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民银行不良攀升三年两换帅 楚龙春任行长仅半月领巨额罚单

富民银行不良攀升三年两换帅 楚龙春任行长仅半月领巨额罚单
2020年03月19日 19:58 一视财经

作者:王晓曦

编辑:西贝

刚迎来第三任行长,孰料,重庆富民银行又收到了监管“罚单”。

3月17日,央行重庆营管部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因涉“虚报、瞒报金融统计资料”等7项违法行为,重庆富民银行被做出警告并罚款184.5万元,没收违法所得约30.35万元的处罚,合计罚没金额约为214.85万元。同时,该行4名相关责任人也一并受罚。

3月2日,重庆银保监局刚刚公布了对重庆富民银行董事、行长楚龙春任职资格的批复。据悉,楚龙春具有央行系统工作背景,在重庆金融系统工作多年,曾任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党委委员、副主任。

一视财经梳理发现,这是重庆富民银行新任行长楚龙春履新后,该行接到的第一笔罚单,也是重庆富民银行收到的第二张罚单。2019年10月,重庆富民银行就曾被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给予警告并处以1万元的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于2016年8月正式开业的重庆富民银行已经换了两任行长,且行长一职在空缺达10个月之久,才迎来第三任行长。

另据重庆富民银行发布的《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简称“《发行计划》”)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25%,较2018年底上升0.24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2%,则较2018年底的13.43%下降1.43个百分点。

1

7项违规

重庆富民银行遭罚215万元

根据官网显示,重庆富民银行是经原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的中西部第一家民营银行,也是常态化审批后成立的第一家民营银行。由瀚华金控、宗申集团、福安药业、渝江压铸、海特环保、陶然居和博恩科技等重庆七家优秀的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30亿元。

3月17日,重庆富民银行收到开业来的第二张罚单,即其被央行重庆营管部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184.5 万元,没收违法所得303489.56元。

同时,该行4名相关责任人也一并受罚。其中,有两名相关责任人因未按规定进行条码支付业务管理,均被给予警告,并处罚款 5 万元;还有1名相关责任人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 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被处以罚款罚款 2.5 万元;另1名相关负责人则因“未按照《征信业管理条例》的规定处理异议”被处以罚款1万元。

一视财经小编梳理发现,2019年10月,重庆富民银行就曾收到过罚单。

具体来说,重庆富民银行因违反《金融统计管理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令〔2002〕第9号颁布)第三十八条规定,被央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给予警告并被处以人民币1万元罚款。

而从经营情况来,重庆富民银行这几年收入和利润呈持续增长态势。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该行收入分别为3508.6万元、2.70亿元、3.93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180万元、1080.8万元、5260.5万元。

不过,一视财经亦注意到,该行不良率持续上升,资本充足率则接连下降。

根据《发行计划》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9月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0.01% 、0.25% ,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9.44% 、13.43%、 12%。

2

迎来第三任行长——楚龙春

与此同时,一视财经注意到,成立不到四年的重庆富民银行已经经历了三任行长。

早在2016年8月,重庆富民银行开业之时,行长一职由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原会长闵路浩担任。不过,2018年4月,闵路浩就被曝出离职。

接着2018年6月,重庆银监局官网发布了《重庆银监局关于孙中东任职资格的批复》。批复显示,重庆银监局已核准原华瑞银行副行长孙中东拟任重庆富民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

公开信息显示,孙中东具有丰富的国有商业银行信息科技工作经验及银行业务经验,先后在中国银行广东省分行、中国银行总行、上海华瑞银行任职。

然而,任职不到一年的时间,孙中东在2019年5月就因个人原因辞去了重庆富民银行行长及董事职务。

此后,该行行长一职空缺长达10个月之久,直到日前才迎来新行长。

3月2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经审核,重庆银保监局于2月26日核准了楚龙春的重庆富民银行董事、行长任职资格。

多个信息显示,楚龙春在此之前,担任过央行重庆营管部副主任。

比如2019年4月19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调整重庆市政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显示,楚龙春为央行重庆营管部副主任。2019年4月30日,央行官网显示,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马天禄主任、楚龙春副主任等出席了“全程电子退库系统项目启动会”。

3

民营银行为何频频换帅?

自2015年首批民营银行开业,定位于为中小微企业融资服务的民营银行已走过了5个年头,如今全国已开业的民营银行达18家。

蹊跷的是,民营银行高管频繁更换,仅从2018年以来,超过半数的民营银行出现过董事长或行长的变动。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一年,出现董事长或行长一职变动的民营银行,就涉及辽宁振兴银行、武汉众邦银行、福建华通银行、吉林亿联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等。

这一现象在2019年仍在延续。

比如,2019年3月,网商银行公告称,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卸任网商银行董事长,由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网商银行副行长金晓龙升任网商银行行长。值得注意的是,井贤栋去年4月刚刚担任网商银行董事长一职,从上任到卸任之间,不到一年时间。

同样在3月,华通银行在官微发布消息称,该行董事长刘丹在3月5日获得福建银保监局任职批复并履职,原董事长陈德康退休。华通银行成立两年多以来,董事长、行长皆发生变动。华通银行原行长郑新林在该行成立不足一年时,就提出辞职,由李超接任行长一职。

有业内人士指出,民营银行是新生事物,体制和运作模式都是新的,很多业务没有办法施展,在银行业严监管态势下,对于管理层来说压力较大。

从业务上看,民营银行大多呈现业务结构单一、高度依赖存贷利差的盈利模式。于物理网点的限制,民营银行在揽储方面受限,难以拓展负债端的资金来源,而只能依赖同业存放、同业存单等。而从官网和APP也可以看出,各民营银行大多倾向于以推广某明星贷款产品为主,资产端大多依赖此类线上贷款产品。

许多民营银行行长之前都是在比较成熟的传统银行工作,拥有管理成熟银行的经验,但在面对种种困难,却没有强大股东资源支持的民营银行时,挑战相对较大。这种情况下,因不适应而选择离职的人不在少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