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平安大道

特稿:平安大道
2020年12月28日 16:50 雪贝财经

作者:尼莫

编辑:老胡

全球商界这些年最让人疑惑的话题之一是:大众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家公司在漫长的历史中曾受到如此多的爱戴,却最终被识破多年来一直通过植入舞弊软件,任由上千万辆轿车将超标十倍至四十倍的废气排放到大气中。

他们还抓来大量的猴子,把他们关进封闭的实验室里呼吸柴油尾气,以测试自己的环保技术。这样的丑闻虽然没有阻挡大众集团向世界卖出更多的车,却让投资者失望,其市值一度腰斩,也让德国制造蒙羞。

使命、声誉、是否善待社会,对于一家世界级水准的企业都是最重要的资产,即使它们并不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在中国,世界级的商业领袖正在日益壮大,他们也在商业中寻求更宏大、更卓越的东西——

不只是寻求企业的持续成功,更为重要的是承担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

在这方面,由马明哲创建并掌舵至今的中国平安相比之下做得更多,也走得更远。当可持续发展成为全民参与的重大议题时,这家企业早已将关注非财务指标,聚焦环境、社会、公司治理的ESG纳入到企业业务的融合和发展中,并实现了稳定长期的投资回报。

作为一家立足于时代的企业,中国平安所恪守的担当也和国家的命运相联系、相契合,它主动服务于国家战略,如服务于实体经济,响应国家双循环战略;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和项目,响应投身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等重要战略工作。

当国家正努力完成攻坚脱贫目标,却遭遇疫情肆虐的特殊时代时,中国平安没有做旁观者,它探索出了一条不一样的扶贫道路。

当然,故事远不止是这些。

故事得先从ESG说起。

一个世纪前,一些投资者由于宗教信仰的缘故,放弃投资一些具有强烈社会争议的行业,比如香烟、酒类及博彩业,尽管它们都利润丰厚。

一个世纪后,类似的理念逐渐在实践中被用来评估企业社会责任,于2004年在联合国《全球契约》中正式提出,继而成为人们倍加推崇的商业治理准则。所谓ESG,指的是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方面的一系列标准,他们被投资者用它来衡量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与实践。

那么,如何衡量一家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能力?

中国平安最早在ESG标准本土化上做出了尝试:将ESG核心理念和标准融入企业管理,推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CN-ESG智慧评价体系。

这一智慧评价体系,梳理了港交所、上交所等ESG合规披露要求,在融入海外MSCI、DJSI评价体系核心议题的同时,还兼容中国本土标准。这样一来,既能帮助企业改善ESG的信息披露水平,也可以为投资者提供更多信息,以识别更具投资价值的企业。

作为中国ESG领域的先行者,中国平安在充分的实践积累与科技帮助下,形成了ESG领域独有的先发优势——有方法论体系,有金融投资实践,还有产品工具。

在这家金融与科技巨头看来,将ESG理念嵌入业务中,一方面合理定价气候变化相关的新型风险,另一方面,完善可持续保险体系,以履行环境和社会责任。

同时,中国平安响应监管号召,坚持保险姓保,持续推动多种保障型产品开发,提供医疗保险、重疾保险、老年保险等四大类共500余种“姓保”的保险产品,还推出了面向小微企业、农业工作者和特殊人群的普惠保险,积极助力国家建设健全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

中国平安最近披露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显示,它强调可持续发展,“坚持以金融和科技影响社会,以专业为股东、客户、员工、社区和环境、合作伙伴创造价值”,不仅追求商业价值的提升,也追求社会价值的提升。

具体来说,在环境方面,中国平安追求建立“环境友好型的商业生态”;在社会方面,强调服务实体经济,以综合金融模式推动经济发展;在治理方面,完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强调稳健经营。

以环境为例,中国平安将ESG问题纳入保险产品决策中,推出了灾害险与环境生态险等气候类保险,以减少社会和环境中风险因素对人和企业的负面影响。

再以公司治理为例,我们在此前的文章《平安布棋3.0》中已经有详细解读:过去几年,马明哲正发挥作为创始人与最高管理者的组织价值,为中国平安配置人尽其才的管理层队伍,通过组织结构的持续改善,确保决策的科学性与风险的最小化。

中国平安为了落实深化ESG战略,在2019年还签署了《负责任投资原则》,成为首家签署的中国资产拥有者;同时也是首家签署《可持续保险原则》的中国企业。这些文件成为整个金融行业落实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气候协定》的重要标杆。

“饮水思源、心怀感恩”,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用这一表达来解释平安积极投身扶贫事业的初心。他说,“一家企业,只有把自身发展融入国家命运、民族复兴,才能基业长青。”

