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落地,又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落地,又一个中国的纳斯达克?
2020年04月28日 18:17 花朵财经

文|花朵财经研究院

“做中国的纳斯达克!”这是过去20年,所有我国资本市场构建者叫的最响的口号。

这回,纳斯达克的衣钵似乎又要传承到创业板头上了。

1

一石激起千层浪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

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消息越短,事情越大。

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转折点,也是标志着继设立科创板,推进注册制改革之后,又一次自上而下的大刀阔斧式改革即将拉开大幕。

证监会和深交所当晚发布《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等一系列规则,搭建起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的整体制度框架。

证监会昨天晚间先做出过渡期安排:

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停止接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继续接收创业板上市公司再融资和并购重组申请;

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实施前,将按规定正常推进上述行政许可工作。

除过渡期安排之外,证监会再次通过这次发布会,重申退市制度的重要性。退市制度未来改革的方向用两个词可以概括:简化,强化。

简化退市程序,取消暂停上市和恢复上市;

强化退市标准,取消单一连续亏损退市指标,引入“扣非净利润为负且营业收入低于一个亿”的组合类财务退市指标,新增市值退市指标;

同时,还设置退市风险警示暨*ST制度,强化风险揭示。

关于深交所的实施细则,花朵财经总结出五个要点,分享给想要在未来资本市场站稳脚跟的朋友:

第一,新注册制以信披为核心。

毕竟决策层在之前的金融委会议中已经强调,要夯实中介机构责任。律所、保荐商、会计师事务所等信披中介机构未来在信披过程中将担任“守门人”的角色。

最为直观的,A股市场中持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数量将会减少。

第二,增加创业板个人投资者交易门槛。

这次改革,对已经开通创业板的投资者适当性要求基本保持不变,但要求充分揭示风险;对新增投资者,深交所则提出满足前20个交易日日均资产不低于10万元,且具备24个月的A股交易经验的门槛。

第三,企业上市,制度安排与科创板注册制制度安排相一致。

创业板改革之后,将支持特殊股权结构和红筹结构企业上市。中概股回归的大门,进一步被打开。

第四,上市前五日不设涨跌幅限制,之后涨跌停限制放宽至20%。

目前创业板在发行承销过程中,核准制下的行政指导还是占据主导地位。注册制改革之后,创业板将建立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体的询价、定价、配售等制度。

同时,和科创板相一致,创业板涨跌停限制也将会同步。

第五,建立负面清单制度,明确部分企业不能赴创业板上市。

这一点主要是和科创板、新三板精选层相区别。深交所后续将会继续明确创业板定位。

很多媒体解读,这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似乎都在“对标纳斯达克”。

2

为什么纳斯达克成为行业标杆?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瞄准的方向,就是创业创新类股票。这些股票集中的地方,在全球范围内只有一个,美国的纳斯达克。

纳斯达克对于国内资本市场制度设计者来说,也是一个标杆。

2013年,新三板面向全国接收企业挂牌申请的时候,资本市场就称新三板要做“中国的纳斯达克”。

2018年11月,科创板官宣设立的时候,也有媒体认为科创板是“中国的纳斯达克”。

到今天,创业板开启注册制改革,资本市场仍旧喊出它“有望成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的口号。

纳斯达克有什么魔力?

纳斯达克(Nasdaq),是美国证券交易商协会自动报价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s)的缩写。

1971年成立的纳斯达克,甚至并不是一个交易所。成立之初,纳斯达克只是一个电子系统。这个系统被用来集中显示全美OTC市场部分精选证券价格的报价。

同年,纳斯达克开始向交易所进行转型,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电子股票市场。目的,是为了减少中间商赚差价,简化交易系统层级。和纽交所相比,纳斯达克通过电子方式降低了买卖价差,从而减少很多经纪商的利润。为此,纳斯达克甚至和一些大型经纪商一度结下了梁子。

随后4年,只要你是个公司,就能登陆纳斯达克。

直到1975年,纳斯达克才设置了第一套上市标准,对挂牌公司的总资产、股本及资本公积、公众持股数、股东数及做市商数量提出了要求,只有达到标准才可以申请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通过设置上市标准,纳斯达克将自己与OTC市场区别开,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上市场所。

