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成名之战,个性锋芒毕露,项英担忧:要把老本赔光

粟裕成名之战,个性锋芒毕露,项英担忧:要把老本赔光
2020年10月29日 13:05 超级张景伟

发生在1940年10月的黄桥战役,是一代战将粟裕的成名之战,非常全面地反映了他指挥上的诸多特点。当战前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将作战方案上报新四军军部时,项英曾经大惊失色,连声说:“这个陈毅,这个陈毅,要把老本赔光了!”足见粟裕制订的作战预案之奇险。

当时,陈、粟手头只有3个纵队兵力。1纵辖1、4、5团,司令员兼政委叶飞。2纵辖2、6、9团,司令员王必成,政委刘培善。3纵辖3、7、8团,司令员兼政委陶勇。其中,1纵的4团尚在江南,实际只有8个团集中在黄桥附近。将近9000人马中,有近3000人是尚未受训的新兵。真正能作战的部队不到6000人,只有长短枪4000余支。无枪的战士只能拿着大刀和梭镖作战。而韩德勤顽军不仅总兵力多达3万,装备更是远较新四军精良。需要警惕的是,日军离黄桥最近的据点仅有15公里远,时刻虎视眈眈,想坐收渔翁之利。

当时,上级更倾向于让陈粟继续忍耐,待黄克诚率部南下后再合力反击顽军。但陈粟经反复研究后,决定独力解决来犯之敌。而且粟裕否决了有人提出的“先弃黄桥,待敌追击时歼敌一部”,以及“全力固守黄桥多日再行出击”这两个方案,坚决主张“以黄桥为轴心,诱敌深入,各个歼灭”,得到了陈毅的大力支持。

最终,粟裕决定让兵员不到3000人,枪支不到人数一半,仅有2门迫击炮和2枚完好炮弹的3纵坚守黄桥,以1纵、2纵埋伏在黄桥镇外,首歼翁达的独立第6旅,再迂回包围李守纪的第89军。

也就是说,黄桥决战的主要压力是由3纵来承担的。如果陶勇将原本就不多的兵力兵器再平均分摊到各个防御方向上,就将形成“处处设防,处处皆防守薄弱”的危险局面。因此,陶勇将仅有2个营兵力的8团摆在黄桥镇东面,防御89军33师的2个旅,以及随后赶到的117师;将3团布置在黄桥镇东南面,负责防御几个江苏保安旅,并随时准备支援8团。3纵战斗力最强的7团被留作预备队,同时负责警戒黄桥镇西南和西北方面。在北面独立第6旅进攻方向上,陶勇仅放了约1个排的兵力。在黄桥镇西北李明扬部、李长江部和陈太远部进攻方向上,陶勇更是只布置了少数机关勤杂人员负责前沿警戒。

由此可见,不仅仅是粟裕的战役构想奇险,陶勇的黄桥镇守备部署也极为凶险。此役之成败,不仅要靠全体指战员们的勇敢和智慧,更要靠陈毅对李明扬、李长江和陈太远的统战工作收到奇效。

10月4日上午,当顽军33师猛攻3纵防线时,黄桥镇前沿工事以东约300米外的小焦庄失守,让本就没有多少防御纵深的3纵压力空前。

陶勇甚至一度想要对丢失阵地的连长执行战场纪律。到中午时分,位于黄桥发电厂也落入顽军手中。在长达5里的防御正面上,顽军在多处突破了黄桥镇外的河沟,甚至将手榴弹扔到了黄桥镇街上。

黄桥若当真有失,1纵和2纵的伏击计划必然成为泡影。在翁达的独立第6旅迟迟不出动的情况下,粟裕不得不于10月5日令王必成的2纵改变原订计划,以大部兵力向位于八字桥以南的顽军89军军部及349旅侧后迂回。

应该说,粟裕在当时这种情况下所做出的决定,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他毕竟不是能掐会算、可以预知未来的算命先生,他没办法预料自己改变决心后,翁达的独立第6旅却于10月5日下午14时许出动了。于是,粟裕只能于当天17时许令王必成分兵:以主力2个团继续迂回八字桥以南,割裂位于古溪的89军预备队2个团与独立第6旅之间的联系,以另1个团迅速转向,配合叶飞的1纵围歼独立第6旅。

由于2纵这个团紧赶慢赶,也没能在5日16时1纵出击前到达指定位置,因此叶飞实际上只能以自己手头的3个团去围歼兵力与己相等、但装备却要好得多的独立第6旅。这又是一招险棋,因为稍有差池,就有可能打成对我军极为不利的对峙局面。

不过,好在前期陈毅、粟裕的一系列示弱之举显出了奇效。满以为新四军已经“油尽灯枯”的敌将翁达,是率部赶往黄桥“摘桃子”的,因此全旅上下思想上甚为麻痹。在遭到叶飞部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后阵脚大乱。其中,独立第6旅17团在遭到我1纵4团攻击后,立即向营溪方向溃逃,因此落入1纵伏击圈的,只有独6旅旅部和该旅16团和18团。

看起来,这个伏击结果不够圆满,但实际上并非坏事。因为我军得以取得了3比2的相对兵力优势。这点兵力优势,保证了1纵在装备劣势的情况下最终还是全歼了敌独立第6旅旅部及其下属的2个团,并让兵败的敌旅长翁达自尽。但由于兵力优势并不大,因此围歼独立第6旅的战斗拖得比战前预期要长,以至于无论是1纵还是2纵,都没能按战斗预案,于5日24时前攻击黄桥镇以东之敌的侧后,并在6日天亮前解决战斗。

不过,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尽如人意,但整个战场态势仍牢牢掌控在我军手中,而且我军的胜势已经不可逆转了。侥幸逃出1纵合围圈的顽军第17团,也仅仅是多苟延残喘了大半天,即于6日上午被新四军追上歼灭。

黄桥战役的经验表明,战场上各种预期之外的情况层出不穷。指挥员心浮气躁,缺乏定力固然不行,但如果死抱着战前制订的理想计划不放,丝毫不懂得变通也不行。毕竟,能因敌变化而制胜者,方能称之为战神。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