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跟粟裕讨价还价,陈毅力挺:粟裕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许世友跟粟裕讨价还价,陈毅力挺:粟裕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2020年10月29日 13:54 百闻观影

作者:苏区放牛娃

1947年5月16日,华野主攻部队开始炮击张灵甫的整编74师,蒋军各路援军在华野的阻击下,只能遥望孟良崮,眼睁睁地看着整编74师覆没。

枪炮声渐渐停止时,粟裕反复核对各部队上报的歼敌数字,发现还有7000人左右的人数与整编74师的编制数字对不上,他马上要求暂时不发向主席告捷的电报,同时下令:“各部队重新汇报战果,歼俘敌人的数字要力求准确无误。命令各部队继续搜查,不可放松警惕,特别是比较隐蔽的山沟,更要仔细搜查。没有命令,不许停止。”

此时,华野部队正为打了胜仗兴高采烈,对粟裕的这一部署很是不解,粟裕解释说:“我们主张打歼灭战,硬是要追穷寇,不论这只狗发疯也好,跳墙也好,都必须把它确确实实地打死才行。”他还格外提醒:“7000人不是个小数目,弄不好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华野各纵队奉令而行,一阵紧张的搜索后,果然在一个山谷里发现了张灵甫残部7000多人,他们正挤成一团,准备突围。粟裕闻报,立即命令成钧、王建安和许世友紧急出动,带部队前往围歼,很快风卷残云,将这股残敌歼灭和俘虏。到这时为止,孟良崮上的整编74师上至师长,下至马夫,几乎没有漏网。

孟良崮顿时一片响彻山谷的欢呼,时任9纵司令部参谋处处长的叶超后来回忆:“我和兄弟部队一起担任正面攻击任务,虽然伤亡不小,但看到一举歼灭蒋家王牌军,无不雀跃欢呼。”

华野司令部也欢声雷动,余力、崔协详、俞杰和唐洪等参谋、警卫员后来回忆说:“捷报传来,在场的人无不钦佩粟裕首长料敌如神和高明的指挥艺术。”他们还回忆,陈毅首长特别高兴,紧紧地握着粟裕的手说:“你硬是越打越神了!”

这一仗,是粟裕一生的军事杰作之一,运用了新的合围战术,正面反击、分割两翼、断敌退路,同时坚决阻击各路援敌。王必成晚年说:“这次战役,从调动兵力创造战机,到战役实施的全过程,无一不是按照粟裕同志提出来的方案进行的。”

粟裕的老搭档陈毅同样居功至伟。战役中,他以司令员兼政委的身份,给予副司令员粟裕极大支持。

性格直爽的

9

纵司令员许世友以部队伤亡太大为由,曾在电话中同粟裕讨价还价。陈毅一听,很不悦,抢过话筒说:“刚才粟裕同志讲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你们要坚决执行,部队伤亡大一些不要紧,我手里还有预备兵力,你伤亡多少我给你补充多少!”

以陈毅的地位和威望,许世友是断然不敢多话的,而且陈老总答应了“伤亡多少补多少”,自己还有什么话说?立即照办。

孟良崮猛虎掏心,一举成功,五大主力之首整编74师被全歼,其他战区的部队也奔走相告,振奋不已,最感到满意和意外的,是当时正在陕北牵着胡宗南满山跑的主席。

他于5月22日致电陈、粟:“歼灭74师,付出代价较多,但意义极大。”一年后在西柏坡见到粟裕,他仍然一脸兴奋,说:“能歼灭74师,我真没想到。”延安发表文章,不吝其词地夸赞:“华东人民解放军和华东解放区的人民,担负的任务最严重,得到的成就也最荣耀。”

我军犹如节日的狂欢,蒋军阵营则凄凄惨惨戚戚。痛失第一王牌军的蒋氏,哀叹痛失74师是“最痛心最可惋惜之事”。以整编74师起家的王耀武,莱芜战役的伤痛尚未抚平,胸口又挨一刀,痛苦地说:“74师之失,有如丧父之痛。”

蒋氏哀伤过后,决定丧事喜办,追授张灵甫为陆军上将,借华野释放的战俘之口,假造张灵甫“自尽殉国”,甚而伪造一份“遗书”,塑造出一尊“忠义”形象,期望以此激励将领疆场舍命。

安抚了死者,他又警告生者,追究了一批将领的责任。张灵甫的直接上司、第一兵团司令员汤恩伯被撤职。他的老上司、整编83师师长李天霞遭审判,卖尽死力、距离张灵甫最近的黄百韬则被撤职留任,以观后效。

蒋氏处理了善后事宜,又开始酝酿新的进攻。粟裕“以战止战”之路任重道远,远未有穷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