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上市,输送3倍利润,信德新材牵出财色政商一角

借钱上市,输送3倍利润,信德新材牵出财色政商一角
2021年01月19日 18:43 花朵财经

作者|花朵财经研究院

2013年5月,星期六

国家发改委部长楼外响起门铃,刘铁男镇定的说:

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

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直接撬门,刘铁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发抖,拼命求饶。

8月,中纪委宣布对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书记、局长刘铁男进行立案审查。

刘铁男犯了什么事?

人民网报道,刘铁男被爆出包养情妇和一系列色情活动,他被发现在25个银行账户中存款有1900万澳元约合1亿人民币,此外还有9公斤黄金和25颗罕见钻石等。

财产从哪里来?庭审有一个细节:

2005年4月,中金石化公司年产70万吨对二甲苯(PX)项目报国家发改委核准,该公司董事长孙永根请时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刘铁男予以关照。同年七月,经刘铁男同意,该项目通过了工业司的审核。9月,孙永根出资购买一辆轿车送给刘铁男儿子使用。

PX,学名对二甲苯,专家认为毒性不高,是化工行业的重要原料。但是2007年厦门上马PX项目时,当地老百姓极力反对,不得不迁址漳州。移居漳州之后的PX项目,很快发生了两次爆炸,印证了老百姓的安全担忧。

而宁波石化的PX项目被认为是断子绝孙项目。

孙永根却通过行贿试图上马项目,可见其人品。

然而,刘铁男被情妇举报入狱后,孙永根毫发无损。

不但无事,孙永根还成立了两家公司尚融宝盈、尚荣聚源从事投资,投资的行业还是化工材料,毕竟,干过PX项目的人,对化工是懂行的。

2020年3月,尚融入股信德化工,按照11倍PE进行估值。

近日,辽宁信德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信德新材)向深交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700万股,募集6.5亿元,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这意味着信德新材起步估值26亿元,对应估值PE是36倍,孙永根投资尹洪涛的信德新材几个月时间之后,就可以翻3倍。

不知孙永根这次是联络了哪个官员,得以让尹洪涛通过信德新材输送如此巨大的利益呢?

或许,尹洪涛也是有苦衷的。

招股书显示,信德新材成立于2000年,属化工新材料行业。公司主要从事负极包覆材料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并向下游沥青基碳纤维拓展。公司生产的负极包覆材料是一种特殊性能的沥青材料,既可作为包覆剂和粘接剂用于锂电池负极材料,也可制成碳纤维可纺沥青。

花朵财经研究院发现,在看似具有科技光环的背后,实际是尹洪涛经营信德新材的无奈。

首先,尹洪涛信德新材的客户非常集中。

2018年向第一大客户江西紫宸的销售金额占比23.18%,第二大客户杉杉股份销售金额占比21.11%,第三大客户贝特瑞占比11.18%,第四大客户凯金能源销售金额占比8.04%,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占总收入比例69.23%。

2019年,第一大客户江西紫宸销售金额上升,占比31.15%,第二大客户杉杉股份销售金额上升,占比19.50%,第三大客户贝特瑞销售金额同样相比上一年增加,占比9.81%,第四大客户凯金能源销售金额同样增长,占比6.37%,前五大客户合计占比72.33%。

2020年,第一大客户依然是江西紫宸销售金额占比37.73%,第二大客户杉杉股份销售金额占比31.48%,第三大客户贝特瑞销售金额占比8.75%,第四大客户凯金能源占比3.70%,前五大客户合计85.28%。

总体来看,信德新材的前四大客户金额逐年上升,并且非常固定,同时前五大客户占比也是逐年上升。这一方面导致客户对信德新材在价格和账期上有相当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也为信德新材在销售数据上粉饰创造了可能。

与此相验证,信德新材公司的毛利率逐年下降,2017年毛利率为60.83%,2018年降为56.32%,2019年毛利率55.85%,2020年毛利率进一步下降为52.74%。

的确,信德新材每年都要依赖于前四大客户的销售额,随着行业份额的逐步集中,其利润空间被客户压缩实在是理所当然。

但信德新材还有一个头痛的事:供应商也比较强硬。

2018年第一大供应商盘锦富添占去采购金额的37.06%,第二大供应商鞍山亿华占去采购金额的31.23%,前五大供应商占总采购金额的82.84%。

2019年盘锦富添依旧稳居第一,占到采购金额的的55.68%,鞍山亿华仍居第二,占去采购金额的18.28%,采购金额上升,前五大客户占比82.98%。

2020年供应商中,盘锦富添与鞍山亿华仍分别居第一第二,前五大客户采购金额占比83.63%。

也就是说,信德新材非常依赖供应商,主要供应商的金额与占比上升,将有更大的议价权,进一步挤压信德新材的利润空间。

作为信德新材经营的一个特征,应收账款逐年增加,2017年应收账款3200万,2018年应收账款2774万,到2019年应收账款5135万元,几乎翻倍,2020年应收账款7250万元。

这不可避免的造成信德新材公司现金流紧张。为了公司运转,尹洪涛很可能不得不私下借贷来维持公司不破产倒闭、坚持运行到公司上市。

因此,还出现一个有趣的借贷诉讼:

信德新材尹洪涛和配偶孙铁红向彭丽容借款,却无力归还。2017年3月6日,彭丽容将尹洪涛、孙铁红起诉至广州越秀区人民法院,2017年3月16日,越秀区法院将尹洪涛持有的信德新材60%股权予以冻结、查封。可能是没留下足够的证据,越秀区法院不支持。彭丽容继续上诉。但是到了2019年,彭丽容忽然撤回了上诉,猜测是私下还钱了。

毕竟,在即将圈到的6.5亿面前,一点点小钱算什么呢?

那么为了上市,输送孙永根3倍利润空间也不算什么了。毕竟,孙永根当年在PX项目上就能搭上发改委高官,最后顺利脱身,运作能力可见一斑。在上市的路上,当然需要这样的人物帮忙运作一番。

所以,信德新材或许公司经营的不怎么样,但是盘算上市圈钱,舍小钱圈大钱,还是算的比较清楚的。

或许,这就是财色政商的一角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