在公益扶贫领域多年持续投入众多资金和人力后,中国平安在2018年启动了“三村智慧扶贫工程”,集中从“村官、村医和村教”三个方向,实施产业扶贫、健康扶贫和教育扶贫,力图实现贫有所助、病有所医、学有所教。

可持续的扶贫要授之以渔,中国平安在“三村工程”扶贫模式的探索中也遵循这一原则。

“村官工程”强调造血式产业扶贫,利用扶贫贷款等平安特色模式,帮助脱贫致富;“村医工程”以健康为核心,培训村医、引入中国平安的辅助诊疗技术,并为民众建立健康档案;“村教工程”以教育为本,力图提升乡村小学教学条件,提高乡村老师教学水平。

事实上,这些做法重点响应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一部分,包括消除贫困、消除饥饿、良好健康与福祉、优质教育、缩小差距,以及促进目标实现的伙伴关系等。

平安为核心农业企业提供低息或无息贷款,以促进贫困地区现代农业的发展。

中国平安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精准扶贫答卷:截至2020年12月,中国平安在全国多个省区落地“三村工程”,累计提供产业扶贫资金294.8亿元。援建升级乡村卫生所1268所,培训村医11175名;援建升级乡村小学1054所,培训乡村教师接超14000名。

以四川凉山州的深度贫困地区阿土列尔村为例,过去村民们没有经济来源,也不知道如何利用土地资源。中国平安开展扶贫后,带领村民种植油橄榄,不仅安排了通俗易懂的农技辅导,还帮助运输成熟果实,为村民网络直播卖货提供方便。

中国平安的实践表明,公益扶贫若能与企业业务挂钩,与商业有机融合,不仅扶贫效果能更加持久和有效,也能反过来助推企业业务增长。

事实上,中国平安的股东、员工、社区及政府部门之间,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又可以视为多个利益相关方之间订立的契约,企业充分考虑这些利益相关者的诉求是维持公司发展的必要条件。

“三村工程”扩大平安社会影响力的同时,又帮助引入了更多的利益相关者,促使这一系统变得更加完善。它不仅服务当地村医、村教,更是探索出了一种智慧扶贫新模式,通过创新与赋能,实现扶贫对象自身造血。

按照决策层的相关战略安排,要持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在打赢2020年脱贫攻坚战之后,中国平安将持续做好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的稳步过度,推动乡村在产业兴旺、教育提升、健康保证等几方面全方位发展。

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企业的命运系于时代的进程。中国平安立足于时代,它的担当与国家命运相联系、相契合。

这家企业选择的是主动服务国家战略,如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响应国家双循环战略;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和项目,响应投身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等重要战略工作。

这些年我们也看到,快速发展的资本市场中,总不乏浑水摸鱼者,随着金融风险不断增加,监管层的容忍度也随之降低。

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在公开场合“开炮”,怒斥金融乱象。他说,实体行业没有足够收益,资金被抽入金融业,高杠杆、高风险、高利润运营,带动实体经济利率大幅抬升,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严重影响双循环发展,特别是国内大循环。

而中国平安一直走在一条清晰的路径上,它回归金融本源,积极为实体经济服务,充分发挥综合金融的优势,通过地方政府债、非金融企业债券、基础设施债券等方式,投入超7000千亿元保险资金支持优质企业经营发展。

打造繁荣的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战略,中国平安在早前已与广东省政府共同发起1500亿元基金,用于投资大湾区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如智慧城市、高快速铁路及机场等。

同时,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和项目中,中国平安的跟随步伐也走得坚定。

平安产险为海外工程和“走出去”企业提供一揽子保险产品,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承保工程险项目超过1000个。平安寿险为一带一路相关港口等基础设施重大工程,建设提供超50亿元资金支持。平安资管募集资金超160亿元,支持京沪高铁。此外,中国平安还助力融通大湾区资本市场,积极发挥大企业的引领作用。

事实上,中国平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国家命运紧紧相连的奋斗史。

马明哲创立的平安,起初是深圳一家国有企业下属的小部门;1988年独立运作后,一路发展壮大,如今已成为中国综合金融巨头,覆盖保险、银行、证券等多个领域。

在中国这片热土上,企业要快速发展,除了创业者的勤奋与汗水,也必须考虑历史的进程。中国平安正是将自身发展融入整个国家的发展蓝图,牢牢把握住稍纵即逝的历史机遇,才得以成长为今天的金融巨擘。

建国七十周年前夕,马明哲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感恩时代机遇,“平安的每一次突破,都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政策推动”,表态内容清晰诚恳,表态场合一锤定音。

使命、声誉、是否善待社会,都不会出现在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却是任何一家时代的、世界级的顶尖企业最重要的资产,也是一家企业是否具有长期持续投资价值的参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