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款360万!成都农商行内控违规或拖累IPO

罚款360万!成都农商行内控违规或拖累IPO
2024年07月10日 16:33 财经野武士

7月2日,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四川监管局一连披露了多张与成都农商行相关的监管罚单。罚单显示,成都农商行及其三家支行一共被罚款360万元,另有7名相关责任人因对违规事实负责,合计被罚款40.6万元。

具体来看,成都农商行因为对公贷款审查不尽职、贷后管理不到位、个贷管理不到位、房地产开发项目和固定资产项目资本金审查严重失职,被罚款250万元;成都农商行金堂支行因为对公贷款贷后管理不到位,被罚款30万元;成都农商行青白江支行因为房地产开发项目资本金审查失职,被罚款40万元;成都农商行金泉支行因为固定资产项目资本金审查失职,被罚款40万元。

这四张罚单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受罚主体都“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银行业金融机构在风险管理、资产质量、交易管理、内部控制、资产流动性等业务方面都需要审慎经营,如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可能会造成重大风险事件或案件。成都农商行此次违规涉及零售贷款、对公贷款、房地产开发、固定资产项目等多个业务领域,反映出该行的内控管理存在松散与合规性不足的情况,而合规性的不足,对成都农商行的上市也可能会造成一定拖累。

内控合规不足,成IPO辅导主要问题之一

从2009年(挂牌开业前)提出上市构想至今,成都农商行的“上市梦”一直未能如愿,其中的缘由错综复杂,而内控合规与行政处罚便是其中之一。

2022年12月,成都农商行的A股上市辅导备案获得受理,上市工作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成都农商行的辅导机构是中信证券,在辅导备案报告中,该行的辅导工作划分为3个阶段,2023年10月-2024年5月预计为辅导工作的后期,工作重点是完成辅导计划并进行考核评估。也就是说,成都农商行的上市辅导预计的是一年半完成。

只是,成都农商行如今还处于IPO辅导期。2023年4月至今,中信证券一共提交了5期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最新一期披露于2024年4月13日。在最新一期工作进展报告中,中信证券指出,成都农商行目前仍存在4大主要问题,分别是行政处罚、资产的权属瑕疵、未处置抵押资产、未决法律纠纷。

其中,行政处罚被中信证券重点提及。中信证券表示:截至本辅导期末,暂未发现发行人及其子公司近3年存在重大违法违规情形,后续将持续关注成都农商行的合法合规经营情况,督促该行对已受新增的处罚事项及时完成整改。谁曾想,flag刚立起来没多久,成都农商行就收到了百万级别的大额罚单。

从7名罚单相关责任人的履历来看,罚单所涉违规行为可能并不发生在近期。其中,被罚款5.5万元的时任成都农商行个人金融部副总经理阳曦,在今年5月被核准了成都农商行凉山分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被罚款6万元的时任金泉支行行长魏雄,2022年3月开始担任成都农商行的监事长,并于2023年6月辞任;被罚款6万元的时任青白江支行行长周德,2022年7月至今一直是成都农商行郫都支行的行长。

尽管违规不一定发生在近两年,但也不能因此反证成都农商行在这两年里内控合规性较高。毕竟2023年该行收到的三张罚单里,违规行为就包括“未落实合同面签制度,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擅自建设案”等明显不遵照规章制度行事的情形。除此之外,成都农商行主发起的各地中成村镇银行,开年以来也已经陆续收到了5张罚单,最新的一张披露于7月4日。重视内控管理,提升业务合规水平或许应该成为成都农商行的当务之急。

今年5月,成都农商行披露相关公告,表示已经审议通过了聘任王忠钦担任行长的议案。王忠钦曾在监管系统内履职,在央行自贡市中心支行和央行成都分行金融研究处都担任过副主任科员。期待他正式上任后,能给成都农商行的内控管理带来更多改变。

区域竞争激烈,业绩对利息依赖度较高

作为一家坐落在成都的市属国企属性的农村商业银行,成都农商行具备较为突出的地域优势。近两年,成都市推进产业结构升级,经济增速也有所回升,这无疑给成都农商行的发展带来了很大机遇。

2023年,成都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73.3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57.94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1.61%、12.13%,截至年末资产总额也达到了8332.72亿元,成功突破8000亿,稳坐全国第五大农商行的位置。

而在凭借地缘优势取得各项业务良好发展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成都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数量较多,成都农商行所面临的同业竞争也更为激烈。这一点从成都农商行的存贷款市场占有水平能发现,2021年到2023年末,成都农商行的存款市场占有率依次为10.16%、10.44%、10.37%,区域排名一直都是第5名;贷款市场占有率依次为6.33%、6.48%、6.24%,区域排名一直都是第7。今年第一季度存贷款占有率有所提升,但排名依旧不变。

在贷款市场占有率所占优势不大的情况下,成都农商行可通过差异化提升自身竞争力,但是,该行的一大经营特征是营收结构比较单一,业绩增长对利息净收入的依赖度较高。2023年,成都农商行实现利息净收入142亿元,贡献了82%的营业收入,以投资收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主的非利息净收入占比只有18%。

尽管财报中成都农商行并未披露该行生息资产的具体数据,但从资产负债表来看,该行资产分布最多的是发放贷款,截至2023年末余额为4076.24亿元,占总资产的48.92%,其次是占比39.75%的金融投资资产,其余的买入返售、投放央行等占比都较少。一方面成都农商行在成都地区的贷款市场占有率不高,另一方面成都农商行2021年以来净息差逐年下降,及至今年一季度仅剩1.65%,这一背景下,依托中收业务收入打造第二增长曲线十分重要。

2023年,成都农商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只有6.2亿元,只占总营收的3.58%;今年一季度,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更是缩减到0.46%,只实现了0.2亿元的净收入。虽然成都农商行在近两年的年报中没有披露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具体项目,但根据2020年报,可知该行的中收业务主要包括代理业务手续费、账户监管费、顾问和咨询费,整体规模都很小,无法体现中间收入业务的发展潜力。

整体来看,成都农商行业绩表现和资产质量比较优秀,虽然成本收入比有所上升,但今年以来该行已关停了数十家网点,这一决策或许便有精简布局,降本增效的考虑。在内控合规仍需提升的当下,成都农商行要如何查漏补缺,顺利推进IPO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