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最后的一个月:一小伙照顾,钉棺安葬,唯一遗物象牙烟枪

婉容最后的一个月:一小伙照顾,钉棺安葬,唯一遗物象牙烟枪
2021年01月08日 11:00 狮子致命的思念

婉容的一生是个悲剧。有溥仪的原因,也有她自身的原因。要说苦她比不过淑妃文绣。但是文绣敢于为了自己幸福而离婚,就连溥仪都很佩服文绣,溥仪说过,文绣在那种环境下敢于提出离婚,是需要双重勇敢的行为。但婉容不行,她放不下自己面子,家族的面子和锦衣玉食的生活。婉容在紫禁城的两年是孤寂的,18岁了还跟着宫女太监玩丢手绢的游戏。从早上玩到晚上,不厌其烦。真正活出个性的还是离开皇宫在天津居住的7年时光。

到天津后,婉容像一只出笼的鸟,经常与溥仪乘坐高级轿车,出没于高级餐馆、舞厅、商场、公园、跑马场等处所,婉容烫了时髦的卷发,换上了旗袍和高跟鞋,每天就是花钱,汽车、珠宝、钢琴、钟表、收音机、高跟鞋等无所顾忌,不厌其烦,直接晋升为租界的最摩登的女性。婉容人缘很好,在宫里时,她有时会问身边的太监和宫女喜欢吃啥,并传御膳房做这些。在天津时,全国大水灾她捐出了2500大洋买的珍珠项链。几次为灾民捐款。

婉容只活了40岁,生命中的后十年都是行尸走肉,被鸦片烟绑架了。婉容在延吉监狱度过了人生最后的一个月。在她人生的最后关头,如果说有一丝亮光的话,那就是一位18岁的小伙子带给她的。1945年日本投降后,溥仪带着婉容和福贵人李玉琴一同逃跑,在到达吉林通化大栗子沟后,溥仪深夜带着溥杰等9位后辈子弟,带着宫里偷出来的珍宝逃往日本,却把“皇后”和“贵人”扔在荒郊野外。最终辗转于延吉监狱,因为婉容无处可去,她的娘家人没有人愿意接她来家,想当初他们依靠这位皇后享受多少荣华富贵,到头来谁也不要重病在身的她。

负责在监狱中照看婉容的是18岁的小伙子李延侠。因为婉容常年抽大烟,逃跑期间连自己的貂皮大衣都卖了换大烟。到监狱没有了来源,婉容经常发疯。因此给她安排了单间。婉容当时身子很弱,不发病的时候很有教养,若是打扮起来,还是很漂亮的娘娘,婉容是个好身材,瓜子脸,头发黑而密,眼睛很秀气。小嘴,厚嘴唇。一旦发起病来很吓人,她会撕扯自己衣服和被褥。大哭大叫不止。

他对婉容很同情,照顾她也很尽力,但要弄大烟监狱不允许。小李的母亲得知孩子照顾的人是末代皇后婉容娘娘后,觉得毕竟是正宫皇后,不是一般人,对婉容既尊重又同情,她要求儿子,不管怎样要给皇后娘娘弄点大烟,好让她把最后的日子走完。最终,小李把缴获的大烟土在外面熬成烟水,偷着给婉容喝。每次都分成很小的量,只是解决毒瘾发作的燃眉之急就行。不仅如此,有时他还会去外面的饭馆,自己花钱打一些好吃的饭菜给婉容。自从照顾婉容,他常常是一天一夜才回一趟家,吃口饭睡一小会就急着往回赶。对于小李的照顾,婉容从心里感激他。尤其是饱尝亲情冷遇的她更加觉得这份情的难得。

短短的一个月,还是没有留住婉容的生命。几个犯人用炕席裹了她的尸体,抬到了监狱东墙外的水沟旁。其实,溥杰的夫人嵯峨浩最后看过婉容,她在《流浪的王妃》中曾回忆,小战士们纯朴又亲切,他们会把家人做的布鞋或内衣送给我们,有时会拎着蔬菜跑来说,是外面卖菜的老大娘听说,皇后等人都在这里,说无论如何把菜送给她们。她还回忆,6月的一天,她经过婉容的监舍时,看到皇后停放在走廊的水泥地上,还在呻吟。她哀求我说,给她喝水。我找来水给她喝,她像是异常高兴的样子,咕咚咕咚喝了一气,似乎很满意地闭上了眼睛。从那天起我就再没见过皇后。

小李的母亲知道婉容死了,叹息道,皇后娘娘不能死后没有一口棺材,必须有个葬身之地。于是小李在监狱找了几块旧床板,钉了口棺材,把婉容尸体放进棺内。选了一块较平整的地方将婉容安葬了。一代皇后竟然连一件陪葬品都没有,唯一的遗物是黄色的象牙烟枪,烟枪上刻着婉容的名字。后来,这个埋葬婉容的地方也已经无处找寻了。三年后,在苏联伯力收容所过囚居生活的溥仪从嵯峨浩给溥杰的家信中获悉婉容的死讯,无动于衷。

五十年代,李家因为照顾和安葬了婉容遭到批斗,丢了公职,李延侠不得已与家人划清界限,生活十分困苦,直到八十年代,才平反昭雪。2006年,经婉容弟润麒同意与溥仪合葬在河北清西陵外的皇家陵园,后人上谥号“孝恪愍皇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