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蔚来再遭做空被指粉饰业绩 市值蒸发300亿后还能反转吗?

风暴眼|蔚来再遭做空被指粉饰业绩 市值蒸发300亿后还能反转吗?
2022年06月30日 08:47 风暴眼工作室

核心提示:

1、6月28日,做空机构灰熊发出报告,称蔚来很可能利用一个未合并的关联方(武汉蔚能)来夸大收入和盈利能力。

灰熊研究院发布的24篇做空报告中,有不少于四篇是针对中概股企业,其中有三篇是针对跟谁学,另外一篇针对58同城。

3、从2019年至今,每隔几个月就曝光的安全事故,令蔚来此前积攒的口碑直线下滑。与此同时,蔚来的整车销量也出现了萎缩。

————————————————————————————————————

测试车坠楼、安全事故不断、销量不乐观......蔚来当下的处境可谓一言难尽。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做空蔚来的机构是一家由华人发起成立的加拿大智库机构,此前曾三次做空中概股企业跟谁学和58同城,但成绩似乎并不理想。

当蔚来遇上灰熊,谁胜谁负,外界格外关注。

1、遭灰熊做空蔚来汽车股价大跌

蔚来测试车坠楼的阴影还没散去,近日又突遭机构做空。

6月28日,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发布题为《我们认为蔚来汽车在用Valeant那样的财会游戏,通过夸大收入和提高净利润率达到目标》的报告。报告称,蔚来很可能利用一个未合并的关联方(武汉蔚能)来夸大收入和盈利能力,

报告表示,武汉蔚能已经为蔚来汽车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武汉蔚能允许蔚来立即确认他们销售的电池的收入,而非在订阅期(约7年)内确认收入。通过这种安排,我们认为蔚来已经通过提前确认7年的收入来增加这一数字”。

灰熊称,蔚能汽车的销售使蔚来汽车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虚增了约10%和95%。“具体来说,我们发现其2021财年盈利超过预期的至少60%似乎归功于蔚能”。

天眼查显示,武汉蔚能(全称: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由蔚来联合国泰君安金融产品有限公司、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创办,成立于2020年8月,法人及最终受益人是沈斐,也是蔚来电源管理副总裁。

武汉蔚能注册资本为183284.64万人民币,无实缴资本,参保人数仅47人。值得注意的是,武汉蔚能共有18位股东,但并没有公布各股东的股权结构。

武汉蔚能部分股东信息截图

做空报告还称,蔚来高层还与两年前披露财务造假的瑞幸咖啡关系密切。

对此,6月29日,蔚来汽车回应称,该报告毫无价值,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与公司有关的误导性结论和解释。公司董事会,包括审计委员会,正在审查这些指控,并考虑采取适当的行动,以保护所有股东的利益。

蔚来称,公司将根据证券交易委员会、纽约证券交易所、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和新加坡交易所证券交易有限公司的适用规则和条例的要求,适时作出额外披露。

股市方面,截至29日收盘,港股蔚来跌11.36%,报165.50港元/股,相较于做空前抹去了358亿港元(折合305亿人民币)。复牌后的蔚来新加坡股价亦下跌超10%。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蔚来汽车继2020年11月遭香橼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做空后再次遭做空。当时香橼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称,特斯拉Model Y电动汽车具有侵略性的定价,可能导致蔚来汽车股价跌至每股25美元的华尔街平均预期。

当天,蔚来汽车跌7.35%,三大新能源车集体下跌。单从股价角度,香橼的预测已经成真。时至今日,蔚来股价虽然有过小幅回升至50美元,但始终没有回到巅峰时期,目前一直徘徊在22美元/股附近。

2、灰熊是何来头?首个由华人创办的智库机构曾三次做空跟谁学

对外界来说,听多了浑水、香橼等做空机构,灰熊似乎有点陌生。

官网显示,加拿大灰熊研究院是一家由来自北美等著名大学的华裔教授、学者和华裔企业家共同发起设立的非营利、独立、第三方的加拿大智库。总部位于温哥华。研究院致力于促进加中之间教育、经济、文化和科技领域的交流,促进中国新移民社群的社会融合和创业指引,促进海外大学科技成果的商业孵化和商业价值创造。

