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央行司长穆长春:Libra与央行数字货币展望(文字版)(三)

【Libra】央行司长穆长春:Libra与央行数字货币展望(文字版)(三)
2019年09月20日 18:21 泡杯茶看金融

前面我们讨论了Libra的革命性和局限性,接下来我想跟你聊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人民银行正在研究的、我们中国自己的数字货币。

我做这个课程的时候是2019年的8月,离中国人民银行推出我们自己的数字货币也不是很远了。我们这个数字货币的项目叫作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也就是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

它的设计逻辑,很多地方跟Libra很相似。但我要先澄清一下,不是我们模仿Libra,事实上,做中国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早在2014年,当时的行长周小川就提出过这个想法了。

央行数字货币是纸钞替代

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个什么样子呢?

它的功能和属性跟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它的形态是数字化的。我们对它的定义翻译过来就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

什么叫具有“价值特征”呢?简单来说,就是“不需要账户就能够实现价值转移”。你想想纸钞就能理解了。你用纸钞进行支付的时候,是不需要账户的,DCEP也是这样。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

也就是说,你在支付的时候,是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的。不像我们现在用微信也好、支付宝也好,都要绑定一张银行卡,但DCEP不需要。

当然了,除非你要往数字钱包充钱,或者你想从数字钱包里取钱出来去理财,除此之外,用户与用户之间的相互转账是不需要进行账户的绑定的。

这就意味着,DCEP能像纸钞一样流通。这也就是为什么说,你可以把它简单地理解成纸钞的数字化替代。

事实上,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它最根本的一个优势,就是摆脱了传统的银行账户体系的控制,因为它只是一个加密字符串。从这一点上来说,DCEP也具有同样的优势。

那不一样的是什么呢?

不一样的是, 央行的数字货币属于法币,跟现金一样,央行的数字货币也具有无限法偿性,就是说你不能拒绝接受DCEP。

我们看到现在私营的支付机构或平台,会设置各种支付壁垒,用微信的地方不能用支付宝,用支付宝的地方不能用微信,但对央行数字货币来说,只要你能使用电子支付的地方,就必须接受央行的数字货币。

那DCEP,跟我们常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具体还有什么区别呢?

首先从法权上,DCEP的效力和安全性是最好的。

你用的纸钞是央行货币,DCEP也是央行发行的,但是你用支付宝或微信做电子支付的时候,用的是支付宝的电子钱包、微信的电子钱包,它们的货币是从哪儿来的呢?它们不是用央行货币进行结算的,而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结算的。当然,在备付金集中存管以后,情况有所变化。

也就是说,微信和支付宝在法律地位、安全性上,没有达到和纸钞同样的水平。

理论上讲,商业银行都可能会破产,所以这些年人民银行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但假设微信破产了,微信钱包里的钱,它没有存款保险,你就只能参加它的破产清算,比如你之前有100块钱,现在只能还你1毛钱,你也只能接受,它是不受央行最后贷款人的保护的。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你不能完全排除。

其次,我们还要考虑到一些极端情况,比如大的地震,通信都断了,电子支付当然也就不行了。

那个时候,只剩下两种可能性,一个是纸钞,一个就是央行的数字货币。它不需要网络就能支付,我们叫做 “双离线支付”,是指收支双方都离线,也能进行支付。只要你手机有电,哪怕整个网络都断了也可以实现支付。

我们也可以说一些不那么极端的、你能感知到的情况,比如说你到地下的超市去买东西,没有手机信号,微信、支付宝都用不了。

又或者,在飞机上,也没有信号,如果你坐的是廉价航空公司的航班,吃饭就需要花钱,这种场景下,原来你只能用信用卡支付,以后也可以用央行的数字货币支付。但这一点,像Libra这样的数字货币是做不到的。

当然,可能也有人会问,DCEP会对支付宝、微信的地位产生影响吗?我们的回答是:并不会。

因为目前支付宝、微信也是使用人民币支付,其实也就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央行数字货币推出后,只是换成了数字人民币,也就是用央行的存款货币,虽然支付工具变了,功能也增加了,但渠道和场景都没有变化。

但为什么在电子支付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央行还要做这样一个数字货币呢?

