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历险记:不管多少岁,都要勇敢、正直、忠诚

丁丁历险记:不管多少岁,都要勇敢、正直、忠诚
2021年05月11日 12:23 我的世界有车

对于在快节奏的钢筋森林中生活的年轻人而言,爱情大概率是奢侈品,但友情不是。朋友的定义也许因人而异,但谈及重要性一定具有普遍的共鸣。

荧幕上的经典拍档,丁丁与他的小狗白雪、以及一起冒险的朋友之间的友情,在很多人心中都有着很深的印象。

自1929年1月10日诞生以来,丁丁这个几十年如一日披着米色风衣、头上倔强地竖着一撮呆毛的漫画人物深深影响了几代人。

比利时漫画家埃尔热笔下的丁丁,有着独立的个性,勇敢、正直、疾恶如仇,游历全球,遍地交友,对待朋友绝对忠诚。

或许有如懵懂时人人想成为科学家的梦想一样,这样的丁丁也是很多人最初向往和奋斗的目标。

丁丁和他的朋友们

常看常新是很多人对《丁丁历险记》的评价。

整个系列中出场人物众多,埃尔热以丁丁的历险为主线,搭建起了一个庞大的叙事架构,一个恢弘的“丁丁宇宙”。其中的每个人物立体丰满,拥有自己的背景故事,却又不喧宾夺主。

丁丁聪明勇敢,遇事沉着冷静,面对危险从不退缩,虽然是记者,但后续已经被赋予侦探的职责。

白雪,这只被很多人误以为是雪纳瑞的狗其实是梗犬的一种——“猎狐梗”,这种狗虽是小个子,但勇敢、坚强,为人忠诚、亲善,确实是丁丁的狗界翻版。

它从不离开丁丁半步,每当丁丁遇到危险,白雪总是第一时间挺身而出。相应的,丁丁也会为它上刀山下火海。

急性子的阿道克船长是丁丁在船上结识的朋友,一个性情暴躁的酒鬼,因为爱喝酒还阴差阳错救过丁丁的命,时常会迸出一连串奇怪的话对人发动咒骂攻击。他与丁丁和白雪有着一脉相传的坚强与敢作敢当,成为好伙伴自然是情理之中。

如果说阿道克船长是丁丁身边的“不高兴”,那杜邦兄弟就是剧情需要的“没头脑”,稀里糊涂、颠三倒四、总帮倒忙,贡献了剧中各种不合理的戏剧冲突。

不妨把《丁丁历险记》看做是卡通版的《印第安纳琼斯》,以地理和文化上准确描绘,表现丁丁和朋友们在真实世界的冒险。

在埃尔热的笔下,丁丁风风火火地穿行于世界各地,足迹几乎遍布全球,他的旅程始于前苏联,从埃及尼罗河到中国西藏,到南美印第安部落,甚至比美国人更早登上月球。

丁丁在美国

丁丁在美洲

丁丁在刚果

丁丁在都柏林

丁丁在月球

没有爱情的世界

靠友情也很美好

说来奇怪,这是一个没有爱情的世界。几个大男人跟着一只狗满世界跑,满世界地“好管闲事”。

因为执着于找到真相消灭罪恶,丁丁总是各种麻烦缠身,但他身边也总有一群朋友,一起应对危机。还有永远不离丁丁左右的狗狗白雪,陪伴丁丁冒险的每一程。

豆瓣网友毛人说,“丁丁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爱上了刚毛猎狐梗,顺带也爱雪纳瑞。估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烦恼或忧郁的时候,看看丁丁,心情就舒畅了。尤其推荐失恋的人看,在没有爱情的世界里面,只靠友情生活下去不也很美好么?”

