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风险、现金流紧张,元道通信光鲜的招股书后藏有多少“暗斑”

隐瞒风险、现金流紧张,元道通信光鲜的招股书后藏有多少“暗斑”
2022年06月25日 08:17 财经看点网

【文/财经看点网 熊子炫】6月20日,元道通信发出公告,计划在深市发行新股上市并募资近8.4亿元。从招股书来看,该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迅猛,三年复合增速超过50%:在同行中,研发占比高居前列;服务业务涵盖30个省级行政区,似乎元道通信IPO后会成为资本市场中的新贵。

然而光环背后却有些不为人知的暗斑。与营收增长、研发投入以及庞大业务布局迅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在2021年由正转负,而从募集资金用途来看,该公司的上市操作未必不是出于补充现金流的无奈之举,高达35.71%的募集资金竟将用于补充现金流,透露了元道通信缺钱的现实。

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中明言: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最近3年不存在涉及行政处罚、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情况。但从公开信息来看,元道通信以及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晋的背后却也难算有多干净。

企查查和天眼查信息显示,元道通信存在两笔动产抵押,李晋占股36.6339%的深圳市元道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还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元道通信这支新股,真的无懈可击吗?

01现金流的重大隐患

在招股书的背后,元道通信淡化了种种问题。

元道通信2019-2021年营业额、利润的确实现了快速增长,三年营业收入为7.53亿元/12.25亿元/16.25亿元,同比增长依次为62.94%/62.59%/32.64%,三年营业收入的年复合增速52.03%,实现净利润6226.80万元、8766.87万元、1.07亿元。同时,其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之比在同行业中排在前列。

但其实现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金额分别为6382.82万元、9793.79万元和-9192.16万元,公司的现金流在2021年竟由正转负。招股书对此的回应是:销售回款与现金支出存在滞后性。

据了解,元道通信通信技术服务主要包括通信网络维护与优化服务、通信网络建设服务;截至报告期末集团客户线路涵盖大量山区、荒漠、林区、高海拔和边境地带。

要在地形如此复杂的地区铺设业务,似乎解释了现金流压力为何如此大。公司虽回应了该问题,但未提出好的解决方法。更糟的是,该问题会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张进一步加重,如果公司不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公司的资金链很可能断裂。而元道通信此次上市计划募得的约8.4亿资金,3亿将用于补充现金流。

这近8.4亿资金,其中约4.2亿会用于区域服务网点建设,也就是扩张,我国在2020年4G普及率就已达98%,剩下的地区多因为地处偏远而未被建设,如果要去啃这块硬骨头,现金流压力不会更重吗?。如果转而去与其他公司争夺存量,情况可能会稍好一些,但在之前业务竞争不激烈的情况下,现金流尚且不足,未来如何保证现金流不出问题?公司能否在未来找到更好的业务模式减缓其现金流压力还是个未知数。

虽然其招股书中着重强调了5G这个未来的爆发点,可大规模的5G应用并没有出现,即使出现了,也没有公司能确保搭上这班“顺风车”,把5G作为卖点,说服力不够。

造成其现金流紧张的原因还不止于此。据招股书显示,元道通信的客户和供应商还都很集中,最大的客户为中国移动,其占营业收入比已超过70%,公司前五大供应商近三年合计采购金额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5.15%、46.56%和60.17%。

二者占比都在逐年升高。面对中国移动如此规模的国企,再加上其超过70%的业务营收入占比,元道通信的议价权不高,而在中国人口下降的大背景下,未来劳务成本的上升也是个趋势,面临上下游的挤压,元道通信如果不采取积极的措施去缓解,未来的利润率恐怕不乐观。而且,公司每年居然花几亿元采购劳务,确定这不是劳务公司吗?

02为何不披露相关法律风险?

如果说上面的问题只是麻烦,那么下面的问题可以说是致命了。

即公司存在大量未被披露的金融法律相关的风险。

企查查与天眼查显示,2020年12月28日,发行人存在两笔动产抵押,抵押权人均为中关村科技租赁股份有限公司,金额合计为581.7957万元。2018年12月28日,发行人董事长李晋、总经理燕鸿、副总经理吴志锋分别用持有的发行人股权进行质押,质权人均为乌鲁木齐高新技术融资担保有限公司,金额均为500万元,合计1500万元。此外,公司还被起诉过20次,起诉案件多为劳动争议。

招股书显示,公司重要人员不存在涉及行政处罚,但招股书没提的是,元道通信的实际控制人李晋,旗下的子公司遭受数次行政处罚。

如深圳市元道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李晋占股36.6339%,根据深宝公(共乐)行罚决字〔2021〕44152号行政处罚信息显示,2021年6月深圳元道被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一次,在2021年4月还有一次,共2条处罚记录。

还有北京同友创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李晋占股36.6339%,根据裁判文书网(2018)京0114民初18504号劳动争议民事判决书显示,其在2018年因违法解除的劳动合同、拖欠加班工资、拖欠工资差额被员工溥欣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起诉。且根据(2019)京0114执4000号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显示,2019年4月北京同友被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最严重的当属深圳市泓通信联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欺骗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的行为。该公司李晋持股比例为55%。

如此多的敏感信息未被披露,加上该企业所面对的种种困局,这家公司的上市前景会很明朗吗?

以上信息来源:元道通信招股书,企查查,中国裁判文书网。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