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2020年11月25日 10:38 怪人友er在路上

古时科举制度类同现在的高考制度,学子们十年如一日的寒窗苦读,只盼一日可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古时的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而且竞争远比现在的大学生竞争更为激烈,朝廷所需的官员寥寥无几,而想要借着中举一跃成为人中龙凤的学子太多了。科举考试的周期长,也让很多的寒门子弟花大半辈子的时间专研学问之道,待到中年之时也许才能榜上有名。

有个著名的故事叫《范进中举》,出自清朝吴敬梓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故事以诙谐的角度讽刺科举制度对考生的负面影响,故事是范进好不容易考上秀才,想和老丈人借点盘缠再去考乡试,但被老丈人胡屠户数落一番。被骂的灰头土脸的范进没有放弃考试的想法,反而瞒着老丈人参加考试,结果考上了,过于高兴的发了疯。老丈人提着礼物到范进家中贺喜时发现这个事情,便以掌掴之法治了范进的疯病。故事的最后,是同乡人与开篇截然不同的态度,对待范进阿谀奉承,极尽全力讨好地丑恶嘴脸。故事的前后对比,尽显科举制度对于人性的扭曲。

中举乃是所有读书人毕生的追求,家中一人中举,全家的荣华富贵便可着地。可中举之人的那一辈可保富贵,但后代的生活的结局却无法保证。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明月映成皋,武状元及第

虎牢关西的南屯村饮马沟的山上有一座状元府,如今早已人去楼空,繁华不再,墙上的 “牛状元扼守虎牢关”的壁画,似乎描绘着过去的辉煌。这座屹立在山顶的状元府是清朝最后一座状元府,这个状元名叫牛凤山,是被皇帝钦点入京,最后带着礼物和给予的荣誉,衣锦还乡,原来的家早已不符合他的身份,于是他重新在山上修建府邸。这座房子的构造十分讲究,是当时的名门望族才配拥有的构建,这座状元府实实在在成为一块风水宝地。

牛家的荣誉和美名,不仅仅是状元牛凤山的功劳,也有他儿子牛思瑄颇受慈禧太后喜爱的原因。牛思瑄是牛凤山的大儿子,科举考试因卷面少许的污点沦为进士。虽不是第一,但慈禧太后和皇帝却非常喜爱他的作品,爱屋及乌的也很喜欢他本人和他的父亲。《清实录》曾记载到“十月,帝(道光)至太和殿,行传大典,赐牛凤山为此科中式武举一甲状元,授一等侍卫衔。”后牛思瑄返乡后带领百姓抗敌修筑关口,被朝廷封赏为武功将军。牛家看起来为官之路顺风顺水,那最后为什么没落了呢?

辉煌只能回望

牛家第六代时,往日的繁华热闹消散,偌大的状元府只有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住着。老人名叫牛师静,有记者前去采访,得知老人现在的处境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开始土地革命,牛家的许多土地也被分出去,而土地上的牛家人只得离开故乡,去他乡另寻新家。另外一个原因是,原先与老人一同住着的亲人先他而去,只留他一人守着这空荡荡的家,因为没有工作,老人只得考捡破烂换钱谋生。昔日的辉煌只可追忆,这点不免让人唏嘘。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结语

辉煌的曾经,灰暗的当下,谁能想到一个捡破烂的老人拥有那么令人惊讶的家族史,仅存的状元府仍屹立在原处,见证一代又一代的变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