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需要去 “翰” 化

内娱需要去 “翰” 化
2022年09月24日 09:41 燃财经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作者 | 陶 淘 吕敬之

编辑 | 曹 杨

“这个打扮,也太‘张翰’ 了吧!”

近日,因在新剧《东八区的先生们》(以下简称《东八区》)中的表现,昔日90后眼中的高富帅“爱豆”张翰,一时成了 “中年普信男” 的代名词。而《东八区》这部剧,也因剧集 “烂得过于离谱”,在豆瓣上创下了有史以来电视剧口碑新低,17万人打出了2.1分。

颇为讽刺的是,正是因为这2.1分,让不少人抱着 “这部剧究竟能有多难看” 的目的,加入到了观剧大军之中。《东八区》也因此“黑红”出圈,不仅多次登上包括微博、抖音等在内的多个社交平台的热搜榜,也顺势登顶热播榜。

据燃次元不完全统计,自剧集开播以来,微博话题#东八区的先生们#阅读量已高达23.8亿次,#东八区的先生们离谱#、#张翰的手#等相关话题,也纷纷登上热搜。抖音上,截至9月24日8时,话题#东八区的先生们#的播放量累计达14.9亿次。

除此之外,9月18日,《东八区》还登顶了腾讯视频当日热播榜,并位居猫眼专业版全网剧集热度第一。

图/《东八区》的微博热度

来源/左:猫眼专业版,右:微博 燃次元截图

根据《东八区》官方介绍的剧情,四位大学男性好友年过而立,面临事业、爱情上的重重危机,互相扶持并走向了成熟。然而,看过该剧之后的网友纷纷表示, 该剧的内核,却是古早的霸道总裁式言情剧。

剧中诸如“女生就是瘦的好看,胖的好使”等的言辞,让观众争议颇多。尤其是张翰饰演的总裁“童语”,在剧中对女主角一些不尊重的动作,被网友认为是职场性骚扰,不少网友直言,“这是对女性的物化与侮辱。”

“《东八区的先生们》这剧真是五毒俱全,对女人的厌恶、对拥有完美女性的幻想、对征服外国女性的渴求……”编剧 “烟波人长安”在其个人微博写道。

文娱评论官阿拉表示,这是典型的男性凝视,主创团队用自己的男性视角揣测女性,并且向女性输出她们应该如何自处

事实上,近年来,除《东八区》中张翰饰演的童语之外,2016年播出的《欢乐颂》中,杨烁饰演的小包总,2017年上线的《我的前半生》中靳东饰演的贺函等,也都饱受同样的争议。

究其原因,一方面,或是近些年电视剧女性受众的扩大,以及女性主义的觉醒思潮影响到了影视剧综

云合数据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2020年全平台的分账剧中,女性观众群的占比连续两年高达70%左右。“得女性者得天下”,已经成为剧集公司公认的制作逻辑。也因此,是否尊重女性观众,对于当下的剧集而言,至关重要。

“比起羸弱的白富美人设,追求独立、平等的女性角色更受欢迎,女性观众也不再追求‘被王子拯救’。”资深影评人晓帆分析道,也因此,“优秀女性无脑爱上俯视女性的中年男人”的戏码,就很难再吸引人了。

另一方面,晓帆分析道,从创作端来看,部分男性编剧未能紧跟社会文化的变迁趋势,与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之间逐渐拉大的价值观沟壑,成为了“翰”化角色频出的原因

因此,角色的去“翰”化,不仅要求演员自身不断求知、提升自我修养,也对主创人员的综合能力有着越来越高的标准。

“翰”化为何不“讨喜”

“我对张翰或者这种类型的演员本人,是没有什么好恶的,我只是反感他近来影视剧中男主角普遍存在的‘男性凝视’。”文娱评论官阿拉对燃次元说道。

阿拉的想法,或许代表了很多排斥“张翰们”观众的内心。

为了写剧评,认真看到《东八区》第16集的阿拉,抛开出圈的 “拉衣带”、“误入酒店房间而同床共枕”等行为不谈,进一步指出了剧中另外一些让人不适的情节。比如将女主角极大幅度“圣母化”,从而呈现出其弱势感

第5集时,女主角许多的男上司,同时也是她的师兄,在离婚的当天就言语暧昧地约她出来吃晚饭。此时,许多并未反感,甚至在两人分别时还主动拥抱了对方。此外,在知道了男上司对自己的心思之后,许多仍没能直接拒绝男上司单独的出差邀请。种种铺垫,只为引出男主角后续的“英雄救美”。

