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垃圾股”,逼得清华出手了!扩张埋下隐患,富豪老板出局

这只“垃圾股”,逼得清华出手了!扩张埋下隐患,富豪老板出局
2019年06月28日 08:36 市界

文 ✎ 黄莹

编辑 ✎ 成静卫

现在,住在上海的人每天都要经受大爷大妈的两次灵魂拷问:你是什么垃圾?

如果你垃圾分类做得对,会被一群大爷大妈夸奖,如果不走快点,就会有大妈拉着你的手问今年芳龄几何,有没有男、女朋友?

这一切都是因为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上海将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

尽管垃圾分类刚刚起步,但相关概念股已在大涨,在水务、固废、环卫等方面都有布局的“固废第一股”启迪桑德站在了风口中。

不过,今年也是这家公司的多事之秋。

▵ 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

4月20日,创始人文一波正式辞去董事长一职,且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位。而后,公司迅速启动改名计划,拟将名称由“启迪桑德”变更为“启迪环境”,这家由文一波一手做大的企业,正快速“去桑德化”,清华系色彩越来越浓,引发外界猜测。

从启迪桑德离职的王江涛告诉市界,这一系列调整,其实是一个“哥俩闹分家”的故事。

01

委身启迪

这里的“哥哥”指的就是桑德集团,是中国大型专业性环保、新能源企业。桑德集团的创始人文一波及其家族在《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排名313位。

“弟弟”说的是启迪科服,是清华控股旗下一家为金融控股以及创新企业孵化提供服务的企业,业务涵盖种子基金、天使基金、VC、PE、并购基金等全链条。

文一波1990年从清华毕业后被分配到化工部规划设计院工作。

1993年,文一波的两位朋友想鼓捣点环保相关的生意,他过去帮忙,不料被朋友好心委任了一个副总经理的身份,因在私营公司担任要职,促使他离开化工部。

无奈之下,文一波只能硬着头皮创建了桑德集团,专业做污水处理。

此后15年,桑德集团经过各种整合、上市、并购,到2014年,已经在环保领域做得风生水起。

当时,桑德集团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一是专门从事固废处理的桑德环境(A股上市,启迪桑德的前身),二是做水务和环境服务的桑德国际(港股上市),三是做新能源的桑顿新能源。

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2015年2月4日,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发布了一份名为《桑德国际——陷入困境的水处理专家》的报告,指桑德涉虚报收入,并予强烈沽售评级,引发桑德国际紧急停牌。

复牌后并没有多久,3月13日,审计师在对2014年业绩审计过程中发现,桑德国际的银行存款余额与账面余额存在20亿元差额,引发再次停牌。而后历经大半年审查,桑德国际最终将问题归因于:两项潜在收购的准备金在处理时出现重大失误。

但该解释显然无法得到资本市场认可,在历经10个月的停牌后,2016年1月25日复牌当天桑德国际大跌62.14%。

对此,中关村绿创环境治理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曲睿晶主任告诉市界,其实当时桑德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缺钱,这是环保产业在跑马圈地时普遍存在的现象,为了抢占市场,环保企业必须用比较低的价格快速铺开,这个时候盈利能力肯定会受到影响,另外由于市场融资比较难,短债长投现象也很严重。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桑德国际风波拖累了桑德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桑德环境,2015年2月4日沽空机构发布报告当天,桑德环境暴跌9.44%。

一边是深陷市场质疑,另一边企业还在发展壮大处处需要用钱,重压之下,文一波开始寻求外援。

2015年4月10日,桑德集团宣布以69.9亿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桑德环境2.52亿股转让给清华控股旗下的启迪科服,退位为第二大股东。

这笔交易于当年9月完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清华控股,清华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29.8%的股份。11月,桑德环境名称变更为启迪桑德。

对于重生后的启迪桑德来说,新股东的支持让其主业免受巨大冲击,得以活下去;对文一波来说,失去对启迪桑德的控制权,确是一个无奈的选择。

当时有媒体评论称:“以70亿把公司卖给了清华系,而且单价尚不及市价,如此以出让控制权的代价吸引投资者也是蛮拼的。”

02

快速扩张的代价

清华系入主后,文一波仍担任董事长一职,启迪桑德则开始快速扩张,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营业收入连年增加。

细分到各板块的业务,以2016年为例,启迪桑德在再生资源,环保设备安装及技术咨询业务,环卫服务业务分别实现48.25%、122.51%、167.72% 的营收同比增长率。

