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吞的末日

弃船和造船,就是人类命运的轮回。

挪威极北之地,北极圈内永久冻土层下,建有一座特殊的冰封地窖。

从入口沿百米长隧道前行,穿过5道安全门,将抵达一个两百余平的库存间。库存间戒备森严,四壁寒霜覆盖。

库存间内共有8排货架,架上满是纸箱,纸箱内是一个个特制铝盒。

铝盒中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6亿颗种子,共82.5万个品类,浓缩着人类1.3万年农业史。

圣经中的方舟停泊于传说断裂之处,而现实版的方舟,就这样藏身冻土层之下。

它被称为末日种子库,可承受里氏6.2级以下地震和核武器攻击。

让设计者更安心的是,种子库被冻土层包裹。有朝一日,电力丧失,冻土层低温也足以保护人类种子,穿过漫长岁月。

然而,人类尚在,冻土层先撑不住了。

2008年种子库建成时,入口还白雪皑皑,而今早已泥土裸露,2016年北极高温时,融化的冰雪,化作冰河,一度冲入隧道15米处,方才冻结。

愁眉不展的科学家,试图搬迁末日种子库,然而南北极已再无安全之处。

NASA数据显示,北极海冰自工业革命后开始加速融化,冰川面积每年减少约35000平方公里,并将在2040年左右完全消失。

在南极,1992年至今,整个冰盖已损失3万亿吨冰,并且超40%损失,发生在过去5年内。

目前,南极冰川融化速度已提高了3倍,比过往25年任何时刻都快。

2018年夏天,北极圈气温一度达32℃,瘦骨嶙峋的北极熊,无从觅食,只能扒着科考队废弃油桶,寻觅生机。

融化的冰雪注入大海,高温让水体膨胀,推动海平面持续上升。

科学家预测,高温之下,本世纪海平面最高可能上涨超1米。如果南北极突变,海平面将上涨6-8米。

海平面上涨1米,纽约、伦敦、威尼斯、悉尼和上海,都将面临浸没。中国沿海有12万平方公里被淹,7000万人口需内迁。

日积月累上涨的海水,指向一个温吞又残酷的末日,而一些前兆,已然出现。

南印度洋的企鹅族群锐减九成,赤道地区的海龟高温下只能孵出雌性,西非可可豆将大面积减产,巧克力或将成为奢侈品。

澳大利亚著名的大堡礁,已有整整1500公里的珊瑚白化死去,海面之下,白骨嶙峋,犹如坟场。

仅占海洋面积1%的珊瑚礁,供养着全球四分之一的海洋生物。过去30年内,世界已失去一半的珊瑚礁,科学家预测,90%以上的珊瑚将会在2050年前死亡。

灭绝的物种,上涨的海面,以及动土融化释放的病毒,一直警示着人类,但总被信息洪流淹没。

终于,警示以狂暴的姿态降临。

《自然》杂志发文称,过去14年全球190起极端天气中,2/3都因全球变暖造成。

刚刚结束的2018年夏天,被科学家称为地球的至热时刻。

高温在英国引发50年一遇的干旱,在北美引发扑不完的山火,在北欧瑞典则创下百年温度最高纪录。

日本的熊谷市,气温达41.1度,创造日本有观测记录以来的最高温度。

整个夏天,全日本超2万人中暑送医,有网友发推,家中手办因高温已软倒,向这个世界低头。

在中国东北,空调安装师傅不够用了,国美官方微博显示,仅7月最后一周,东北三省空调销量就同比增长1726%,沈阳地区更是同比增长3545.4%。

蒸腾的暑气,最后在海上形成暴虐的气旋,名目繁多的台风,呼啸着扑向大陆。

九月的主角山竹,登陆中国后造成超300万人受灾,经济损失高达55亿。专家测算,台风每小时释放的热量相当于2600颗原子弹。

有网友在朋友圈,记录深圳的大厦,在风雨中摇摆的恐怖场景。

他说,那一刻才知道,人类只是蝼蚁,甚至连蝼蚁都不如。

2018年8月,《纽约时报》推出了一个漆黑封面,上面只有一行白字:30年前,我们原本可以拯救这个星球。

30年前,1988年,NASA职员汉森,作为环保代表,前往白宫参加听证会。他警告政府,随着温室气体排放失控,人类所剩时间无多,“已经比你们想的要迟了”。

他预言,重大气候变迁必将发生,2010年时,全球将显著暖化。

为警示世人,他和同伴此前已奔走10年。然而,二次发言时,他的发言稿被官方插手修改,变成了全球变暖原因不确定。

人类自己推开了求生筏。

所幸,汉森的演讲引发了广泛社会讨论。1989年民意调查显示,79%的美国人记得自己曾听说过或读到过“温室效应”。

1992年,153个国家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然而这并非意味问题解决,而仅仅是争吵的开始。

末日刀锋之下,人类围桌而坐,开始斤斤计较各自的筹码。谁减排?谁出钱?谁拿钱?谁监督?谁又先开始?