在阿拉看来,在这部剧里,许多对性骚扰者态度的“宽容”,以及剧中男上司和许多师兄妹相称的人物设定,弱化了性骚扰的本质。

阿拉还认为,剧中也无处不在地暗示着女人的“脆弱感”对男性的吸引力。比如,第4集中原本很不对付的男女主角忽然和解,根因只是女主角在过马路的时候,想起过世的父亲晃神的瞬间,被男主角“救下”。

“这种非常典型的‘男性凝视’,或许是令很多观众感到不适的一个原因,也符合大众所说的‘爹味’与’油腻’。”阿拉直言。

来源/燃次元截图

类似的剧情,还有黄晓明版的《何以笙箫默》。同样出演《何以笙箫默》中男主角何以琛这个角色,钟汉良圈粉无数,黄晓明却备受争议。

“我个人认为,钟汉良版的何以琛,其角色的关键词是‘克制’。即使是在女主面前爆发情绪,也能看出来是强忍之后的失态。相比之下,黄晓明版的何以琛,似乎是个‘控制狂’,稍微有点不顺心就‘壁咚’,让我觉得非常‘油腻’。”看过两部剧的观众花舞直言。

而在不少观众看来,之所以《东八区》尤显 “油腻”,根本原因或许在于集主演、编剧、制片人、剪辑等诸多身份于一体的张翰的认知局限,使得他创作的剧本与当下影视剧内容趋势严重脱节

B站UP主“哇哇哇妹”在其视频《复盘张翰的前半生,为什么他演霸总这么油腻?》中提到,《东八区》的创作跨度从2012年持续到2018年,张翰的剧本看似“打磨”了多年,但2018年的国产影视剧市场,已经与2012年大不相同了。

“《东八区》的剧集内容连2018年的受众市场都无法再匹配,就更不可能适应当下的市场了。”

去 “翰”化的必要性

当然,并不是所有影视剧中的“霸总”角色都不“讨喜”。

90后小静表示,《王子变青蛙》中,明道饰演的男主角单均昊,很大程度上保持着对剧中角色的尊重。

“不论是他在总经理身份时期,还是车祸后失忆的‘身份卑微’期,男主角虽然性格前后有强势与平和之分,但对于女主角和剧中其他角色都平等对待。”小静回忆道,单均昊会很绅士地安慰被困在电梯里女主,即使面对让自己非常愤怒的下属,也依旧辞“您”。

谈到“霸总”角色设定,观众佳佳表示,在《遇见王沥川》中,男主角王沥川,也从来不会将女主角当成一个弱势群体,而是非常尊重其独立人格。

从上述观众的评论中不难发现,相较于“爹味”十足的凝视视角,令人讨喜的男性角色的关键词是“尊重”,是站在平等的视角看待其他角色。然而,张翰却似乎没有“get”到这个很简单的道理,坚持在原地踏步。

凭借着《一起来看流星雨》中慕容云海一角出圈后,张翰似乎在演什么角色时,都会“慕容云海”化。

比如,在与赵丽颖合作的《杉杉来了》中,张翰饰演的封腾为女主角“承包鱼塘”。在与张钧甯合作的《温暖的弦》中,其饰演的占南弦又为女主角“承包电梯”。就连最近被网友们“扒”出来的、2020年上线的乙女游戏《亲爱的上线了》中,张翰依旧是“慕容云海”式的演技——垮脸、凝视、标准微笑。

图/《杉杉来了》剧照

实际上,体态变化、缺乏内涵和自我认知局限等,或都是中年男艺人易陷入“翰”化的困境因素。

比如在男频顶级玄幻IP小说《遮天》中,设定为十几岁少年的男主,身材高挑、超尘脱俗,但在剧集中,却由身材发福的尹正出演,被网友诟病 “不适合角色”,甚至戏谑将剧名改为 《遮眼》。

当然,也有不少艺人在观众的监督与批评之下,逐渐完成了去“翰”化。

网上流传过 “每拍一部精品,就要拍一部霸道总裁剧奖励自己”的黄晓明,就是一个案例,“自十余年前的作品《鹿鼎记》《何以笙箫默》问世以来,黄晓明在剧中‘盲目耍帅’式的表演方式,让我很难再喜欢他了。”黄晓明的路人粉林夕对燃次元表示,“但后来,他在2017年拍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还有今年的《玫瑰之战》,都让我对他看法大有改观。”

