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2021年退市第一股,天风证券损失几何?

“踩雷”2021年退市第一股,天风证券损失几何?
2021年01月14日 17:08 券业行家

从翡翠第一股到退市第一股,*ST金钰十大股东中惊现这些券商机构,损失几何?

券业行家,事实说话。

曾经的“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SH),在“披星戴帽”近7个月之后,成为2021年首家退市股,同时也是第18家面值退市股。

唏嘘之余,行家发现,这家即将谢幕的上市公司,其十大股东中依然有多家机构,而天风证券也位列其中。

挣扎无果走向退市

1月13日晚间,上市公司*ST金钰连发两条公告,宣布上交所做出终止上市的决定。

退市的直接原因,是自2020年11月25日-2020年12月22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触发“面值退市”的条件。

从股价走势来看,在2020年最后两个月内,东方金钰就曾有14次收涨,然而这些“挣扎”依然无济于事。

2020年12月22日,*ST金钰以0.86元/股收盘,并于次日起停牌至今。

跨年之后,多达5.76万户的股东,等来的是上交所的最后裁决。,

依照原有规定,*ST金钰自2021年1月21日起,将有为期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如不考虑全天停牌因素,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1年3月10日。期间股票简称为“退市金钰”,每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结束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回顾过往,东方金钰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成立于1993年的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主打业务是翡翠等珠宝玉石的加工和销售。其创始人赵兴龙曾是云南首富,人称“赌石大王”。

2004年,东方金钰借壳*ST多佳上市,并在2006年更名为东方金钰。

上市之后,东方金钰股价一路高涨,成为这一行业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有着“翡翠第一股”的美誉。

尤其是2015年7月,股价曾摸高至20.45元/股(前复权),市值接近280亿元,堪称风头无两。当年归母净利润达3.02亿元。

然而,2018年中,东方金钰爆出债务违约事件。当年的财报“变脸”,营收大跌,净利润录得负值。

2019年,东方金钰已是连续两年亏损,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表。

监管部门翻查旧账,拆穿了这家公司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连续造假的手法——以全资孙公司为平台,虚构翡翠原石购销业务。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虚增净利润超过当期合并利润总额的200%!

继公司和多达数十名责任人相继被采取公开谴责、顶格罚款和市场禁入等处罚后,东方金钰在2020年中成为*ST金钰。

2019年初,东方金钰曾经宣称与中国蓝田重组,股价为之连板。很快又因借壳方“虚构出身”和造假前科而被叫停。2019年7月,东方金钰的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至今未见下文。

如今,即将退市的*ST金钰,市值只剩下11.6亿。接下来的退市整理期,几乎可以确定会遭遇连板跌停。

然而,正如股吧等处的评论,公司退市了,投资者的损失应该由谁来负责?

十大股东机构抱团

行家注意到,踩雷*ST金钰的投资者,除了散户,还有为数不少的机构。

截至2020年9月30日,*ST金钰仍有5,7617户股东,户均持股2.34万股。

除由实控人控制的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金泽投资,持股21.72%)和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兴龙实业,持股12.96%)外,十大股东中,不仅有证金公司这一“国家队”,上海国际信托、天风证券、嘉实基金、大成基金、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六家机构赫然在列,广发基金则位于十大流通股东之末。

以上机构投资者合计持股1.83亿股,占总股本的13.58%,超过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持股比例。

敏锐的行家,注意到天风证券通过“天风证券-湖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天风证券天权50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简称:天权50号定向资管计划),持股数量为3077.15万股,占2.28% 。

定期财报显示,2019年一季度,天风证券并未出现在十大股东之列。但在2019年中报,天风证券首次露面,持股比例达5.56%,为举牌线之上。

2019年三季度末和四季度末,天风证券持股分别减至4.56%、4.35%;2020年一季度末,进一步减至2.28%,其后未见动作。

而上海国际信托则是自2019年三季度末起成为股东,通过“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浦银股益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股7.75%,历时满年,数量未见减少。其余数只基金也是通过资管计划持股,比例均为0.71%。

信托和基金暂且不提,天风证券究竟是如何成为股东的?行家心头充满疑惑。

天风证券影响几何

历经一番查证,行家从东方金钰公告中找到如下线索。

2019年6月,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天风证券因兴龙实业债务违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9年5月24日,云南德宏中院将兴龙实业持有的7,500万股东方金钰,扣划至天风证券管理的“天权50号定向资管计划”的账户,占总股本的5.56%。

2019年7月,天风证券通过二级市场强制卖出750.01万股,约占总股本的0.56%,持股比例降至4.99%,其后未单独披露减持进度。

在裁判文书网,行家找到了云南德宏中院发布于2020年5月的强制执行裁决书。其中并未披露兴龙实业债务违约的具体情况,但对天风证券处置东方金钰股票的细节有更为详尽的描述——

据判决书显示,截至2019年7月11日,天风证券强制卖出750.01万股,收回3,000.10万元。

截至2019年9月20日,强制卖出598.99万股,实际获得2,068.57万元,扣除罚款和过户相关费用后,实际收回2,000万元。

2019年11月13日,云南德宏中院裁定,按2019年9月20日收盘价3.29元/股,将剩余6,151万股用于抵偿20,236.79万元债务。

翻查天风证券2019年以来的涉诉公告和定期报告,行家未发现对这一起诉讼的披露,猜测可能是因为股质交易引起的纠纷。

一旦*ST金钰股价归零,以2020年三季度末持股数量计算,天风证券将亏损1.01亿元,这一数值相当于2019年度净利润的32.89%。

再来看看天风证券信用业务的情况。

2020年前三季度,天风证券营业收入为34.32亿元,同比增长39.39%;净利润为7.02亿元,同比增长262.34%。在主要业务中,信用业务收入(以利息净收入计)依然录得负值,为-2.62亿元,而2019年同期为-2.49亿元。

天风证券最近一期计提减值公告,发布于2020年8月。公告披露,2020年上半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共计10,781.08万元,减少当期净利润8,085.81万元。其中因股质业务导致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7,066.71万元。

由于年报暂未披露,行家不确定天风证券是否在最后期限前完成清仓出逃,还是咬紧牙关与*ST金钰一起“沉沦”。

券业行家,服务券商二十年,携手业内顶尖精英,汇聚国内一流商务智慧,与您共同:

探讨财富管理行业格局变化

解析未来券商业务转型“新赛道”

探索打造差异化优势“新机遇”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券业行家上海交大高金财富论坛

券业人都关注的公众号

数十万同僚的交流平台

期待你的加入

↓↓↓

精彩回顾

“豪华梦之队”,中信前高管徐刚奔私,七家知名私募大佬抱团加入!

券业行家·热文

是谁坑了中来股份?私募?妖股?加杠杆?

券业行家·热议

办公室“恋情”带来的内幕交易案

券业行家·热文

PS担保函诈骗客户310万,申万宏源投行部85后员工获刑11年

券业行家·涉诉

武斗升级?华信信托董事长“实锤”总经理,旗下券商是否会更换掌门?

券业行家·突发

豪门姐妹转手上市公司股权,只为入职券商?

券业行家·深扒

打虎亲兄弟,上阵母子兵

券业行家·热议

券业人的高端人际交流平台

戳这里,与券业行家一起成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