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史上最大惨案诞生,一年重挫80%,散户的梦想终于破灭!

比特币史上最大惨案诞生,一年重挫80%,散户的梦想终于破灭!
2018年11月28日 21:45 华尔街小侦探

杭州某投资公司用1000万人民币做多EOS,惨遭爆仓。

11天,从6400美元到3600美元,比特币暴跌近44%。

大空头一路做空,盈利6倍,赚得盆满钵满。

大单爆仓、矿机甩卖、1CO监管、合约惊魂,比特币暴跌下的众生,用信仰死抗,所有的坚持只为等待下一次牛市的到来。

小矿场倒闭,大矿场举步维艰

比特币暴跌也影响着矿圈。

“我们以为寒冬起码还有两个月才会到来,没想到打击来得这么快。”比特币的迅速暴跌,让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矿场主们措手不及。

11月25日,BTC最低跌至3735.78美元时,终于触及了S9矿机的关机币价,这意味,这款被广泛使用的比特币矿机将无利润可言。

矿圈的大萧条比想象中来的更早了一些。

此前,“矿机论斤卖”的图片和视频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并成为微博热搜。虽这些“论斤卖”的矿机被证实为部分矿场的报废库存,但在币价暴跌的当下,矿场的日子已经非常难过了。

矿场主孙富不久前关掉了自己在新疆的小矿场,开始寻找其他可以赚钱的出路。就在年初,他还在为矿场奔波,期望着能够趁着行情大赚一笔。

但现如今,孙富认清了现实,小矿场生存太艰难了。

“现在矿场的利润非常非常低,另一方面政策性风险持续发酵,很多小矿场扛不下的都已经结束掉了,很多人离开,剩下的人死扛,拼谁能活得最久。”孙富告诉小编。

王明就是孙富口中那类死扛的小矿场主,“币价的波动会导致矿机随时关机,但只要有一毛钱的利润,挖矿就可以继续。”

虽然这样说,但王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对于整个矿圈来说,现实的情况是:小矿场破产倒闭,大矿场举步维艰。一切都昭示着,矿场已然走过了黄金时代,现在面临的是至暗时刻。

在比特币暴跌的哀嚎声中,矿池的算力也在不同程度上进行着变化。

矿海会联合创始人俞队长告诉深链财经,矿池所占份额、算力情况以及矿池幸运值(幸运值是指矿池的出块概率),是决定矿池生死与否的指标。

若矿池算力下降,但只要矿池所占份额不变,情况相对就还好。若矿池份额改变,幸运值也在降低,那么就意味着矿池可能会关停。毕竟幸运值降低,意味着出块概率在降低,那么矿池便要面临赔钱的风险。

11月25日清晨5:00左右,BTC本月第三次暴跌,之后多家矿池算力下滑明显。

矿池算力变化的背后,是币价已纷纷跌破矿机的关机币价。关机币价为20297元的矿机T2T,目前每日利润也仅仅只有12元。

俞队长告诉小编,目前关机币价为26576元的S9,也已不再赚钱。

什么是比特币?

比特币首发于2009年初,至今已有近10年的历史。

但究竟什么是比特币?

想必许多读者像小编一样,只知道那是和互联网有关的东西,具体是什么,还真不知道。一群“专家”站出来讲解,小编看了半天,真没看懂。

今天,将避开技术控的讨论,使用简单易懂的经济学原理,来给大家讲解,什么是比特币。

如何定义货币?

现代人对货币认知,大多来源于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的《货币与交换机制》,其中提到:货币的职能包括交换媒介、记账单位和储存价值。

远古时代,贝壳也是货币

传统货币类型基本分为三类:

1.使用贵金属作为抵押 。例如:明朝时中国的银本位,和布雷顿体系下美国的金本位。

2.使用国债作为抵押。例如:现今的美国,国会批准政府发行国债,美联储买入国债放出美元现金。

3.外汇占款。例如:香港,每发行7.8元港币,背后必须有1美元作为支撑。

换而言之,美元可以兑换出国债,港币可以兑换出美元。但比特币背后没有抵押物,无法兑换出任何抵押物。

举个例子,假设你拥有78万港币,就能去兑换出10万美元。而10万美元背后是等值的美国国债,国债背后又以美国全社会的税收作为抵押。

比特币是没有抵押物的“数字货币”。

如果你持有的不是78万港币,而是等值的16个比特币,却没有办法兑换出任何实物或有价证券。

因为比特币本身没有抵押物,只有开采成本,而且也没有集中的发行方。

那么比特币,是否属于货币的范畴?

首先就要谈到,货币的本质是经济物品。相反,理论上大部分经济物品,都可以充当货币。

芝加哥学派把物品分为两类:经济物品和非经济物品。

若是如山间之清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者,便是非经济物品。

而经济物品则必须具备功用价值,符合“越多越好”的原则和“竞争含义”。

就像食物,拥有更多的大米只会有好处,即使自己无法吃完也能流入市场交易,使自己获益。

物物交换的时代,稻米也可充当货币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有明确市价的,一定是经济物品。

这样一来,对于比特币的界定就比较清晰了。

首先,比特币并非像取之不尽的山间清风,它的发行是有数量限制的,不高于2100万枚。

据估计,按照现在的运算能力,直到2145年才能才能达到2100万枚的限制。

其次,比特币具有功用价值,能够充当“去中心化”的支付手段。

最后,现在的比特币求之者众多,但比特币数量稀少,符合“稀缺”的含义,且能够用其他主权货币准确衡量出价格。

综上所述,比特币的本质,符合经济物品和商品的定义,能够充当货币。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全世界只有8%的货币,是以钞票和钱币的形式存在的。

实事求是的说,比特币没有自己真正的价值。真实货币一定是有价值基础的,例如美元的基础是黄金,人民币的支撑点是中国经济、中国制造业等。比特币既没有国家信用背书,又没有任何法律保障。现如今,比特币领跌加密货币市场,它到底还能不能生存下去呢?

