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比硅谷银行更大的麻烦来了,瑞信风暴引爆全球!

风暴眼|比硅谷银行更大的麻烦来了,瑞信风暴引爆全球!
2023年03月18日 20:52 风暴眼工作室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1、瑞信的暴雷早有端倪,2021年以来,该行先后踩雷Greensill与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分别受损17亿美元与55亿美元。2022年,瑞信全年亏损达73亿瑞士法郎,为金融危机以来最惨。而据瑞信内部人士透露,在瑞信几乎根本没有风控。

2、种种迹象表明,瑞信此前的内部管理已经非常混乱。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自2020年以来,瑞信已经更换了3任董事长和CEO。现任董事长阿克塞尔·莱曼和现任CEO乌尔里希· 柯尔纳都是在去年才刚刚上任。

3、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2010年至2022年间,瑞信银行共计推动359家中概股上市,其中不乏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微博、知乎、“蔚小理”等知名企业。瑞信证券还与方正证券合资在中国成立了瑞信证券,在中国境内开展A股企业的承销等业务。

4、在获得瑞士央行的贷款后,瑞信债券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仍在持续飙升,截止3月17日上午已经突破1050点。洪灏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瑞信肯定是不会第二个雷曼,暂时不会破产。但无论瑞信是否破产,未来肯定都会有更多的银行出现危机。

“留给瑞信的时间不多了。”在摩根大通(JP Morgan)的最新的一份报告中,分析师这样说到。

尽管瑞信(Credit Suisse)已经从瑞士央行获得了流动性支撑,但分析师认为这并不足以解决其面临的问题。他们表示,即使没有资本问题,这家瑞士银行仍面临市场信心问题。

此前,3月14日,瑞信发布报告称,该行对财务报告的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15日,瑞信大股东沙特国家银行又给了瑞信一记“暴击”:出于监管要求等原因,将不会增持瑞信股票。

在硅谷银行等美国多家中小型银行接连“雷”引发的市场恐慌环境下,周三瑞信欧股盘中一度跌超30%,创下股价新低,且盘中多次停止交易。当日欧洲股市银行业指数也整体大跌7%。

瑞士央行的援助虽然暂时稳住了瑞信的股价,但似乎并不能够完全解决瑞信面临的压力。瑞信美元债进一步跌入反映财务状况不良的区域,而债券信用违约互换(CDS)价格也在持续攀升。

据路透社报道,五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至少有四家大型银行,包括法国兴业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已经对其涉及瑞士信贷或其证券的交易做出了限制。这是瑞信麻烦不断增加的最新迹象。瑞士信贷高管也将在周末召开会议,为这家境况不佳的瑞士银行规划未来何去何从。

人们担心,这家近年来已经深陷基金爆仓、业绩暴跌、洗钱丑闻的国际知名投行,早已失去自救的能力,会成为第二个“雷曼兄弟”。

十四年前,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这家拥有158年历史的金融巨无霸在金融海啸中灰飞烟灭,并且进一步引发了系统性的全球金融危机。

如今,在大西洋彼岸,同样拥有百年历史的瑞士第二大银行、全球最大财团之一的瑞士信贷集团,能够避免轰然倒塌的命运吗?

瑞信暴雷,早有端倪

实际上,瑞信目前遇到的危机,已经早有端倪。

自2021年以来,该行便陷入供应链金融公司Greensill与家族理财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的行业风波,瑞信分别受损17亿美元与55亿美元,同时受到了对其风险管理的质疑。

据报道,瑞信将100亿美元的客户资金投资于英国金融公司Greensill,随后该公司在比尔黄(Bill Hwang)家族理财室Archegos的融资交易上损失了55亿美元。其中对Greensill的投资决定源于瑞信的资管部门,对Archgos的损失来自投行部门。

在上述两起事件中,Greensill暴雷更像一个特殊的错误。而Archegos暴雷则有更多的系统性,Archegos事件暴露了瑞信在管理其交易部门方面存在的更广泛的缺陷。