值得一提的是,灰熊研究院还是加拿大首个由华人发起成立的智库研究机构。

虽然说是促进中加交流,但在灰熊研究院发布的24篇做空报告中,有不少于四篇是针对中概股企业,其中有三篇是针对跟谁学,另外一篇针对58同城。

第一次做空跟谁学是在2020年2月25日。当天,灰熊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做空报告。报告中,灰熊直指跟谁学2018年净利润夸大74.6%、刷单虚增学生人数以及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分流成本,从而进行财务造假。此外,灰熊还直呼跟谁学是“最差的上市教育企业”。

这也是当时首家做空跟谁学的机构。但报告发出后,效果并不明显,跟谁学股价波动并不大,仍稳定在40美元之上的高位。跟谁学的回应也比较保守,仅仅是“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半年后,灰熊研究院又出具第二份做空报告。报告以文字说明和视频表示,跟谁学的招生数和营收虚增约900%,实际学生数和营收仅为公开披露数据的11%。

灰熊还称,跟谁学进行了大规模的非法营销活动,购买超过20万个虚假微信账号。灰熊对其中3000个账号进行了抽样调查,认为其中大部分是跟谁学自己的账号。

灰熊称,相关证据来自于一家中国的第三方供应商,后者声称为跟谁学提供虚假的微信账号和身份证信息。

对此,跟谁学开始重视起来,在回应中称,“我们在业务运营中使用了一些外部服务,包括采购了一些关于微信运营方面的服务。该报告充斥着大量编造的数据和陈述。对于这种通过P图等方式来诋毁公司的行为,我们表示震惊。

当打假者变成造假者,做空便从美国市场的一种良性机制,变成了某些人不当牟利的工具。这种充满恶意的行为,已经突破了商业伦理的底线。针对做空机构铤而走险,公然伪造证据,将向公安机关经济犯罪侦查部门寻求帮助。”

对于灰熊的报告,股市方面也还是不买账,当时跟谁学股价不降反升,涨幅一度达到10%以上。甚至在2021年1月27日创下了149.05美元/股的最高纪录。

虽然灰熊被“无视”,但越来越多的做空机构加入“战局”,包括香橼、浑水等著名做空机构。于是,在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跟谁学先后被多家机构16次做空。

最后终于在彼时还在满天飞的“双减”“谣言”加持下,跟谁学股价狂跌不止。截止2021年4月9日,在灰熊发出第三份针对跟谁学的做空报告时,跟谁学市值,相比最高点时缩水306.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8.6亿。

在第一次狙击跟谁学时,灰熊研究院也发出过针对58同城的做空报告,称58同城未公开斥资28亿美元的赶集网收购案情况、公司存在夸大财务状况、公司核心业务面临众多不利因素等问题。但58同城方面并未回应。

除了对中概股的狙击,灰熊还做空过美国医疗大麻公司Trulieve Cannabis Corp、金融支付公司Intelligent Systems Corporation(已退市)、新时代饮料公司New Age Beverages等。其中,对Intelligent Systems的做空让灰熊小有所得,2019年5月30日发布做空公告当天,Intelligent Systems的股价下跌20.17%。

有得也会有失,灰熊还曾因做空Trulieve被后者控告。2020年1月10日, Trulieve向灰熊提起诉讼,以“灰熊发布了具有误导性且未经证实的报告”为由,指控灰熊公开散布有关该公司的诽谤言论。目前该案件结果仍未公布。

3、坠车、掉队、巨亏......蔚来的多事之秋

遭遇做空,或许只是蔚来众多的烦恼之一。

尽管盛夏未至,但对于最近的蔚来来说,或许已经感受到了那份属于它的炙烤——因为,蔚来又双叒叕发生事故了。

6月22日晚间,两名试车员在蔚来总部大楼内测试时发生意外,从5层坠落后不治身亡。

很快,蔚来被送上热搜并站出来回应。但回应里的一句话又进一步惹怒了网友。

在一共三段的简短内容里,蔚来三分之一内容是为自家车辆撇清关系——“根据对现场情况的分析可以初步确认,这是一起意外事故,与车辆本身没有关系”,丝毫没向大众解释“为何要在楼内测试”。

