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称他为德军中“唯一的人类”,怀抱犹太小孩,却冤死战俘营

犹太人称他为德军中“唯一的人类”,怀抱犹太小孩,却冤死战俘营
2020年11月14日 13:39 建房别墅

二战纳粹德国犯下的最大战争罪无疑就是屠杀数百万犹太人,这一种族灭绝行径直到今天都为世人所痛恨!但今天我们要说的,并不是一个屠杀犹太人的德国军官,而是纳粹军官中的一个“另类”:维尔姆·霍森菲尔德,他在战争中却一直尽力去拯救身边的犹太人。

维尔姆·霍森菲尔德和他的波兰朋友

纳粹德国军官中的“另类”

维尔姆在年轻时就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因为在战争中表现英勇而获得二级铁十字勋章。从感情上来说,他对德国这个国家无疑是忠诚的,从军报国一直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的执着!和当时的很多德国老兵一样,维尔姆把一战失败而签署的《凡尔赛条约》视为对德国的侮辱。

在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和其他大多数德国人一样,他也被当时的希特勒演讲所迷惑,尽管他心里并不赞同纳粹的反犹主义,但当时作为一个爱国的德国人,面对振臂高呼要让德国一雪前耻的希特勒,维尔姆无疑还是动心了,于是在二战爆发后,他又再次投身到国防军参战。

维尔姆(左真实照片,右电影角色)

1940年7月维尔姆作为参谋营的一名中尉,跟随部队驻防波兰华沙。但接下来他在波兰的街头所见所闻却让他大吃一惊,他发现德军在华沙无差别地疯狂屠杀驱赶犹太人,他随后在日记中写道:“无数犹太人被杀,没有任何理由!那些军队中的野兽认为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赢得战争?我们不值得被怜悯,我们都罪孽深重!”

但维尔姆身份毕竟是一名德国军人,面对这一高层的屠杀政策他却有心无力,后来他在帕比亚尼采管理战俘营的时候,他开始用自己的职务便利去尝试尽力去救助一些波兰人。通过后来维尔姆和妻子留下的来往信件内容来看,他当时对纳粹已经流露出了极大失望和厌恶。

思考中的维尔姆

在写给妻子的信中,他认为这是国家犯下的不可饶恕罪行:“你必须问问自己,在我们的国家,为何会允许这种堕落行为的发生?不幸的是,这些人正是在我们国家占据高位的人。但是,我们已经以这种可怕的大规模屠杀去输掉战争,我们整个国家将不得不为我们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维尔姆为了救助更多的波兰人和犹太人,维尔姆开始努力学习波兰语,并和一些波兰当地人,甚至是犹太人成为朋友。与此同时,他还利用自己德国军官的身份,不断为逃亡的波兰人和犹太人提供保命的虚假文件,希望能帮助他们渡过劫难。

一次,他在街头骑自行车时遇到了一个沿路奔跑的年轻女孩,维尔姆问她要去哪里?女孩说她怀孕了,丈夫却被德军监禁在监狱里,她要去那里恳求德军能释放他。霍森菲尔德迅速写下了这名囚犯的名字,并告诉她:“你的丈夫将在三天内回家!”

怀抱犹太小孩的维尔姆

他就是这样,宁愿冒着自己被审判的风险,也尽其所能去救助陷入灾难中的当地犹太人,这在德军同僚中是不可想象的,所以他的行为一直也并没有被发现。他先后通过签署假文件、提供工作,让近50个犹太人从灭绝营中逃生。维尔姆把对德国同胞的暴行和自己愤慨羞耻,也都一直用日记形式记录下来。

电影《钢琴师》的德国军官原型

而真正让他得以被后人深刻铭记还是因为一位钢琴家和一部电影,1944年11月17日华沙起义失败后,在一栋废弃建筑里,维尔姆遇到了躲避在那里的波兰著名犹太人钢琴家:瓦迪斯瓦夫·斯皮尔曼。著名电影《钢琴师》中重演了当时的场景,维尔姆当时请他弹奏了一首肖邦的曲子。

《钢琴师》镜头

此后,他也尽力去保护这位犹太钢琴师,并经常给他带来食物,甚至把外套脱给他度过那个寒冷冬天。但这位钢琴家斯皮尔曼当时并不知道这位善良德国军官是谁,直到1950年才知道他的名字叫维尔姆·霍森菲尔德。他在回忆录中,饱含了对这位敌国军官的感激之情,他将维尔姆称为德军中“唯一的人类!”

维尔姆就像是邪恶纳粹集团的一屡阳光,但战争结束后,作为一名纳粹阵营的军官,他的噩运还是无法避免地来了!维尔姆被苏军俘虏并关押进战俘营。作为看管战俘营的德国军官,苏联人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并认为他是德军情报组织成员,对他进行了残酷审讯。

被俘的维尔姆(电影)

虽然在漫长的审讯中,维尔姆有解释说自己曾救助过不少犹太人,但却没有人相信,反而激怒了苏联人,认为他在撒谎以逃脱审判,并招来更加残酷的对待。1950年,维尔姆被以战争罪行判处死刑,后减判为25年苦役,但判刑仅一年后,维尔姆不堪折磨中风瘫痪在床。

德国战败后,钢琴家斯皮尔曼出于报恩的心态,他开始四处寻找那位善良的德国军官维尔姆,希望能有机会能给他叫冤!斯皮尔曼找过波兰政府的最高官员,将维尔姆和自己的事讲给他听,希望以此证明维尔姆和其他纳粹军官不一样,恳求波兰官员去帮助寻找这位德国军官下落,但波兰官员说他们无法干预已经被关到苏联的战俘。

瓦迪斯瓦夫·斯皮尔曼(电影)

真相没有缺席,虽然姗姗来迟

1952年8月13日,战后第七个年头,维尔姆死于斯大林格勒的战俘营,死因是胸主动脉断裂,死前遭受长时间的折磨。1998年,维尔姆的女儿在阁楼里发现了600多封父亲给她母亲和孩子的信,还有几本笔记本。这些宝贵资料完整记录了维尔姆对那次战争的厌恶,也记录了他亲手救过的近50名犹太人。

真相并没有缺席,虽然姗姗来迟!2007年10月,当时的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为死去半个世纪的维尔姆,亲自颁发了波兰战后最高级别奖章。2009年,以色列政府授予维尔姆·霍森菲尔德为犹太人的“国际义人”,并在大屠杀纪念馆的正义墙上镌刻上了这位“德国军官”的名字。

落魄的德国战俘们

残酷的战争就是这样,也许它能泯灭人性,维尔姆完全可以不用冒风险去管那些犹太人,可是他并没有!其内心的善良及悲悯牵引着他的行为。他个人可能是极其渺小的,但对于后世来说,在残忍的战争下,他的身份,却能做出这种拯救行为,这一闪烁的人性光辉无疑更亮眼,更伟大!

《历史杂谈驿站》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