首先,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其次,现在的纸钞、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贮藏各个环节成本都非常高,还要投入一些成本做防伪技术,流通体系的层级也比较多,携带又不方便,现在谁也不愿意带现金了。

除了犯罪分子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或者你也可能有些消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特意用现金之外,现在大部分人需要用现金的情况是越来越少了。

当然只要你不犯罪,你想进行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消费,这种隐私我们还是要保护的。

这也就是说,公众其实是有匿名支付的需求的,但现在的支付工具,比如说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支付都是跟传统银行账户体系紧紧绑定的,它满足不了匿名的需求,也就不可能完全取代现钞的支付,也就是纸钞支付。

所以,央行数字货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它既能保持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的价值特征,又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要求。

央行数字货币如何反洗钱

但便利老百姓的支付是一个方面,同时还得要保持一个平衡,就是不能便利犯罪。

推行DCEP,我们同样会遇到反洗钱的问题。用纸钞进行洗钱,虽然匿名的程度比较高,但还是有一定成本,比如要洗的钱比较多的话,还要用卡车拉,但数字货币这个成本就比较低。

那如果在推出DCEP后,我们怎么反洗钱呢?

我们进行反洗钱、反逃税、反恐怖融资这些工作,都可以用前面提到过的大数据的方式。也就是说,虽然普通的交易是匿名的,但是如果我们用大数据识别出一些行为特征的时候,还是可以锁定这个人真实身份的。

举个例子来讲,涉及到很多洗钱的交易,都是有行为特征的,比如说大量的赌博行为都发生在夜间12点以后,而且所有的赌博交易都没有零头,都是十的整数倍。一般来说,开头是用小额,越来越大,突然断崖没了,也就是没有交易了,那说明是输光了,这就符合一般赌博的特征。

电信诈骗也是如此,如果出现大量分散的钱集中到一个账户里面,突然又迅速地分散开,消失在很多个账户里面,这就符合明显的电诈的特征。

那我们把这些交易特征分析出来之后,再利用大数据和数据挖掘技术,进行身份比对,就能把后面那个人找出来。

所以说,出于反洗钱的考虑,我们对数字钱包也是有分级和限额安排的。比如说你就用一个手机号码注册一个钱包,那你这个钱包当然可以用,但是级别一定是最低的,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但如果你要能上传一下身份证,或者再上传一个银行卡,就可以获得更高级别的数字钱包,如果你还能到柜台去面签一下,那可能就没有限额了。

本讲小结

这一讲我向你介绍了央行的数字货币。

它的本质是现钞的替代,虽然在央行这一层,我们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但我们把区块链的内核拿了出来,也就是说,它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脱离账户也可以进行价值转移,能够满足可控匿名的支付需求。

同时,我们也讲了央行数字货币反洗钱的手段,任何一种支付工具,都需要在便利性和合法上进行平衡。

那下一讲,我们就来看看,DCEP到底是怎么运营的呢?

06 DCEP的设计和发行逻辑有何创新

你好,我是穆长春。欢迎来到我的得到课程。

上一讲我们说到了人民银行想要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DCEP,那这一讲我们就来看看,DCEP是怎么样来进行运营的。

双层投放和双层运营

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2016年,当时的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还接受过财新的专访,讨论过关于数字货币的话题。现在网上也能找得到,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找来看一看。

2018年的1月25号,央行的范一飞副行长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几点考虑》,现在在网上也能找到,从这篇文章你可以看出,那个时候,实际上就已经确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框架。

这个研发框架主要就是说,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应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当时还叫作双层投放体系,现在改成了双层运营体系。

什么叫双层运营体系呢?就是上面一层是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下面一层是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老百姓。

我们为什么要采用双层的运营体系来进行DCEP的研发和兑换呢?简单说,就是要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和发挥社会力量。

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像中国这样大的国家,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和人口基数,差别都比较大,所以你在设计、发行和流通的整个环节,就要充分考虑所面临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如果我们采取单层投放、单层运营,相当于人民银行一个机构就要去面对全中国所有的消费者,环境复杂,考验非常严峻。

另一方面,虽然央行也建立了很多自己的系统,比如现有的大额支付系统、零售支付系统、超级网银、银联、网联等,都是在央行的主导下进行开发运营的,央行也积累了相关经验。但是这些系统面对的用户原来都是银行机构、金融机构,没有直接面对过老百姓。

如果人民银行要搞这么大一个直面老百姓的系统,既要满足用户的体验,还要实现系统的高效,人民银行自己的预算、资源、人才,都会面临客观的约束。

而商业银行和其他一些商业机构,在IT基础设施应用和服务体系上,都已经比较成熟了,在金融科技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完全没有必要抛开现有的商业银行IT基础设施,再去另起炉灶、重复建设。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选择双层的运营体系。

那么我们会使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呢?

