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贸背后的大鳄富可敌国,商业版图横跨东南亚,退休后又复出

北京国贸背后的大鳄富可敌国,商业版图横跨东南亚,退休后又复出
2019年07月14日 09:34 市界

文 ✎ 雷彦鹏

编辑 ✎ 成静卫

资本巨鳄,潜伏水下。

虽然纵横东南亚数十年,早已富可敌国,但与同为巨贾的李嘉诚、李兆基等相比,郭鹤年却十分低调。

郭氏家族商业版图横跨东南亚,在中国内地亦随处可见,北京地标性建筑国贸中心,分布在各大城市的嘉里中心写字楼、香格里拉大酒店……如果这些都不常见,没关系,霸占着食用油市场龙头地位的“金龙鱼”,你不会陌生。

▵ 郭氏集团创始人 郭鹤年

7月12日晚,证监会网站披露了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益海嘉里”)创业板上市招股书,公司拟发行不超过5.42亿股。金龙鱼跃龙门,即将登陆A股。

从益海嘉里披露的信息中,我们见识了郭氏家族巨大商业版图的一角。益海嘉里2018年营收达1670.74亿元,要知道,2018年A股快消品企业前两名伊利股份和贵州茅台,营收都还不到800亿元。毫无疑问,如果上市成功,在A股快消品企业中,益海嘉里将是营收规模之最。

郭鹤年在自传中有一句总结:郭氏的基因,是商人和营商赚钱的基因。他熟练运用金钱和政商关系,构筑起庞大的商业帝国。

与其他东南亚“教父”一样,郭鹤年身上亦存争议。如《权利的游戏》终章,最终赶往临冬城的各路枭雄,谁不是踏着灰烬而来。

01

东方糖王

1924年,郭鹤年出生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祖籍福建福州。

在郭鹤年看来,父母的婚姻一场盲婚哑嫁。从结婚那天起,父亲就一直没有善待过母亲,吸食鸦片、沉迷赌博、包养情妇,有时甚至几天不见踪影。

▵ 马来西亚柔佛州街景

郭鹤年觉得,商场上的成功侵蚀了父亲的灵魂,让他过着一种完全逃避现实的生活。虽然郭家有营商赚钱的基因,但是郭鹤年从父亲那里得来的,几乎全是反面的案例。母亲才是影响他一生的人。

从小,母亲对他的家教就非常严苛。如果调皮捣蛋,母亲会让他脱掉裤子,然后用细细的藤条打他,在屁股上留下伤痕。上学时,他穿着短裤,母亲就打他的小腿,故意让他丢脸,提醒他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郭鹤年被母亲打过50到70次,在他的印象中,没有人比母亲更有原则。她总是劝告郭鹤年:“永远不要贪婪,永远不要。”

郭鹤年将母亲比作自己背后隐藏的船长,在自传的扉页,郭鹤年写着:“谨以此献给先母郑格如——郭氏集团的真正创始人。”足以看出母亲对他的影响。

母亲曾告诉他,大米、糖等都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食物,无论如何不能从中牟取暴利,不要成为推高主要粮食价格的罪魁祸首,因为穷人都是以此为生。

然而,郭鹤年恰恰是在食糖上发家的。

1948年12月,郭鹤年的父亲死于冠状动脉血栓,其两位遗孀和八个子女都分得遗产。随后,郭鹤年筹组成立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于1949年4月1日正式开始营业,经营米、糖和面粉,后来又将业务重心转移到了糖上。

郭鹤年称糖为“最廉价的必需奢侈品”,因为食糖不是主食,但是又不可或缺,而且易受自然环境影响,价格波动大。

对于一个贸易商而言,价格变动大,就意味着可以赚取巨大的利润。

从现货到期货,郭鹤年感应着市场的脉搏。让他成为“东方糖王”的关键节点是1963年。

当时,食糖市场停滞多年,糖价一直徘徊在每吨22~28英镑之间。那年年初,欧洲遭遇了80多年来最严寒的冬天,郭鹤年预感,食糖市场将有异动。

市场果然开始复苏,走势一直向上。那年夏天,郭鹤年不断入货,他在新加坡持有实货2万吨,还不断买入期货,每吨均价35英镑,而当时的市价在40英镑上下。

但是,价格突然狂泻,一度跌至30英镑左右,郭鹤年差点一败涂地。

直到9月,飓风横扫加勒比海,侵袭了当时全球最大的糖出口国古巴。一时间,糖价飞涨,一路涨到每吨60英镑,郭鹤年悉数出货,获利巨丰。那个秋天的疯狂,是他人生中以最短时间赚得最多的一次。

