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加班,曹林大赚5亿;急上市,诺唯赞能否续增速?

逼加班,曹林大赚5亿;急上市,诺唯赞能否续增速?
2021年01月06日 18:21 花朵财经

作者|花朵财经研究院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骑着高头大马,一路闯进了北京城,京城民众夹道欢迎,李闯王一时风头无两。

四十二天后,李自成丢盔弃甲,仓皇逃出了北京城。

三百年后,太祖在西柏坡掷地有声:我们绝不做李自成。

然而有一个公司,其创始人的经历,前半段与李自成的经历颇为相像。

巧合的是,其起家的经历,竟然也与明朝有那么点关系。

曹林,南京农业大学的教授,一直靠着实验室接单挣外快,做了很多年,忽然想起来成立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地点,他选在南京孝陵卫街道。而孝陵,正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陵寝。

曹林的公司成立多年,账上收益比脸色还难看,如同李闯王,有实力,却又东逃西窜。

成事,还是要靠东风。

东风,终于来了。

2020年,席卷全球的疫情,带来对病毒和抗体检测的巨量需求。

▲曹林

曹林取消了员工的春节休假,博士们在一周的春节假期内,做出了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盒。15天不到,试剂盒就通过江苏省医疗器械检验所注册。

订单来了。一个月后,曹林的诺唯赞公司已经卖出核酸检测试剂原料4700万人份,其中,发往海外的试剂盒就有230万人份。

收入来了。2020年上半年,曹林的诺唯赞公司主营收入为7.92亿元,较2019年全年增长翻倍。

利润来了。2020年上半年,曹林的诺唯赞公司利润总额5.32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的20倍。

发达了。真的发达了。

发达了就要上市。

看准了曹林诺唯赞的上市机会,2020年5月,国寿健康基金塞给曹林诺唯赞5.5亿元融资,夏尔巴投资等赶紧跟上。

是的,塞进去的钱,以后都会成倍拿回来。至于多出来的那部分,是来自谁的口袋,不重要。

2020年11月,曹林的诺唯赞启用新大楼。

风光,那是真的风光。

只是不知道,被曹林逼着春节加班的博士们,能分享到几成利润?

近日,曹林的南京诺唯赞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诺唯赞)向上交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4001万股,募资12亿元,保荐机构为华泰证券

招股书显示,诺唯赞成立于2012年,属于生物科技行业。诺唯赞公司是一家围绕酶、抗原、抗体等功能性蛋白及高分子有机材料进行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的生物科技企业,先后进入了生物试剂、体外诊断业务领域,正在进行抗体药物的研发,是国内少数同时具有自主可控上游技术开发能力和终端产品生产能力的研发创新企业。

花朵财经研究院注意到,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诺唯赞已经暴露出依赖疫情获得一次性利润的不足。

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余额剧增,且存在跌价减值迹象。2017年公司存货账面余额1671万元,2018年存货金额2937万元,2019年增加至5436万元,2020年6月,暴增3倍至1.5亿多。显然,诺唯赞看到了疫情的机会,大肆囤货,但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对诺唯赞检测试剂原料的需求势必逐步减少,而诺唯赞制造的新冠检测试剂盒有效期只有6个月,这意味着后期必然跌价,甚至报废。那么上市后,这一块损失由股民来扛吗?

诺唯赞公司拟募资12亿元扩充产能,但花朵财经研究院阅读诺唯赞招股书发现,诺唯赞公司的产能利用率不高、产销率不高、存在产能闲置。

在一起的最高峰,诺唯赞生物试剂的产能利用率也只到94%,POCT诊断试剂利用率更是只有55%,POCT诊断仪器的产能利用率只有77%。

那么这个时候上市融资扩大产能,随着疫情逐步被控制,扩大的产能势必闲置。而诺唯赞公司产销率也不高。2020年上半年疫情高峰时期,诺唯赞生物试剂的产销率为83%,POCT诊断试剂的产销率为56%,POCT诊断仪器的产销率为65%。

疫情期间产能尚且用不满,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没全销售出去。疫情结束之后,这些产品卖给谁?生产出来堆在那里跌价减值吗?何况只有半年的有效期。

这几年公司的固定资产一直在增加,2020年上半年固定资产金额已经是三年前的4倍,如果疫情后销售下降、利润减少,那么再投产生产线,产生的折旧会吃掉诺唯赞公司很大一块利润,甚至造成亏损。

疫情期间,公司的收入结构也发生很大变化。

2020年上半年,北京宏微特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1.58亿元销售额居第一大客户,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6859万元销售额成为第二大客户,第三大客户是上海伯杰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销售额5750万元,第四大客户是武汉迈利思商贸有限公司。实际上正好对应的是做核酸检测的几大重点区域。第五大客户则是销往海外。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2019年第一大客户是中国科学院,销售额1049万元,第二大客户是浙江大学,销售额615万元,第三大客户是曹林任教的单位南京农业大学562万元。2018年与2017年也是类似的收入结构。

这说明公司在正常年份主要客户是高校科研院所,产品主要用作研究实验试剂,单个金额也较小,并未销往企业大众市场。随着疫情的退出,公司销售会回到常态,主要零散销售给科研渠道,诺唯赞招股书也承认,平常年份主要靠直接销往科研院所。而科研院所的试剂需求能够提供的市场有限,尤其疫情过后,必定会造成诺唯赞公司收入的大幅减少。到时候业绩暴雷,承受重负的又是谁呢?

一次性业绩能否持续?这是摆在曹林的诺唯赞公司面前的现实问题。

但不管能否持续都要上市。

2020年诺唯赞公司应收账款激增至近3倍,疫情后能否收回存在难题。

净利润从不到2600万,半年增加至4.5亿,疫情结束则会大幅下滑。

经营现金流,从2017年和2018年看,诺唯赞公司实际上每年净消耗400万现金流,2019年勉强挣了1500万,然而2020年上半年就赚到4亿现金。疫情过后恐怕没有这么好的事。

不管上市后能否持续,至少现在有着亮丽的数字,不趁着现在赶紧上市,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就像李闯王从山海关大败而归,也要先举行登基大典当一天皇帝后再逃窜,人生难得高光时刻,总要过把瘾。高光过后的李闯王,带着大批部下埋骨九宫山。

高光过后的诺唯赞,业绩陡降,会埋葬谁的口袋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