我们的选择是,不预设技术路线。前面我们说了,Libra是个混合架构,虽然DCEP也是个混合架构,但是我们的混合架构就是不预设技术路线。

央行这个层面属于技术中性的,也就是说,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兑换数字货币的时候,用什么技术来兑换?是用区块链,还是用传统账户体系?是用电子支付工具,还是用移动支付工具?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央行这个层面,都能适应。

只要商业机构能够达到我们对并发量的要求,和我们对于客户体验的要求,以及对于技术规范的要求,无论采取哪种技术路线都可以。

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充分调动市场力量,通过竞争选优来实现系统优化,共同开发,共同运营,有利于整合资源,也有利于促进创新。

避免金融脱媒

当然双层运营体系还有别的考虑。

一个是可以避免金融脱媒。

什么是金融脱媒?如果我们采用的是单层运营的话,人民银行直接对老百姓发行数字货币,那意味着人民银行会成为商业银行的竞争者。

因为老百姓一兑换数字货币,就会把商业银行的存款转移到人民银行来,在这种情况下,商业银行的融资成本就会升高,实体经济就会因此而受到损害。

而且,人民银行直接对老百姓发行货币,老百姓的所有信息在人民银行都有存储,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人民银行知道每个人、每个企业的信用状况,也知道你每个月挣多少钱、花多少钱,你资金来源是什么样的,这些数据人民银行全有。也就是说,人民银行可以替代商业银行做所有的金融业务。

如果你年纪比较大的话,可能就会记得1984年以前,中国就只有人民银行一家银行,金融脱媒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那如果采用单层运营的话,意味着我们是不是可以不需要商业银行了?不需要金融中介了?人民银行直接放贷,把所有的金融业务全做了,直接省去中间的摩擦,这个效率会不会更高呢?

你会发现,这像什么?像计划经济。

有人说,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已经丰富到可以搞计划经济了,这一点我是非常不同意的。

计划经济做到极致,所有的经济学家、统计学家都坐下来,把世界上所有信息搜集来,这种情况下你做的资源配置,能做到的最好情况,也不过就是和用市场做资源配置的水平一样而已。

万一这里边有什么信息没有搜集齐,或者是数学模型不对,算错了,或者数学模型给了你一个结果,但是你决策作错了,都可能导致资源配置的失败。

我们反对计划经济,并不是说我们是市场原教旨主义者,而是经过一定研究后得出的结论,也是经过实践得出的结论,南斯拉夫当年就做过这样的尝试,得到的教训是很惨痛的。

所以,并不是说信息多了、数据多了,就能搞计划经济。因为计划经济没有竞争,没有激励机制,一旦出问题,就会是大问题。

我们采用双层运营体系,本身也是为了充分调动市场的积极性,用市场机制来实现资源配置,调动商业银行和商业机构的积极性。

你可以这么理解DCEP的投放过程:跟纸钞投放一样。纸钞是怎么投放的呢?人民银行印出来以后,商业银行给人民银行缴纳货币发行基金,然后把纸钞运走,运到网点,然后老百姓去网点兑换现钞,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数字货币的兑换依然会保持这种结构: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开户,按照百分之百全额缴纳准备金,个人和企业通过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开立数字钱包。

而且我们要求是进行M0替代,也就是纸钞的替代,不能是M1和M2,这样也就意味着公众所持有的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进行信用担保,具有法偿性。

那么对于用户来说,你其实也不需要跑到商业银行去,只要下载一个App,注册一下,这个钱包就可以使用了,比如接收别人的付款,再比如你要兑换数字货币,那么只要用你的银行卡进行兑换就行了。

当然,跟取现金一样,我们也会按照现行的现金管理规定,设置一定的摩擦。

什么意思呢?

比如如果一旦有金融危机了,或者说某个银行有兑付问题了,可能所有人都去挤提,排队把存款从银行里面取出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银行可能会设置一些门槛,比如你兑换现钞,小额的直接取没问题,但你要是取大额的,比如50万,那你就需要提前预约,数字货币也是一样的安排。

本讲小结

这一讲我向你介绍了央行数字货币,它采用了双层运营体系,这是一个既符合中国国情,也能够调动市场机构积极性的设计。

下一讲,也就是最后一讲,可以算是我们整堂课的一个结语。我们会再回到Libra,来讲讲我认为,我们对Libra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以及我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一些看法。

结语 | 互联网创业思维,不适合金融领域

你好,我是穆长春。欢迎来到我的得到课程。

在最后一讲。我先带你做一个有关Libra的整体回顾。

首先,认识和理解Libra,有这么几个关键问题:

第一,Libra虽然也部分用到了区块链技术,但它不再是去中心化的,有很明显的组织和主体。它跟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已经非常不一样了。

第二,它拥有至少27亿的用户,这还只算Facebook和WhatsApp,社会动员能力巨大。

第三,它树起了一杆普惠金融的大旗,主要市场在跨境支付和发展中国家。

第四,Libra很有可能获得超主权的影响力,影响国际货币体系,侵蚀主权货币的地位。Libra如果不被监管,也很有可能导致地下经济通道完全打开,成为非法交易的工具。

那么,要应对第四点说的这些问题,我们在Libra刚出来的时候,就在倡议,各国央行和国际组织应该需要合作,将Libra纳入监管,而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被问到过一个问题:比如像Facebook这么大的公司,是不是也有能力和意愿去承担社会责任、关注金融的安全和稳定性呢?

