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登州卫张氏”后人寻根,相传明末从蓬莱逃难到海洋岛

大连“登州卫张氏”后人寻根,相传明末从蓬莱逃难到海洋岛
2021年01月12日 13:17 论回劫baby

明末的“登莱之乱”,是胶东半岛历史上的大事件。这场战乱持续了大半年之久,登州陷落,莱州被围,民间涂炭甚惨。

战乱不仅直接造成了人员的死伤,也冲击了原有的世家宗族体系。根据后世学者的研究,莱州当地不少大族的家谱都在战火中付之一炬,到了清初重修谱书时,已经难以弄清家族渊源,以至于“四川移民之说”愈传愈广。

莱州府城并未陷落就有如此影响,那么在孔有德叛军手中控制大半年之久的登州府城,情况就更严重得多。以登州卫军户为代表的世家大族,不仅是族谱散失,人口规模也大量减少。有的为明朝殉难,有的被掳掠到关外,还有的四下逃散。

在逃散的登州世家子弟当中,躲在胶东乡下的这一部分,因为地理位置较近,到了清代中期、时过境迁之后,还有相对便利的寻根条件,找到家族脉络的概率较高。而跨海来到辽东的那一部分,因为交通不便,与原籍地逐渐断了音讯,仅有的一点家族渊源信息经过时代口传,也已经不太完整,想要寻根就很难。

前段时间,笔者遇到了一位来自大连的张先生,他的家族就属于后一种情况。

关于大连这支张姓人的渊源,清光绪年间修撰的谱书中有简单的记载:“一世祖父

仕彦为始祖

,以前不知闻。先人传说自明末时由登州府逃入海洋岛避乱。后清初出岛,在金州西后格镇堡居住。后清国 安民,方入汉军三旗正黄旗人氏。”

另有一份根据家族老人传说整理的资料,对于始祖

张仕彦

迁来的细节介绍较详,但对于此前的谱系仍然没有具体记载。

相传,张仕彦的先人“原籍云南”,其父在登州“参官随营”(张先生推测这是登州卫军户的口头描述),安家在登州城内。孔有德发动叛乱时,张仕彦的父亲不知去向。而仕彦跟母亲从水门逃出,来到了海洋岛(现大连市长海县的海洋岛)避难,以打渔为生,后娶妻吴氏。张仕彦去世之后,与妻子吴氏都安葬在了海洋岛。

张仕彦生有一子名为文宣,文宣生有两子復顺、復佐。到了他们兄弟这一代,才迁出海洋岛,来到了金州西部的革镇堡(现属大连市甘井子区)定居,此后人丁逐渐兴旺,至今已经繁衍了十几代人,寻根的这位张先生为十三世。

张先生今年五十多岁,他说自己早些年并没有寻根的念头。但一方面或许是因为到了古人所说“知天命”的年纪,另一方面因为去年春节防疫居家期间的内心深思,他深感有必要正本清源,让同族的后人至少知道自己的祖先来自哪里。于是他就开始了寻根之路。

他本想到海南面的蓬莱实地走访,但因为疫情影响未能成行,就只能先通过互联网收集整理信息。在热心人的帮助下,他比对了登州张良弼(始祖为元末大将张良弼,为明清登州望族)一支的族谱,没有找到先祖的名讳,基本排除了同宗的可能性。也正因为这一点,张先生更加相信,先祖应该属于明代登州卫的军户。

可惜的是,经过战火之后,即便是官方存档的登州卫职官资料也不完整。在清代的《蓬莱县志》当中,提到的明代张姓武职虽然有不少,但只提到了承袭的官职,而没有详细的介绍。县志在“武荫”中记载的张姓人物依次是:正千户张忠、千户张贯、千户封武略将军张鼎、千户张珣、千户张泰、千户张宏骠、千户张惟濂、(庠生)袭千户张惟翰、百户张必荣、千户张安、武举袭千户张启光。

这些人物之间的具体关系如何?县志没有明说,但不难推测出登州卫曾经存在一个世袭千户的张氏家族。这支张氏家族现在蓬莱还有没有后人?与大连寻根这支张氏之间有没有关系?这些问题,暂时还都是谜题。在此,也希望对蓬莱张氏比较了解的朋友能够提供线索,帮助大连这支张姓人实现寻根的愿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