比特币的生存与否取决于用户

最近比特币的走势实在是吐槽不完。价格的持续走跌以及重要支撑位的不断被打破,在市场中造成了空前的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FUD)。

比特币的长久性即比特币的生存问题是不是取决于用户的信任呢?

实际上,这样的观点是有道理的。就如我们文章开头说的,比特币没有价值来源,没有任何政府做背书,更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说“没有人买,我们买”。用户的信任无比重要。

说到底,比特币和区块链是投机者的游戏。目前,几乎不可能给比特币和其他上千种加密货币赋予真正的价值。其他类型的资产基于许多有形因素,比如收入流,资产,负债。

加密货币及其带来的区块链是一种新兴技术,其应用尚未被完全理解,使得分配合理价值更具挑战性。

鉴于比特币有可能取代整个法币系统,其价值可能很高,特别是供应有限。但根据比特币目前的使用状况,很难说它有价值。

所以,只有足够多的人相信这种资产和背后的技术能够改变未来,或至少成为一种支付手段,储值方式或其他任何被宣传为的任何东西才能成功。

区块链世界的悲情岁月

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

从这天开始,比特币开始正式走入下行通道。

很多比特币创业公司苦苦挣扎,大批的创业者离开了这个圈子。

比特币的行情为4500的时候,比特币的创业者聚在一起撸串;比特币的行情为3500的时候,北上深杭还能找一帮子人聚会;比特币的行情为2000的时候,很多比特币创业者开始卖币为生;比特币的行情为900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谈及比特币了。

万马齐喑,暗无天日。

这是2014年活跃于广州币圈的“万方中”说过的话:所谓的财富神话,不过是成年人世界的鸡汤。区块链世界只有笑话,没有神话。大佬们会告诉你赚了几千万,不会告诉你投资失败后的一无所有。相较之于暴富神话,我们看到更多的或许是区块链世界里的残忍。

早期区块链世界里的知名人士“不卖自萌VV酱”后来谈到:比我更专业的专业矿工,矿场公司的程序员,能够自己写矿池程序,自己设计ASIC的牛人,最后赚钱的也是极少数,大部分公司最后走向倒闭,这批人不知去向了。所谓的技术专家、密码学家,两年后多不知所终。甚至我们当年还请出凯文·凯利来公司捧场,下场一样是然,并,卵。

2014年5月份, 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来到中国,传播他的以太坊理念。还记得当时的现场,一部分人听得昏昏欲睡,另一部分人(黄建、赵东等)在一边拉盘。没有几个人真正在意Vitalik讲了什么,后来在网上传播的那张合照,Vitalik躲在后排右边的第4位,小脸还被蚂蚁矿机的李盈菲和比特币国际的杨建军挡去了部分。

在这段艰难的岁月里,信仰者坚持了下来。我们经常说矿工没有信仰,但事实上,在这样艰难的岁月,矿工走遍中国寻找低价水电,仍然在坚持拓荒式生存,瑞锡、小小、三金他们就是在这段时间一直坚守着自己的领地。

市场是一个陷阱

不管是交易品市场,还是期货、外汇,为什么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既然简单,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亏钱?事实说明,市场的本质并不是简单的,“简单”是市场给予投资人的一种幻象,也是个“圈套”,把许多无知的人诱骗进来,然后一步一步蚕食掉。对多数人而言,这个蚕食的过程,并非是被市场一口吃掉,通常是以“吃一口糖,敲一棒”的方式,让许多人在兴奋和痛苦中上瘾,沉迷于其中,最后市场往往会给投资人一个一次性的灾难,使投资人而从此一蹶不振,长时间都无法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市场中不仅有许多幻象,市场中还有许多假相,从本质上讲,对普通投资人而言,市场就是一个陷进,投机性越浓的市场,这个陷进就被制作得越完美,欺骗性越高。为什么呢?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但是,进入市场的人都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从主观心态和能力上讲,唯有那些以大资金为代表的,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主力”、“机构”、“庄家”才是有最强烈的欲望和相对更强的能力去控制价格的,控制价格的目的,自然是视小散户为“鱼肉”,因此在这个博弈过程中,本质上讲,机构与小散户之间,是一种“敌对”关系。然而,机构大资金不仅有相对更强的能力控制价格,同时也有相对更强的能力控制传媒和舆论工具。机构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散户这个群体日趋成熟,小散户在这个市场环境中,耳濡目染的,往往都是对他自己进行欺骗、虚假的言论。因此,换一个角度讲,市场的本质上是使投资人变得更愚昧,而不是变得更聪明,这即是市场的功能之一,也是市场存在的基础。如果市场中很多人(代表的资金比例大)都变得聪明了,都能长期、稳定赢利了,这个市场就会崩溃,就会消失,因此,在投机性市场中,这种现象是永远不可能产生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