对此,汇丰首席分析师分析师Paul J. Davies认为,上述问题主要源于瑞信内部,主要为集团急于实现利润目标,不再关注自己是如何实现这些目标的。

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在评价Archegos事件时说:“参与的投行都是傻瓜,而瑞信是最大的傻瓜。”

而种种迹象表明,瑞信此前的内部管理已经非常混乱。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自2020年以来,瑞信已经更换了3任董事长和CEO。

2020年2月8日,瑞士信贷首席执行官迪德简·蒂亚姆(Tidjane Thiam)因一桩间谍丑闻而辞职,结束了他近五年的任期。该丑闻损害了这家欧洲银行的声誉,震惊了瑞士金融界。

迪德简·蒂亚姆(Tidjane Thiam)

蒂亚姆辞职后,该行瑞士业务主管托马斯·戈特斯坦(Thomas Gottstein)接替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但托马斯·戈特斯坦在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也仅仅只待了不到三年。

戈特斯坦任期内遭遇了2021年的Greensill Capital和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爆仓事件,公司经历了两年的巨额亏损。

2022年初,瑞信还发生了用户数据泄露事件,黑客曝光了其超过1.8万个账户信息。几个月后,瑞士最高刑事法庭对瑞信因涉嫌帮毒贩洗钱一案作出裁决,瑞信成为瑞士历史上第一家在刑事案件中被判定有罪的大型银行。

种种负面缠身之下,戈特斯坦不得不辞去CEO职位。2022年8月,59岁的重组专家乌尔里希·科尔纳 (Ulrich Koerner)接替托马斯·戈特斯坦成为瑞信新的首席执行官。

乌尔里希·科尔纳 (Ulrich Koerner)

除了CEO职位外,瑞信的董事长职位也频繁换人。2021年4月,瑞信时任董事长乌尔斯·罗内尔因为CEO蒂亚姆的间谍丑闻、Archegos爆仓以及Greenshill资本破产引发巨额声誉和经济损失,十年任期画上句号。

欧索里奥(Antonio Horta-Osorio)作为“救火主席”,接替乌尔斯担任瑞信董事长,肩负起了带领瑞士第二大银行重回正轨的职责。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欧索里奥的任期只维持了短短九个月。

2022年1月17日,瑞信发布公告称,由集团原风控委员会主席阿克塞尔·莱曼(Axel Lehmann)接替前董事长欧索里奥的职位,担任瑞信新一任董事长。而欧索里奥因为一连串失误,包括被指违反瑞士和英国的防疫措施,已经递交辞呈。

阿克塞尔·莱曼(Axel Lehmann)

集团高层的频繁更迭,显示出了瑞信在内部管理上的混乱,而这或许也是导致瑞信风控缺失,频频踩雷,并最终酿成巨大风险的根源之一。

据《硅谷101》报道,一直以来,华尔街上的对冲基金都心照不宣,知道瑞信的风控是最松的。有瑞信高管更是直言:“在瑞信,根本没有风控。因为瑞信最高层管风控的人,根本没有风控管理的背景和经验。”

据悉,当时瑞信风控团队的一把手是Lara Warner,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金融本科毕业后去了美国运营商AT&T十一年,担任各种财务和运营职位。之后去了雷曼兄弟担任高级股票研究分析师。再之后就一直在瑞信,Greensill和Archegos出事之后被迅速辞退。

尽管现任董事长阿克塞尔·莱曼和现任CEO乌尔里希·科尔纳在上任时被赋予“拯救”瑞信危机的重任,但瑞信的问题已经积重难返。出于对瑞信财务状况的担忧,其最大股东Harris Associates从去年10月便开始削减对瑞信的敞口,今年3月已完全清仓。

接连踩雷Greensill和Archegos、泄露用户数据、涉嫌帮毒贩洗钱、大股东Harris清仓股票……一连串的事件也导致客户和投资者对瑞信的信任逐渐丧失。客户担心资金安全,纷纷将钱从瑞信银行中取出,这家顶级瑞士银行的声誉日益恶化。