丁丁和他的朋友们穿梭在世界各地,观看的人也得以从自己的现实生活中抽离出来,跟着他们的冒险一起,看遍世界。

埃尔热曾在《致丁丁的信》中写到:“有一段时间,年轻时代,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你这样的人。”

豆瓣网友黑雷说:“小时候,在我出生的那个高原小城市,路边有租小儿书的书摊,2分钱一本,我舍弃吮冰棒的欲望,来还埃尔热带给我的神奇。我现在还在看,卫生间和床头都有几本,我想,我会看到70岁。”

“不管是7岁还是70岁,不同年龄段看丁丁会有不同的感悟。这是一本可以看一辈子的书。”

除了冒险

还有自由与和平

《丁丁历险记》有别于其他经典丛书的一点,就是在上世纪80年代就早早地向世人展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丁丁在西藏

豆瓣网友Brahms回忆起小时看到《丁丁历险记》中的中国情节如此描述,“这种感情就是半个主场的感觉,就是半个老乡的情怀。尤其是在20年前中国在国际上孤立和边缘的时代,这种感情是现在的小孩不能体会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乡下人突然发现有个城里的好亲戚这种感觉。”

这并不是西方视角对异国情调一厢情愿的想象,而是源于埃尔热与他的中国朋友张充仁真实的跨国友谊。

带丁丁“游历”过苏联、刚果、南美之后,埃尔热把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中国。由于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埃尔热深知自己的局限所在,经由朋友的推荐,时年27岁的埃尔热认识了当时在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油画系深造的同龄中国留学生张充仁。

埃尔热与张充仁

两人一见如故,就跟丁丁的朋友乐意帮助丁丁一样,张充仁对埃尔热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上鼎力相助。一连几个星期,张充仁向埃尔热详细讲述中国的历史、文学、政治、艺术、乃至风土人情。

精彩的东方故事打破了埃尔热原本对于中国人依然拖着长辫子的刻板印象,也逐渐改掉了潜意识中对其他文明居高临下的西方视角,更加包容开放。这在某种程度上极大地影响他之后的创作,除了冒险,更将自由与和平作为永恒的主题。

1932年,当画家开始创作丁丁去东方的故事时,他为“小二十世纪报”的读者们画了一幅亚洲地图

埃尔热在创作上的严谨体现在不仅满足于猎奇式地听过故事就罢。在下笔后先将故事草稿给张充仁过目,确认后再转为铅笔稿,由张充仁修饰街道、人物形象和汉字匾额。

《丁丁历险记》中的细节

在两人的交往过程中,张充仁送给埃尔热一本《芥子园画谱》,把中国传统的单线白描的技法传授给他。埃尔热将其用于自己的漫画中,画风大变,自此开创了欧洲漫画中Ligne Claire画法。

不得不说,这真是友谊良性发展的最高境界,在《蓝莲花》的创作中,二人合作亲密无间,情谊也日渐加深,成为终身的密友。

《蓝莲花》的剧情很多直接参考二人友情的发展,张充仁也由此在书中拥有了自己的独特形象,被广大西方读者熟知——丁丁的中国好朋友:张。

丁丁与张

在漫画中,埃尔热以一个小故事委婉地表达了重新认识中国的感受——侦探汤姆森兄弟身着花翎顶带、长袍马褂来到三十年代的中国,自以为“化装”得跟中国人一样,结果遭到众人的围观和嘲笑,出尽洋相。

埃尔热应该不会想到,近半个世纪之后,西方世界依然有很多人像汤姆森兄弟一样,怀揣有限的想象,以傲慢和自大把扭曲的刻板印象当做亚洲风情,并以此沾沾自喜。或许他们也应该像埃尔热和丁丁一样,开拓自己的视野,主动拥抱这个全球化的世界。

今年是丁丁诞生92周年,在漫画世界中,丁丁的形象没有丝毫的变化,永远风风火火、精力充沛,与白雪和一群朋友总有神奇的际遇。

快一个世纪了,看着丁丁长大的孩子们都老了,但丁丁传达的精神却没有褪色。Vive le Tintin,Vive Friendship!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