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酒令里的“老祖宗”:虽然特别简单,却暗藏给皇帝的警告

它是酒令里的“老祖宗”:虽然特别简单,却暗藏给皇帝的警告
2020年10月25日 09:14 美女莎金的宠用

它是酒令里的“老祖宗”:太过简单,却会给皇帝发出警告

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而酒文化中最纷繁复杂、异彩纷呈、意趣无限的,应该就是酒令文化。

在《红楼梦》里,我们就曾经领略过“击鼓传花”“牙牌令”“占花名”等颇为有趣的酒令。按照今天研究结论,认为酒令最早起源于西周,考证投壶是最高成型的酒令;成熟完备于隋唐,当时已经有射覆、藏钩等几十种酒令在酒场上流行。

但这个研究结论,也许仅仅适用于酒令中的雅令。除过《红楼梦》里金鸳鸯三宣的“牙牌令”,雅令还有四书令,花枝令、谜语令、改字令、典故令、人名令、快乐令、对字令、筹令、彩云令等好多。

仅凭这些酒令的名字,望文生义地理解表面意思,就可以看出这些能够在酒场上玩转这些雅令的,都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或文学素养。但在古代社会,读书识字乃至具备较高的文化水平,这大体是处于社会上层的贵族、官僚、地主、富商才有条件享有的特权,对于绝大多数的底层百姓而言,读书识字是非常不容易的,占据社会人口绝大多数的人“目不识丁”。可见雅令并非人人都能玩。

但在喝酒这件事上,却是不分贵贱贫富,这中间也许就只存在喝什么酒、用什么喝、在哪里喝的差别。王公贵族、文人学子喝酒需要氛围和乐趣,目不识丁的底层百姓喝酒也需要一些娱乐助兴的方式。所以,在底层广大百姓之中,必然会产生和流行一些适合他们的文化程度、生活方式的酒令。相对于“雅令”,这类酒令可以暂且命名为“俗令”。

按照越是简单的东西出现越早的规律,“俗令”的创造必然会遵循简单明了、易学好用的特点。“雅令”里必然找不出符合这些特点的酒令,所以由底层百姓最先发明并使用的酒令,必然要比雅令更加古老。

从一些现今依然流传民间的“俗令”看,“虎棒鸡虫令”或许就是中国出现最早、流传时间最长的酒令了。这个酒令在有的地方叫做“打老虎杠子”,也有叫“老虎杠子鸡”的,不过在河南部分地方,“老虎杠子鸡”是一道名菜。

“虎棒鸡虫令”的行令规则是:喝酒的双方随机同时喊老虎、鸡、杠子、虫,然后遵照老虎吃鸡、鸡吃虫、虫咬杠子、杠子打老虎的规则定输赢,输着罚酒。

之所以说“虎棒鸡虫令”是中国酒令的“老祖宗”,理由有三个:选取的题材都是平常可见的事物,即便是三岁小孩也会知道老虎会吃鸡、鸡吃虫子、虫子会蛀蚀木棍、拿棍子可以驱赶动物的道理;规则简单好记,题材之间的克制关系形象生动,不需要长久的训练和繁杂的知识记忆;对于学习使用者的要求是最低的,比起伸指头喊数字的划拳,不需要做算术题,不需要反应机敏,只要会说话即可。

莫要因为这个酒令里的“老祖宗”简单而忽视了其中的智慧,因为古代社会处于最底层的老百姓,正在以这种方式给皇帝发出着警告。

在漫长的、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皇帝是处于社会最高端的,皇帝以至高无上的的特权驱使朝廷和地方上的文武官僚,官僚又驱使其爪牙压迫百姓。从宏观上看,这几乎是一个单向传递的压力流,所有的重负和困难,最终要由最底层的老百姓来承受。

如果用“虎棒鸡虫令”来形容这种情形,老虎就好比是各级官僚,鸡就是执行官僚的命令,为老虎充当爪牙的下级官吏、地主等,虫子自然就是等着被各种天敌啄食,且毫无反抗、逃避能力的底层百姓。

老虎和鸡之所以要最终压迫百姓,是因为后面有一根棍子在驱赶它们。皇权或者皇帝背后的大地主、贵族集团的统治权威和利益(文雅的一点的叫法就是“江山社稷”),就是这根棍子。棍子是这四种事物之中唯一的非动物,暗含“草木无情”的意味。

看起来棍子是高高在上,位居链条的顶端的,但实际上棍子却不能将这种无上的权威永恒和终极化,因为棍子会腐朽,会被虫子噬咬,这是自然现象、客观事实。所以,“虎棒鸡虫令”中的就有了“虫咬杠子”的规则。

于是,本来是单向压迫传递,变成了一个“一物降一物”的大循环,在整个游戏里没有至高无上,没有永恒的猎食者,没有真正的终结者,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可能成为博弈中的胜利者。

起初创造“虎棒鸡虫令”的人,一方面的确是出于对客观事实的照搬和简化,另一方面也可能在警告那些代表着压迫和剥削的老虎、鸡以及杠子,即便是最为柔弱渺小的虫子,也不可忽视、不可太过压迫、不可对其过于残暴!将这种警告隐藏在一个最为简单、小型的博弈游戏里,形式是含蓄的,但其中的智慧却是强大而深刻的。

鸡吃虫,虫咬杠子的规律,其实也完全符合社会科学或者历史规律。中国的古代社会一直强调官民对立,用阶级学说来看,古人所说的官民对立,其实就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阶级对立。

皇帝是封建社会里最大的官,也就是官的最高代表。中国封建社会最主要的阶级对立和根本的社会矛盾,就是皇帝(杠子)与民(虫)的对立。思想家荀子把“君”与“民”的关系比喻为“舟”与“水”的关系,并且提出了著名的“君舟民水”论述。

“君者,舟也;庶人,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荀子的话到了魏征那里,又进一步明确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也就是说,不论棍子多么冷血无情,多么高高在上,虫子们一旦被逼无奈之时,也完全可以吃掉棍子。而中外历史上无数次反剥削反压迫的斗争胜利,无数封建腐朽统治的覆灭,也恰好就是酒令里“虫咬杠子”规则的生动证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