣莲打算一边清理库存一边观望,“如果价格持续走高的话,我们不敢做了,生产就要先停下来,最多撑到3月底,然后开始清理库存到清明节前后,下半年情况更不好说。”

谁为涨价买单?

“由于各种原材料和人工等成本涨价,我们的制衣成本大概上浮了10%左右,目前还可以接受。”北京优源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巢斌向时代财经表示。

巢斌从事服装行业十余年,他所经营的“戍源优品”为企业或会议进行制服定制与生产供应等,这次他特意从北京来广州国际轻纺城为客户的订单挑选合适的布料,他表示如果布料调价,自己也只能加价,“客户能不能接受是一方面,这对于一些靠低成本制造、批量批发的制衣厂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据巢斌透露,很多做低端批发的制衣企业,一件T恤利润不超过1元,如果短时间内棉布价格上涨很厉害,在库存布料比较少的情况下,为了完成订单就不得不花高价去买新布料,中间的价差需要制衣企业自己承担。

正在工作的车工 时代财经摄

“以前,服装行业是一个高利润的行业,但随着电子商务的崛起,打破了信息不对称,加之原材料、人工、机器等费用投入不断加大,服装企业的利润一年比一年低。”巢斌经营的服装厂目前一年营业额在3000万左右,净利润率约为13%。据他介绍,5年前行业利润大概还有30%。

巢斌告诉时代财经,对于企业体量较小的老板来说,在布料价格不稳定的情况下,宁愿不接单,但如果原材料等成本持续上涨,不仅会让一批夹缝中生存的服饰纺织业企业面临倒闭,还可能会对一些大的成衣代工厂造成冲击。

“目前,中国的制衣在成本上相较于东南亚国家已经逐渐失去了优势,如果成本继续上涨,一些零售品牌的订单就可能逐步转移到越南等国家的制衣厂,他们的成本更低。”巢斌说。

天风证券研报显示,业内有名的针织制造商,优衣库、Adidas等品牌代工厂申洲国际集团,也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实现面料生产与成衣制造的产能扩充,先后在柬埔寨设立了申洲制衣、大千纺织,在越南也设立了世通、德利两大制衣工厂并相继投产。

一件衣服从原材料、到纺织、到成衣、最后到销售,这个链条中有任意一方成本上涨,最终都会转嫁到终端零售市场,由消费者买单。巢斌表示,目前成本涨幅如果分摊到品牌服装的零售价上,影响比较大的定价100元左右的品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