2013年至2018年底,公司在建工程规模依次为9.3亿元、23.5亿元、62亿元、93.6亿元、129亿元和133亿元,6年时间增长了约13倍。

快速扩张为启迪桑德带来巨大的知名度,也埋下了不少隐患。

首要问题是资金链安全。2015年至2018年,公司流动负债总额分别为73亿元、112亿元、120亿元和157.5亿元,负债规模连年上升。

其次,巨额投资带来的回报增长缓慢。

2015年到2017年,启迪桑德的归母净利润增速维持在16%左右。

2018年,启迪桑德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48.5%,仅为6.4亿元,这一数字比2014年时还要低。

曲睿晶告诉市界,我国整个环保行业进入快速扩张期,很多企业卯足劲跑马圈地,行业里恶性竞争不断,项目不赚钱是常见的事。

不过,启迪桑德最让人费解的还是在环卫业务上大规模扩张。

这项业务带来了高企的应收帐款。至2018年底,启迪桑德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为61.75亿元,同比增长了59.44%,其中环卫业务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4.9亿元。

王江涛对市界表示,环卫业务对于公司业绩来说只是好看,能增加报表上营收,但并不好挣钱。

据披露,2018年度,启迪桑德环卫业务的毛利率为19.21%,而公司同期其他业务平均毛利率为30.22%。环卫业务的毛利率垫底。

外界质疑,不发展高毛利业务而扩张低毛利业务,不符合逻辑。

“环卫不挣钱,老文不可能不知道。他做环卫是为了卖环卫设备,做电池回收,卖电池,乃至建设整个环卫生态链。”王江涛告诉市界。

文一波曾经对媒体表示,启迪桑德正在研发环卫智能汽车,在固废领域几个入口中,环卫是最好的入口。未来,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支撑下,启迪桑德有望将垃圾分类、环卫、再生资源产业链条打通。

03

去桑德化

文一波的战略看起来很美好,但知易行难,市场也没有那么大耐心。

2018年,A股持续低迷,启迪桑德难以独善其身,股价跌跌不休。

低迷的股价,糟糕的业绩,再加上巨大的资金缺口,让文一波面临巨大挑战。

2018年2月11日,文一波通过公司公告以个人名义鼓励员工增持,他表示,如果因增持启迪桑德股票产生的亏损,将以个人自有资金予以全额补偿;若有股票增值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

有启迪桑德的小股东在股吧中发帖痛斥文一波“根本没有把启迪桑德当成自己的孩子,而是当成了取款机。提议员工购买自己股票是为了防止自己质押的启迪桑德的股票爆仓。”

文一波身兼多职,自己的桑德集团只是启迪桑德的二股东,干得好皆大欢喜,干不好确实容易引来质疑。

2018年年中,启迪桑德开始被传资金告急,有银行人士表示,“桑德正到处找钱!”

▵ 北京第十三届中国国际环保展览会

同时,启迪桑德有大批的高管离职。2018年,包括副董事长王书贵,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王志伟,副总经理赵达,副总经理李天增在内的多人,因工作原因或离任,或解聘。与此同时,“清华系”逐渐融入董事会和管理层。

2018年11月起,启迪桑德更是开启了第一轮大规模裁员。

“外界都说他们高管是套现走人,但其实大部分是因为文总保不住他们了,另一方面高管自己也不愿意来了。而裁员更突然,开始说是小规模,后来直接大裁员,把部分人力和财务都裁掉了,他们告诉被裁员工,此次裁员就是去桑德化。”王江涛告诉市界。

大股东清华系也找到了新的盟友。3月21日,启迪桑德发布公告,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启迪控股引入雄安基金,后者将与清华控股并列成为公司的最终控制人。

4月20日,启迪桑德召开了第九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文一波辞去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一切职务,会议还通过了变更公司名称的提议,公司名称将由“启迪桑德”变更为“启迪环境”。

对自己的辞职,文一波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现得云淡风清,将其解释为防止启迪桑德与桑德国际在水务等环保项目上“打架”。

无论说的多轻松,这家由文一波一手做大的企业,已然快速“去桑德化”。

截至目前,文一波的桑德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持有启迪桑德15.88%的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东。

5月8日,启迪桑迪公告称,响应号召增持公司股票的被套员工,已得到文一波补偿。经统计,符合补偿条件员工合计121 人,涉及补偿金额合计550.8万元。

文一波总算兑现了一年前的承诺。不过,当前股价较当年清华系入主时已腰斩,将其牢牢套住。

有机构认为,后续随着实力雄厚的新股东介入,未来启迪桑德的融资难度将进一步缓解,推动经营状况好转。

无论前景如何,启迪桑德的文一波时代已成为过去。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