这一年,郭鹤年的现金纯利达1400万马币。1964年年底,伦敦某晚报将郭鹤年称为“东方糖王”,这个称号从此流传开。

期货只是郭鹤年糖业生意的一隅。

1957年,马来亚独立,之后,马来西亚联邦成立。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在《亚洲教父》一书中,作者认为,“东南亚独立后,政府最早批准的垄断公司和企业是那些经营粮食进口贸易的公司。这类许可证的创造并不是为了让教父中饱私囊,它旨在杜绝投机买卖、稳定那些被认为是基本日用品的价格,但是对竞争的压制最终却确保了大亨们得到了现金流,而数十年来喂养着大亨们的资金来源。”

在马来西亚,郭鹤年曾是限制精糖和面粉进口政策的受益人。

02

横向游动

在大历史的进程中,郭鹤年抓住了不少机会,但也面临着“浅滩”。

在马来西亚,不管是经营面粉厂、做饲料加工,还是延伸到压榨植物油,市场总是很快就饱和。郭鹤年觉得自己就像浅水中的小鱼,只要试图往下一潜,就会撞到池底,所以,不可深潜,只能横向游动。

后来,酒店业成了郭氏集团多元化经营中重要的一环,但郭鹤年初次踏入这个行业多少有些偶然。

1967年,郭鹤年的朋友买下了新加坡柑林路一侧5.5公顷和对面0.8公顷的土地,当时,这一大一小的两块土地,平均每平方尺还不到5元坡币。

他的朋友一开始计划在这黄金地段兴建排房,但后来经人建议,计划变更,要在新加坡美丽的市中心建一家高级酒店。

郭鹤年在新加坡与政府高官关系不错,于是,朋友找到他,想让他帮忙申请将那两块土地改为酒店用地。

从1960年代到1970年代前期,郭鹤年平均每年有近100天住在欧洲最好的酒店,他知道最好的酒店和服务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最终,郭鹤年同意了。他们只让出10%的股份给郭鹤年,但整个项目的启动都是依靠郭鹤年一己之力。1971年,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开业。之后,香格里拉酒店蔓延开来。

▵ 新加坡世界首家香格里拉酒店

1960年代,郭鹤年就考虑将公司的一些部门迁到香港,终于在1974年,他下定了决心。

税制是郭鹤年选择移居香港的首要原因。据他所说,当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好像在竞赛,看谁能从财富创造者身上征得更多的税。“两国均对我们的利润征收惩罚性的税率,如果你赚了1元,基本上只能剩下0.5元。”

郭氏集团的部分高层管理人员移居香港,成立了嘉里集团。郭鹤年在香港待的时间也有来越多,直到1979年,他也搬了过去。

当然,期货交易也随郭鹤年迁到香港,因为他是主要操盘手。不到20年,香港的嘉里集团跃升为郭鹤年在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三地中最大的集团。

郭鹤年在香港的第一次重要投资是在1977年11月,他买下了九龙的一块地,兴建了香格里拉大酒店。时至今日,它依然是郭氏集团酒店业务皇冠上的一颗宝石。

刚到香港那几年,嘉里集团租了一些公寓让定期从新加坡来的人留宿,可是每两年租约期满后,租金总是大幅上涨。这给业务带来了一定的阻力。于是,郭鹤年把高管叫过来:“如果租金这样涨下去,我们永远无法在这里站稳脚跟。我们必须投资房地产市场。”

于是,嘉里建设有限公司成立了。它成为郭氏家族投资香港和内地房地产的主要公司,并于1996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郭鹤年在内地的第一个项目在杭州。那是1982年,只不过是杭州饭店的翻新项目。郭鹤年投入2000万美元,历时18个月,翻新后的酒店,就是今天的杭州香格里拉饭店。

▵ 杭州香格里拉饭店

1983年年底,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香格里拉酒店项目签订,郭鹤年投资7200万美元,完成了整个项目的建造和配套。

截至2017年,郭氏集团拥有和管理的酒店达100家,分布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此外,还有36个项目在筹建或兴建阶段。因此,郭鹤年被称为“酒店之王”。