除此之外,近日,杨烁饰演青年科学家的新剧《麓山之歌》正在热播,许多网友表示,昔日在《麓山之歌》中的那个小包总,如今 “清爽了许多,演技也大赞”。

“事实上,观众对中年男艺人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不接霸道总裁剧,同时管理好身材,所谓的去‘翰’化就成功了一半。”晓帆表示,除此之外,人到中年,保持旺盛的求知欲,更能突显中年男艺人的魅力。“毕竟,无论男女,比起青年演员或歌手,人到中年的优势,就在于阅历与积淀。这条定律也同样适用于其它职业。”

“一直保持着良好状态的中年男艺人事实上不少,比如吴建豪。”梦桃对燃次元表示,尽管自《流星花园》爆红以来,作为F4成员的吴建豪,在20年前就体会过站在娱乐圈巅峰的感觉,但是近年来他参加综艺时,依然保持着谦卑。

比如在《披荆斩棘的哥哥》中,耐心教导同队的弟弟们跳舞;在《这!就是街舞》系列中,也可以发现吴建豪作为艺人的技能一定时常在精进,因此依然能够劲舞。

“身为观众的我们,希望所有男艺人能意识到,很多时候,外表只是角色外化的一部分,角色的帅气更多来自于深刻的内涵和独特的气质所赋予的能量。”

小静的评价,或许代表了当下不少观众的心声。

影视剧的跃迁

“翰”化饱受争议的原因,首先在于剧综女性观众比例的增加。

云合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四大平台独播综艺的女性用户占比在64-71%之间。剧集方面,2019-2020年,传统剧集的女性观众和男性观众占比大致持平,略低于男性;但相比之下,分账剧中,女性观众的占比则连续两年保持在70%左右。

“对于有效播放时长影响制作公司收入的分账剧,女性受众明显高于男性,应该是因为分账剧类目下,甜宠、古偶等题材的剧居多。”晓帆分析,对于平台方来说,女性受众在社交媒体中更高的参与度,使得剧集的商业价值更高。因此,平台方可能也愿意给予制作公司更多的收益分成。”

在被科普了分账剧的概念后,梦桃表示,从某种意义层面上来看,社交媒体时代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她时代”,“更爱刷微博,更爱逛小红书的网友中,女生占比巨多,而这些地方又是剧集内容的发酵地。”

因此,在这种“利润即王道”的商业逻辑之下,女性观众的意见,对于制片方而言显得比从前更为重要

凭借自身的奋斗,而不是对“男性的依附”来实现理想与抱负的价值观,获得了更多女性的认可

这种觉醒,也被投射到了影视剧综的创作中。

在综艺方面,《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浪姐》)系列一反之前年轻女性参加综艺的惯常逻辑,吸引了大量年龄 “30+”的姐姐们参与。他们“独立”、“自信”的女艺人人设,为该节目获得了颇高的热度,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浪姐》曾荣登抖音剧集周榜第一。

来源/乘风破浪 官方微博

近三年,柠萌影业推出的《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等系列女性群像剧,进一步激发了网友对破圈的女性主义的探讨。“职场奋斗”“努力搞钱”“内卷与反内卷”,逐渐成为了年轻女性关注的话题。

以《三十而已》为例,在抖音上,该剧曾登抖音剧集周榜第一,截至9月23日,“三十而已”的抖音话题播放量达到了281.5亿次。微博上,“三十而已”的话题阅读量也达到了270.2亿次。

柠萌影业剧集的高关注度,也使之在资本市场上获得了眷顾,并于今年8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除此之外,大女主剧集也成为各大长视频平台的流量密码。

诸如,今年聚焦“个人奋斗与成长”的大女主网台剧《幸福到万家》,以及聚焦“创业搞钱”的古偶剧《梦华录》,和关注女性生育的《亲爱的小孩》,分别是优酷、腾讯和爱奇艺的独播剧,让不少观众大呼过瘾。

与此同时,在各大平台的剧场化浪潮之下,“优爱腾”均打造了自身的女性剧场,包括“宠爱剧场”、“爱青春剧场”、“恋恋剧场”等。以优酷着力推出的宠爱剧场为例,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3月上线至今,其共计推出72部作品。2022年,宠爱剧场的用户数量同比增长了30%。

在此背景之下,依旧以“男性凝视”为视角的影视剧,很难再站稳脚跟,便也不难理解了。

*题图来源于《东八区的先生》官方微博。

*文中阿拉、小静、花舞、佳佳、晓帆、林夕、梦桃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