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尔赛鼻祖,唐朝批孔第一人,在诗仙李白面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凡尔赛鼻祖,唐朝批孔第一人,在诗仙李白面前,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2020年11月16日 12:59 建房别墅

在诗坛要论潇洒,说真的,唐人一出手,就没有其他朝代什么事了,若在唐人中选一个,除了李白,还有谁?还有最近火起来的“凡尔赛文学”,李白已经是网友钦点的凡尔赛鼻祖了,还有谁?

李白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李白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这首诗怎么说呢,李白在朝廷中受排挤,窝了一肚子火离开这场权力的游戏,再次开启了慢游生活,全诗李白都在愁,掩饰不住的郁闷,可李白是谁啊,就算郁闷透顶,老子还是要有豪情逸兴,所以他从昨日今日的忧愁中,突然转到了对建安风骨的向往,这一发不可收拾,要上青天揽明月。

最后他说“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就是李白最让人服气的地方,想做官、却受排挤,想报国、却报国无门,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那既然人生中有这么多让人不开心的事情,就去做些喜欢的事嘛。

和小谢来一场跨越时空的神交,习得一身建安风骨,现实精神上受压迫,理想的精神上却能俱怀逸兴壮思飞,再黑暗的时候,再低谷的人生,也能找到豪迈慷慨,这就是李白的潇洒。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

这首诗作于李白晚年,两年之后这位老哥就要去河里捞月亮了。

晚年李白真的是很痛苦,政治游戏中屁股没摆对,被流放夜郎,但是生活虽然苦,就像前面说的,老子依然要狂。这不,刚刚被放回来,还在半路上,就老哥就开始狂了: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要我说,李白真的是赶上了好时代,彼时盛唐虽然已经轰然倒塌,但唐人的包容和自信还没有被磨灭,李白这句诗,若放在南宋明清,恐怕来不及捞月,就被吐沫星子淹死一万次了,为什么?

“凤歌笑孔丘!”

且不说这首诗后面写的山山水水如何美了,也不说李白对这个世界有多失望,跳着脚要去修仙求道了,就凭他作为“时代第一人、批孔急先锋”这一特质,颁发个“最狂最潇洒”奖杯,各位没有异议吧?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将进酒》

李白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将进酒》的大名就不用我多说了,近日凡尔赛文学霸屏,都说李白是凡尔赛第一人,嗐,讲道理人李白真是有那个底气。

喝酒就喝酒,管你清酒浊酒葡萄酒,图的就是个人生得意,要怎样才能得以呢?用黄金酒杯……花钱就花钱,管你十万百万一千万,图的就是个大手笔,花光了咋办呢?没事,银行存款多着呢……

钟鼓馔玉是什么?鸣钟鼓,食珍馐,放到现在就好比说一边喝酒,一边弹着价值千万的钢琴,下酒菜都是熊掌猴脑,总之就是有钱,普通人吃不起。但是这些都“不足贵”,翻译一下,这都是小钱儿。

还有还有,停外面的宝马、挂墙上的貂皮大衣,都不叫事儿,全部换成酒,岑夫子、丹丘生,今儿我们之中,必须有两个要倒下,那个人不是我!

你要问为什么这么造?不为别的,就为了享受醉酒那飘飘欲仙的状态!

李白为了喝酒,能有多潇洒,从这首诗就可以看出来了,为什么能这么潇洒?性格是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家底厚,这家底一厚啊,不自觉就凡尔赛起来了。不信你让杜甫来试试——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李白换酒用的是千金裘,杜甫换酒用的是保暖内衣,这怎么比?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