不过,郭鹤年最为耀眼的投资项目,还属北京的地标性建筑中国国际贸易中心,这是当时最大的中外合资房地产项目。1984年11月,郭鹤年在人民大会堂签约。

在寸土寸金的CBD,国贸中心总建筑面积达110万平方米,而且只租不卖,郭鹤年成了国贸的金牌“包租公”。

郭鹤年说,在商业生涯中,他不断往更深、更富饶的海洋进发,“这让我可以得到更多的渔获”。

03

拆伙分家

大家族总少不了是是非非,郭氏家族也不例外。

郭氏家族如郭鹤年一样,异常低调,鲜有正面采访的报道。据已公开的资料显示,郭鹤年有两房太太、八个子女。但在郭鹤年看来,侄子郭孔丰才是郭家下一代最有才干的人。

郭鹤年原配夫人名为谢碧蓉,两人育有两子郭孔丞、郭孔寅,以及三女郭敏光、郭璇光、郭绮光。不过,郭鹤年几乎没有参与这5个孩子的成长,他那时总在外面,马不停蹄。

1970年代,移居香港前后,年过半百的郭鹤年爱上了一个叫何宝莲的年轻女士。

原配夫人谢碧蓉从1947年起就陪伴着郭鹤年,身边人一致觉得谢碧蓉有高尚的理念和价值观,十分受人尊敬。郭鹤年也说她是一位绝佳的贤妻良母。

二人并没有离婚,维持着原有的关系,只是郭鹤年搬走了。后来,谢碧蓉罹患乳癌,于1983年离世。

1979年,郭鹤年在香港太平山顶的红梅阁买了一栋别墅,与何宝莲生活在那里。两人育有一子两女,儿子名为郭孔华,女儿叫郭慧光、郭燕光。

在这8个子女中,长子郭孔丞曾被正式指定为郭鹤年的接班人。

郭孔丞如今已65岁,但外界对他少有了解。最接近公众的一次,还是因为与邓丽君的恋情。

1981年,郭孔丞与邓丽君私下订婚,但是豪门规矩多,郭孔丞的祖母要求邓丽君婚后脱下歌衫,不得抛头露面。邓丽君无法接受,最终,两人分道扬镳。

1999年8月,年近76岁的郭鹤年决定从郭氏集团的前线退下来,站在另一边观察继任人,也就是他的大公子郭孔丞。

▵ 嘉里集团董事长 郭孔丞

郭鹤年将自己的“老臣”柳代风安排给了郭孔丞。柳代风生于吉隆坡,从1960年代末起,郭鹤年每次出差都有他陪同,是郭鹤年的私人秘书,忠实可靠。将集团的缰绳交给郭孔丞后,郭鹤年希望柳代风像做自己助手时一样,辅佐郭孔丞。

2003年2月,尚不到62岁的柳代风心脏病突发离世。恰逢非典爆发,香港和内地遭受重大冲击,导致香格里拉酒店入住率大幅降低。同年,郭鹤年复出。

郭鹤年说,是上述两个因素促使他复出,以解决集团面临的问题。可是,过去两年,他只是看似退了,实际上还驾驭着公司的所有业务,甚至参与决定员工奖金。尽管他不再去办公室,但是他住的地方很近,很多人还是去家里找他。

到底谁接班?答案越来越模糊。

郭鹤年非常欣赏侄子郭孔丰。郭鹤年觉得他有特殊的创业天赋,能力与自己不相伯仲。

▵ 丰益国际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郭孔丰

郭孔丰是郭鹤年堂兄之子,1949年生于马来西亚丰盛港,从新加坡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了郭氏公司。他很快就学会了做米、麦、玉米、大豆的贸易,没过多久就可以独立工作。

后来,郭孔丰为郭氏集团开发出了大豆油业务,他预判到,食用油将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而中国是一个苏醒的市场。于是,他横向整合、纵向开拓,事业越来越大,并将业务扩展至中国。

但是在1990年,郭孔丰负责的部门在主要的几笔期货交易上失手,部门没获得多大利润。1991年初,郭孔丰找郭鹤年商量奖金一事,郭鹤年说,奖金是按利润分配的,你的状况很尴尬。

郭孔丰说:“叔叔,我一直想跟您说,我想另立门户。我现在提出辞职。”

离开郭氏集团不久后,郭孔丰又找到郭鹤年。他想买原来部门的业务,但是被郭鹤年拒绝了。这个时候,郭孔丰已经在开展自己的业务,并且与郭氏集团形成了直接竞争。

“金龙鱼”品牌就是郭孔丰在郭氏集团期间开发的,自立门户后,郭孔丰的新公司提出法律诉讼,称该品牌应该归他所有,但是未果,“金龙鱼”保留在了郭氏集团。

到2000年,郭孔丰的食用油和油籽业务已经发展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中国、印度等。到2006年,他已经将业务拓展到化肥、船运等与郭氏集团直接竞争的领域。

离开郭氏集团的这15年间,郭氏叔侄没有过直接沟通。

2006年,郭孔丰的上市公司准备配股,郭鹤年知道后,终于跟侄子取得联系,买入了1500万美元的配股。后来,郭孔丰业务扩张寻求投资,郭鹤年建议两家业务合并。

合并重组于2007年6月完成。重组后的公司叫丰益国际,是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郭氏集团拥有约三分之一的股份,郭孔丰当前担任公司董事长和CEO。

这次合并,进一步巩固了其在中国粮油市场的地位。

丰益国际间接控股益海嘉里,后者为金龙鱼运营主体。

营销对于消费品的重要性,益海嘉里深谙其道。早在1996年,金龙鱼的广告就登上了央视;在2006年第15届女排世锦赛上,金龙鱼成为中国女排主赞助商。

在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丰益国际排在248位,2017年营收高达438.46亿美元。

郭鹤年曾说:“钱财是好是坏,我并非裁判,但既然财富是社会的组成部分,我就不得不投身这竞技场。”

在这个竞技场里,郭鹤年退休又复出,似乎总也离不开。

在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嘉里中心,已经快96岁的郭鹤年,依然从早忙到晚,继续他的商业传奇。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