今年2月,瑞士信贷公布去年四季度和年度报告显示,第四季度净亏损13.9亿瑞士法郎,这使得该行全年亏损达73亿瑞士法郎,比分析师预期的65.3亿瑞士法郎亏损还要严重,为金融危机以来最惨。

财报还显示,四季度客户外流史无前例,这加大了首席执行官Ulrich Koerner在明年之前恢复盈利的难度。瑞信预计2023年将再次出现“重大”年度亏损,2024年将恢复盈利。

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有“瑞信是否将成为下一个雷曼”的讨论。当时澳洲广播公司(ABC)商业记者David Taylor在社交平台中发布了一条“某欧洲银行将破产”的消息,当时普遍猜测这个银行就是瑞信银行。

而现在,硅谷银行的破产仿佛一根导火索,迅速点燃了这家有着5730亿美元资产体量的金融巨无霸的危机。

瑞信的“中国业务”

作为一家瑞士投行,瑞信的“主战场”在欧美资本市场,但其实很早就与中国企业有业务往来,承担了超过300家中概股的保荐承销业务。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2010年至2022年间,瑞信银行共计推动359家中概股上市,其中不乏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微博、瑞幸咖啡、BOSS直聘、知乎、“蔚小理”等知名企业。

瑞信银行近年中概股业务涉及公司一览:

数据来源:Wind;制表:凤凰网《风暴眼》

在中国业务方面,瑞信银行则主要通过两家公司参与中国金融业务,分别为瑞信证券(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信证券”)及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瑞信”)。

据瑞信证券官网介绍,瑞信证券2008年由瑞信银行与方正证券共同出资设立,后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51%及49%。瑞信证券于2021年6年更名,此前数年原称为瑞信方正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2022年9月,方正证券宣布拟向瑞信银行转让其持有的瑞信证券全部股权,转让对价为11.4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瑞信银行将持有瑞信证券100%股权,由此,瑞信证券也就此成为继摩根大通证券、高盛高华证券之后的第三家“纯外资”券商。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至今已有半年,该股权转让仍未完成。据今年3月方正证券最新投资者问答披露,目前方正证券已与瑞士信贷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后续事宜正在推进。

凤凰网梳理发现,瑞信证券目前业务主要包括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以及证券自营几大类别。今年3月,公司证券经纪业务刚刚宣布由区域性(深圳前海地区)扩展至全国。

梳理方正证券历年年报可知,瑞信证券近年来业绩波动较为明显,其中2012至2022十年间年营收基本维持在2亿元附近,2021年得益于投行业务取得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大涨243.77%,瑞信证券全年营收大幅攀升至5.1亿元,但很快于2022年回落至3.16亿元。

数据来源:方正证券年报;制图:凤凰网《风暴眼》

净利润方面,瑞信证券近年表现则更为波折,其中2022年创造亏损历史,全年净利巨亏1.70亿元,一举抹平过去十年的全部盈利,2012至2022十年间合计亏损1.45亿元。

数据综合自:方正证券年报、瑞信证券年报;制图:凤凰网《风暴眼》

与此同时,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瑞信证券近年来国内业务范围广泛,涵盖一众国内知名企业。其中,在A股IPO方面,尽管不如中概股战绩亮眼,也曾推动过方正证券、中原证券、步长制药、科拓生物等公司的上市;而在债券项目方面,则服务过中国石化、中国人寿、农行、交行等多家企业。

瑞信证券近年国内业务涉及公司一览:

数据综合自:方正证券年报、瑞信证券年报;制表:凤凰网《风暴眼》

据方正证券2022年年报披露,截至2022年12月31日,瑞信证券总资产15.84亿元,净资产13.4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瑞信亚太区财富管理业务主管马杰明(Benjamin Cavalli)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瑞信计划于2023年在中国推出财富管理业务。而瑞信中国区首席执行官胡知鸷去年曾透露,上述业务的“预计启动时间不晚于2023年第一季度”。

