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师兄身价跌宕之际,牧原股份秦英林借可转债进行百亿级减持?

二师兄身价跌宕之际,牧原股份秦英林借可转债进行百亿级减持?
2021年01月05日 18:38 花朵财经

作者|花朵财经研究院

牧原股份是近二年当之无愧的明星股,但将公司推到股价巅峰和风口浪尖的猪肉价近来颇有不稳定的势头,进入2020四季度以来肉价有过多番起伏,各路专家的意见针锋相对,有人说猪周期又到头了该下行了,还有人说二师兄供小于求趋势未变,具体以哪种意见为准,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只能说投资者最好还是要以史为鉴。历史上猪肉在到达阶段顶点即将持续下行时,是不乏有人来炒作最后一波的,所以越是在股价高企时的诡异涨停,越是要加十二分的小心。

但不管猪周期究竟到没到顶,可以肯定的是,牧原股份在主营项目或面临重大市场性改变之际,理应谨慎经营,但牧原股份的经营者可能不这么想。

近日,牧原股份更新可转债发行预案,募集资金由100亿元下调至95.5亿元。

且牧原股份上市以来已经多次定增,过去五年定增募集金额超过90亿。公司还通过引进华能信托合资,获得不超100亿元的资金。

定增加可转债,都是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的手段,然而本次可转债发行的时间节点距离上次定增不久,这也令公司陷入了减持疑云,投资者质疑大股东借可转债减持。

2016年,牧原股份就进行过定增+随即发债的操作。

2016年5月4日,牧原股份公布定增预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50亿元,其中控股股东牧原实业认购金额不少于40亿元,公司员工持股计划认购不超过10亿元。

2016年8月9日,牧原股东将定增资金由50亿元下调至31.36亿元。

随后,2016年8月25日,公司控股股东牧原实业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0亿元可交换公司债券取得无异议函。2016年9月28日可交换债获得发行。

2017年4月,牧原股份最终定增募集净资金为30.5亿元。

多家媒体梳理指出,牧原股份定增紧跟着发可交换债,且募集资金额度相近,令人不得不想起“可交换债+定增”的套利手段。

可交换债相较于定增,好处是不稀释股权就可以完成债转股的转换,且定价较高。而定增都会对股价打折,一般是9折,所以大股东如果先参与定增,再发行额度接近的可转换债,就可以利用其中差价赚钱。

而且必须指出,这种手段下,大股东都会参与定增,这会让股民产生增持错觉,对推高股价有利。

证监会也对此出具了意见,证监会在《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可转债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要求牧原股份说明,募投项目是否经有权机关审批或者备案,是否履行环评程序,是否在有效期限内,是否取得项目实施的全部资质许可;募投项目用地是否落实,是否履行用地所需的决策或审批程序,是否符合土地用途,是否存在占用基本农田等违法违规行为;募投项目与公司主营业务的联系,是否涉及拓展新业务,是否符合相关行业政策和当前市场情况,募投项目实施风险是否充分披露。

而牧原股份的回复,也聚焦在对其占用基本农田与否的回应。

牧原食品在回复中表示,生猪养殖项目和生猪屠宰项目已履行了项目备案与环评程序,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无需履行项目备案与环评程序。本次生猪养殖项目和生猪屠宰项目已履行了必要的备案和环评等审批程序。生猪养殖项目和生猪屠宰项目是公司现有主营业务的产能扩张,并非新增的业务领域,项目的实施无需取得特殊的资质许可。本次募投项目投产前,公司将及时办理项目实施所需的各项业务资质,确保项目实施的合法合规性。

此前据曝光,牧原股份占用1.5万亩基本农田。牧原集团在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建设的三个养猪场全部建在基本农田之上,总面积超过1600亩。

而牧原集团在南阳市正在建设的养猪场远不止新野县这三个。据悉,南阳市和牧原集团正在推进“百场千万”工程,今年计划在南阳13个县建84个养猪场,84个项目总占地超过4.5万亩,其中有55个养猪场难以避让永久基本农田,计划占用基本农田接近1.5万亩。

牧原股份多次募资的原因是扩产能,养猪总是需要土地的,至于企业有没有占用基本农田,以及大股东有没有变相套利,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2021年花朵财经将持续关注二师兄的表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