我的理解是, 在金融这个领域,互联网创业者,哪怕是像Facebook这样大的互联网公司,也缺乏应有的风险意识。

这些年的互联网创新,不管是共享经济也好,互联网思维也好,其实都是奔着走独角兽的模式去的,要么做大,成为一个垄断企业,要么做死。这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成本,死了的话,不管是社会资本也好,风险资本也好,投资者融来的钱,实际上最后都损失了。

咱先不说独角兽这种模式是不是好,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是如果说你用同样的思路来做金融的话,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因为它的外部性特别强。

金融这个领域和其他的行业不一样,非金融领域的项目出现损失,会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当然,这里要排除像共享单车这样的情况,因为押金已经具有一定的金融属性了。除此之外,实业领域用所谓的共享经济也好,其他的经济也好,它的外部性没有那么强,它的损失都局限在一定程度内。

但是在金融领域,你是用别人的钱来做这件事,用公众的钱加了杠杆来做这件事,如果出险的话,就不是这几个人的问题,而是系统性的问题了。

这也是为什么任何一个传统上做金融的人,在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上任何一个新业务之前,首先都会问一个问题:到底有没有风险。他首先不会问这能不能赚钱。所以你看所有的银行上新业务,上新项目,都比较慢。

可是做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

比如你看,这些年互联网创新提倡的也都是精益创业、小步快跑,也就是做项目的时候,第一个首先要看这个东西做完了扔出去,让老百姓去试试,让市场先看看。管他有枣没枣,先打一竿子,看老百姓欢迎不欢迎。不欢迎大不了不做了,或者我再去改。

但做金融也这么去试,社会成本就会很大。当然如果你的产品闯出来、成功了还好,但是很多东西都失败了。

一个例子,就是P2P,在中国现在可以说是完全变成了这两年最大的一个金融风险,一直在治理。它给老百姓带来的损失,有的就是家破人亡。

再举个例子,支付宝的相互宝。相互宝从理念上来说,是非常先进的。但是跟《保险法》是违背的,《保险法》要求你必须先花钱买产品,然后对你进行保险保障。这样的话,有大数定律、有统计学来做精算,我就知道这个产品会不会赚钱。

但是相互宝不一样,它是说你先进来,出了险以后,大家再分摊费用。你不知道你以后会分多少,这个是违反《保险法》的,后来叫停了。叫停以后,它改了名字,变成了一个网络互助产品,后来又出现很多的纠纷。

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有没有考虑风险?

我的答案是,很少考虑。他先想的是,这事我能不能赚钱,或者我这个理念好不好,能不能靠大家一块来实现。如果你要做的是一个大众金融产品,这种思维一定有问题。

要知道,对整个的互联网金融来说,还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金融周期,一个金融周期是长于经济周期的。在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金融周期的测试之前,很多互联网金融产品会有很大的风险。

比如像咱们现在很多互联网金融机构都说,你看我能实现“310”,也就是三分钟放款、一分钟到账、零个人审核,而且坏账率还非常低,零点几。

但是你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在一个流动性充足的环境下做的,它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金融周期的测试,一旦在流动性不好的情况下,就可能会出现大面积无法还款的情况,导致一个产品的失败,甚至把整个体系都拖垮。

我们还可以说回Libra。

前面我们说Libra的双层运营体系,也就是Libra协会授权别的机构去做,类似授权经销商去做,而这些经销商很可能也会扮演做市商的角色。

做市商是什么意思呢?

一方面,Libra买卖的时候中间会有价格波动,做市商可以通过买卖的价差来套利;但是当流动性不好的时候,理论上来说,做市商要平滑流动性。

但是,如果在真正流动性吃紧的情况下,按照市场的历史经验来讲,做市商一定会跑,他不会去管你。依靠这种第三方机构来做市场的安排,其实风险是很大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纳入监管框架,进入正常的监管轨道,对Libra非常必要。我们也需要做好Libra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成为一个重要角色的准备。

这堂课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再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