混乱的争吵直至1997年方才落幕,那一年在日本,各方通过了《京都议定书》,以做生意形式,量化温室气体排放。

不同国力的国家,有不同的排放额度,发达国家可以花钱从超额完成任务的国家买额度。

然而,额度如何动态分配又是一片争吵声。俄罗斯直至2004年方才签署,而美国1998年先是签署,2001年又宣布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

在争吵声中,不断蓄势的海水拍打着人类堤岸。

2001年,30多个国家的志愿者,用近3000块木板,在联合国做了艘30米长的救生船。

木板来自世界各地,写满祈福话语,比如“希望我们的大陆永不沉没”。

越来越多人开始忧虑这一点,2009年,马尔代夫第一位民选总统,召开了一次水下内阁会议,14名内阁部长穿着潜水服,背着氧气瓶,共同参会。

在质疑和犹疑中,人类走至2015年,那一年,全球地表平均气温,较工业革命时,已上升了0.85°C。

科学家计算,上升3°C时,大多数沿海城市不复存在;上升4°C时,欧洲将永远干旱,中国、印度和孟加拉国大部分地区会以沙漠为主,美国西南部不再适合居住。

升温 5°C 时,人类文明将彻底终结。

人类终于放弃争吵,在巴黎召开气候大会,主办团队组织3000多人拉起人链,呼吁各界和解。

原本打算到巴黎的1万多名示威者,送来鞋子,堆起了一道鞋墙,以示人类团结。

那一年,《巴黎协定》推出,约定将升温控制在2°C之内。

人类终于望见悬崖边缘,惊慌减速,然而所剩距离已不多。

2018年,英国团队测算显示,未来4年,全球气温将加速升高,并将导致更多飓风产生。

同时,科学家通过研究远古冰芯发现,过往80万年,温度、二氧化碳浓度和海平面,变化曲线几乎重合。

历史上和今日二氧化碳浓度一致时,海平面比现在高6米。

人类匆忙构想给地球降温的办法,比如向大气中注射二氧化硫,建造太空遮阳伞中和温室效应。然而最后发现,最简单的方法,依旧是全人类自律。

这也是最难的办法。对许多人而言,环保不过老生常谈,巨变不过危言耸听,末日不过是大片中用来刺激多巴胺的手段。

好莱坞巨星莱昂纳多,历时三年,走访全球变暖相关国家,于2016年推出纪录片《洪水来临之前》。

然而引来的却是一片讥讽,有人质疑他只是追逐名声,并嘲笑他“无知”。嘲笑者中包括加拿大的总理。

2017年6月,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他说全球变暖是骗局,目的是“将美国的财富与其他国家再分配”。

芬兰环保组织决定将特朗普头像刻在冰川上,让全球见证,他的脸面多久就会融化。

2018年10月8日,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两位解决气候变化难题的经济学家。

诺奖委员会表示,正值诺贝尔经济学奖设立50周年,颁发给这两人,就是希望传达一个信息:气候变化问题是全球问题,需要全球性解决方案。

同一天,联合国相关机构在韩国仁川发布一份728页气候报告。

科学家根据最新形势指出,全球升温幅度需控制在1.5℃,否则地球在2030年之后会迎来毁灭性气候。

目前升温幅度已达1℃,而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最后12年。

1995年7月,耗资巨大的美国科幻片《未来水世界》上映。票房最终惨败,可电影却超越了时代。

电影中,两极冰川消融,地球一片汪洋,我们的世界只剩一个个由破船组成的孤岛。

那些动荡的时局,那些诡谲的图谋,那些可笑的野心,那些短暂的辉煌和长久的落寞,都深深埋藏在海沟深处。

生命从此发端,文明至此终结。

弃船和造船,就是人类命运的轮回。

摩登时刻:

用自己的方式建造方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