除瑞银证券外,瑞士信贷在中国的另一家控股公司工银瑞信则是瑞士信贷与中国工商银行合资设立于2005年,后二者持股比例分别为45%、55%。

官网显示,工银瑞信目前已拥有公募基金、私募资产管理计划、社保基金境内外委托投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保险资金委托投资、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养老金产品等多项产品管理人资格和QDII、QFII、RQFII、公募基金投顾等多项业务资格,共计员工775人。截至2022年12月31日,工银瑞信(含子公司)旗下管理227只公募基金和多个年金、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总规模1.72万亿元。

雷曼危机,再次上演?

15日瑞信股价暴跌后,在一片质疑声中,瑞士信贷董事长阿克塞尔·莱曼紧急发言试图“稳定军心”。他表示:该行不需要政府援助,因为管理规定不同,将瑞士信贷的问题与美国硅谷银行倒闭类比是不准确的。

但情况似乎并不乐观,阿克塞尔·莱曼的话很快就被“打脸”。当地时间16日,瑞士信贷银行发布公报说,该行将通过担保贷款工具和短期流动性工具向瑞士央行瑞士国家银行借入500亿瑞士法郎的贷款。

据报道,瑞士政府可能也会对瑞信提供担保等援助措施。但瑞士议会中最大的政党瑞士人民党表示,反对围绕瑞信的问题提供任何形式的政府担保。

该党派领导团队成员Thomas Matter说:“政府不应为瑞信提供担保。瑞士央行负责向瑞信提供流动性,央行已经采取了行动,联邦委员会没有必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如果联邦委员会为瑞信提供政府担保,则将使金融危机后推出的“大到不能倒”相关监管机制失去信誉。”

从美国的Slivergate Bank、硅谷银行到瑞士的瑞信银行,人们担心,一场新的雷曼危机是否正在酝酿?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银行出现危机?

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经济学家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周三表示,瑞信如果倒闭金融市场将面临“雷曼兄弟时刻〞。鲁比尼说,瑞信的问题是,它可能太大而不能倒,但也可能太大而无法救助。

思睿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洪灏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瑞信肯定是不会第二个雷曼的,瑞信和雷曼兄弟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瑞信是一个系统性重要银行,所以瑞士国家银行是一定会救的,而且已经在救了。”

洪灏认为,瑞信暂时应该不会破产,因为它毕竟得到了一笔新的资本金。但同时也不排除最差的情况,不过即便它真的破产了,市场也不会感到奇怪,全球金融市场其实对瑞信破产也已经有所预期和准备。

“瑞信是一个系统性的重要银行,所以瑞士国家银行是一定要救的。如果不能够和瑞士银行合并的话,它也可以用国有化的方式来拯救。其实德银在前两年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洪灏表示。

洪灏认为,无论瑞信是否破产,未来肯定都会有更多的银行出现危机。如果美联储接着加息,收益率继续大幅的上升的话,其实对于银行系统是非常不利的,银行的美债利率上升,会导致投资组合价格的下降,导致股本的缺失,那么很多银行就会陷入硅谷银行类似的困境。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基金经理杨德龙也认为,美国中小银行的破产,目前来看在政府的救助之下暂时有所缓解,但是不排除后面还会有个别银行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之下出现破产风险。

但无论如何,瑞信的危机确实是迫在眉睫了。在获得瑞士央行的贷款后,瑞信债券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仍在持续飙升,截止3月17日上午已经突破1050点。

而瑞信的员工们,已经开始着手寻找“下家”。在对瑞信集团金融健康状况的担忧引发全球市场动荡之际,该行的几位亚太区股票业务高管宣布离职。

据知情人士消息和媒体看到的内部备忘录,瑞信亚太区股票业务联席主管兼日本股票业务负责人Nick Silver将转投法国巴黎银行,出任一个高级职位。根据备忘录,瑞信亚太区股票销售主管Jonathan Jenkins、南亚股票业务主管兼泰国区域经理Chris Prasertsintanah也决定离职。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