到1981年,纳斯达克单日交易量突破77亿股,占美国当时全国单日交易量的37%。1991年,纳斯达克的交易份额已经占全美交易份额的46%。

经历过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后,纳斯达克重组为纳斯达克有限公司,实力继续扩张。

纳斯达克现在拥有并经营纽约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和八个欧洲证券交易所,包括亚美尼亚证券交易所,哥本哈根证券交易所,赫尔辛基证券交易所,冰岛证券交易所,里加证券交易所,斯德哥尔摩证券交易所,塔林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OMX维尔纽斯。

它的总部,仍旧位于纽约市。

进入新世纪之后,纳斯达克成为众多国内企业上市的首选资本市场,原因在于,门槛相对较低,融资相对便利,还能够获得国际声誉。

曾几何时,赴美上市,既有面子,又有里子。

按照纳斯达克上市最低标准——资本市场标准,拟上市公司在利润和市值方面的要求近乎为零:只要净利润最近三年达到75万美元以上,或者上市证券总市值达到5000万美元,或者股东权益达到500万美元并持续经营两年,三者选其一即可。

相对于国内创业板在注册制改革之前要求的“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一千万元;或者最近一年盈利,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五千万元”的条件来说,纳斯达克的上市成本就显得很有诱惑力。

如果再加上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国内IPO暂停所带来的拟上市公司时间成本,纳斯达克在很长一段时间就成了中概股的“天堂”。

但是,2012年之后,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因自身经营、信息披露问题,经受了一次集体做空中概股的风暴。

随后,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不论登陆纽交所还是纳斯达克,都遭受不小阻力。

2019年8月,纳斯达克甚至更改交易规则,收紧中国小型公司的IPO审批门槛,放慢这些企业的IPO审批速度。究其原因,纳斯达克发现越来越多中国小型公司的大部分IPO募资额来自中国投资机构,而不是美国机构投资者与个人。

Dealogic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募资额不超过2亿美元的中国IPO的平均交易价格下跌38%,同等规模美国公司股价仅仅下跌13.9%。

瑞幸事件发生之后,纳斯达克可能还会进一步要求审核中国IPO企业的基石投资者名单与美国投资者比重,那么未来中国企业赴美IPO还可能因中国投资者占比较高而被“延迟审核”。

2020年,经历魔幻开局之后的世界,纷纷主动或者被动开启逆全球化的进程。在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彻底解决的大背景下,纳斯达克,对中国企业张开怀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3

创业板注册制 不是要剑指纳斯达克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并不是要剑指纳斯达克,而是按照我们既定改革步骤,所执行的重要一步。

我们的目标,仍旧是星辰大海。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解决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问题,也是在解决这个问题背后迫在眉睫的产业升级难题。

产业升级需要资本支撑。想要将这些国际资本热钱、快钱变为国内产业升级所需的产业资本,就需要在制度设计上进行大刀阔斧式的改革。

开放,进一步引进国际资本进行投资,是改革所必须经历的步骤。

从2019年开始,我国逐步放开金融市场外资准入限制。

2019年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举措》,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

债券、银行保险、证券业开始放松外资准入标准,在信用评级、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等方面开始“破冰”。

今年4月1日,我们更是向世界宣布全面放开金融市场,外资对证券公司、基金和期货公司的持股比例将不受限制。

也正因如此,外资金融机构跑步入场,正掀起入华小高潮。

一季度末,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1131.6亿美元;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7124.4亿元人民币;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投资1039.8亿美元。

规定出台以来,外资券商积极申请,已有摩根大通、野村东方、高盛高华、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设立或变更股东获核准通过,4家合资券商的外资股东股比均为51%。另外,大和证券(中国)、星展证券(中国)的设立及瑞信方正证券变更股东申请,也取得良好进展。

创业板注册制看似是横空出世,但其背后隐含的,其实是金融市场开放,产业升级补短板的长期政策方向。

类似瑞幸这样的“割韭菜”事件,和决策层长期的政策方向不一致,被“长臂管辖”是一种必然。

回到国内资本市场。短期,我们应该关注券商、创投概念的领头羊,中期则要放弃ST,*ST的垃圾股、壳概念股,长期则要将新基建、5G下游涉及场景应用的相关企业放在心上。同时,对财务造假、信披违规的上市公司一定要擦亮眼睛,仔细甄别。

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不是终点,而是未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