眼看骂声越来越大,蔚来又默默地删除了那句话,仅以“(非车辆原因导致的)”几个字匆匆带过,这才稍稍缓解了舆论情绪。

无独有偶,去年夏天,蔚来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招骂”操作。

2021年7、8月,蔚来接连发生两起“车毁人亡”事故,现场画面极其惨烈。而当时负责该事件的蔚来高管却在回应中强调“电池包基本完好”,被网友质疑是急于甩锅。

时间再往前,彼时的蔚来还不曾陷入“用回应坑自己”的怪圈,但事故依旧。

2019年4-6月,蔚来ES8曾连续发生三起自燃事故。为此,蔚来召回了4803辆ES8,理由是“电池模组存在安全隐患”。

从2019年至今,每隔几个月就曝光的安全事故,令蔚来此前积攒的口碑直线下滑。与此同时,蔚来的整车销量也出现了萎缩。。

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1-5月,蔚来的交付量分别为9652辆、6131辆、9985辆、5074辆和7024辆,累计交付37866辆。

同期,理想累计交付量47379辆,同比增长111.1%;小鹏累计交付量53688辆,同比增长135.6%。二者累计交付量均明显高于蔚来。

凤凰网《风暴眼》在近期发表的《测试车辆坠楼致两人死亡,蔚来回应称“非车辆原因导致”》一文中曾梳理发现,2021年10月至今年3月,蔚来的新车交付量连续6个月在“蔚小理”中垫底;2021年11月至今年2月,蔚来销量连续4个月下滑。

而在今年前5个月的表现中,除了4月销量略微领先理想外,其余所有时间蔚来的销量均在“蔚小理”三家中垫底,甚至其尴尬的销量还一度被哪吒、零跑等品牌反超。

显然,曾经当之无愧的“销冠”已然失去了昔日光环。

值得玩味的是,“销量”夺不了冠的蔚来,却仿佛一直在拿“价格”做弥补。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的“贵族”,蔚来一直以来就以对标“BBA”作为自己高端的证据,甚至在“电动车鼻祖”特斯拉都在降价的背景下,蔚来也坚决不自降身价。

按照李斌去年的说法,“吃金枪鱼的价格肯定和吃鲫鱼不一样。”

然而仅过了一年时间,人们却发现,李斌当时还有没说出来的后半句——“金枪鱼越吃越贵”。

今年4月,蔚来宣布旗下部分车型售价上调1万元,同时长续航电池包电池租用服务费也由1480元/月上调为1680元/月。

对此,一向骄傲的李斌,罕见露出难色:“原材料特别是电池原材料今年涨的太多,近期也看不到下降趋势,本来想扛一扛,疫情这么一搞更扛不住了。”

李斌口中的“扛不住”还体现在财务报表和资本市场上。

6月9日,蔚来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营收为99.11亿人民币,净利润为亏损17.83亿。上市三年,蔚来总亏损额达到了207亿元。如果再加上上市前的创业期亏损,蔚来累计亏损高达466亿元。

亏损缺口丝毫不见小,令资本市场对蔚来也充满担忧。

自上市以来,蔚来股价风雨飘摇。2019年,蔚来遭遇“至暗时刻”,股价曾险跌破1美元红线,随后暴涨反弹,一度冲破66美元,按发行价6.26美元身价翻了10倍。然而进入2022年,蔚来股价再次暴跌。此番灰熊的做空无疑更令蔚来股价遭遇沉重一击,市值一夜之间蒸发数百亿。截至目前,蔚来22.36美元/股的价格,相较最高点已跌去近70%,市值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日,乘联会发布最新数据,6月主力厂商的新能源车走势呈超高速增长趋势。预计今年6月,新能源车零售近50万辆,有可能创历史新高。

一面是市场的如火如荼,另一面,曾经的新势力头名却逐渐掉队。

曾经一度搞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要买油车”的李斌,可能“搞不懂”的问题又多了一个——自家品牌怎么就走到了悬崖边上?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