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没了倔强

万达,没了倔强
2023年12月08日 10:25 拾遗地_

文/十一弟

前几天,王思聪出现在了山东泰安。

他与泰安市委书记有过一场郑重其事的会见。

王校长从来不缺流量,走到哪里,自带聚光灯。

这次,吃瓜群众的注意力,盯在了他的着装上——

一身休闲装,与西装革履的市委书记对坐,相当显眼。

思聪的休闲装,其实一点也不休闲——

上身是阿玛尼的圆领针织衫,官方售价一万出头;

下身是PALM ANGELS的休闲裤,要卖三千多;

最贵的是脚上的那双鞋,耐克和LV的联名款,卖到了大几万。

一身行头,没个十万块钱,根本打不住。

在泰安,王思聪与当地政府谈妥了一个项目——

泰山文旅健身中心。

有人扒了一下,这个项目总投资,需要37个亿。

与当地政府商谈合作,王校长有一个很正式的身份——

北京寰聚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这是一家新企业,今年七月份才刚刚注册设立。

根据寰聚商业的宣传介绍,尽管成立的时间很短,但生意干得很大——

目前,已管理资产规模超过六十亿,布局了七十多个项目,有上百个线下单店。

业态涵盖了文旅、商业、体验式消费,以及夜间娱乐。

比如,PALY HOUSE(夜店、KTV)、空瓶子LIVE SHOW(酒吧)、TMPL(KTV)、UMEPLAY(密室逃脱)。

羡慕思聪,他把自己的爱好,做成了生意。

十一弟查了下,寰聚商业背后的股东,除了王思聪的普思投资,还有一家企业——

九桓置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持股49%。

它投资参股了四川天府万达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与万达集团的合资企业。

于是,寰聚商业与万达之间,有着潜在关联。

有人去向万达求证,却遭到了否认——

“寰聚商业与万达没有关系,王思聪一直忙自己的事情,他也基本不参与万达的业务。”

今年五月份,泰安市长率队到访了万达,对接合作——

“与万达集团有关负责同志座谈交流体育场馆合作等有关事宜。”

巧合的是,王思聪在泰安商谈合作的泰山文旅健身中心,就是体育场馆项目——

包含了体育场、体育馆、游泳馆、全民健身馆,以及配套商业设施。

泰山文旅健身中心的开发主体,是泰安市下属城投企业——泰安市城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这是泰安城投名下最大的建设项目,明年就要竣工了。

建成以后,泰山文旅健身中心要靠场馆运营来收回投资、赚取收益——

未来举办赛事的场馆门票、全民健身的收费。

还有相当一部分场馆运营收入,来自配套商业设施——

比如,儿童主题乐园,科技馆,展览,广告,以及停车位。

王思聪在与泰安市委书记会见时,作了承诺——

“全力以赴把泰山文旅健身中心项目建设成集娱乐健身、四季滑雪、运动酷玩、青年社交和亲子科普于一体的年轻力、微度假目的地。”

也就是说,在项目建成以后,寰聚商业其实是商业配套设施的承租方——

它向业主泰安城投交租,引入相关品牌业态,以此参与泰山文旅健身中心的运营。

而项目需要的37亿总投资,王思聪大概不会出钱。

相比万达动辄几十亿、多则几百亿的大手笔,王校长的寰聚商业,只能算是个小生意。

有人说,现身泰安跟地方政府商谈合作,王思聪向现实低头,无奈准备接班万达了。

穿着一身休闲装,是他桀骜不驯的上半生,最后的倔强了。

很多年前,王健林就讲过——

“我允许他失败两次,第三次再失败,就回万达上班。”

但其实,王健林也说过——

“我跟思聪探讨过几次,他没兴趣接我的班,管十几万人他觉得太辛苦。”

万达的担子,王思聪确实挑不动,尤其是现在。

六年前,万达将旗下的十三个文旅项目,以及七十六家酒店,打包卖给了融创、富力。

换回来的637亿现金,化解了万达在当时由于内保外贷风波引发的财务危机。

经过了房地产下行的两年洗礼,一直到今年初,万达都还算稳健。

那个喜欢研究中国富豪的外国人——胡润,在他去年编排的内地房地产富豪榜上,甚至把王健林摆在了首富的位置,身家上千亿。

这两年,规模大如恒大、碧桂园、融创的开发商,纷纷倒下。

当年,万达的断臂求生,在房地产形势一片大好时,高位套现了。

融创收购文旅项目,富力接手酒店,万达卖了好价钱,换回了大把现金。

那一年的滑铁卢,反而让王健林因祸得福,甩掉了包袱,躲过了一劫。

但香港上市受阻,触发了万达的又一轮危机。

2014年,万达曾在香港上市。

那时候,王健林雄心勃勃、心比天高。

他不满低迷的股价,上市不到两年,就从港交所摘牌退市了。

万达选择转战A股,寻求国内上市。

可是,针对房地产上市融资,证监会早已关上了A股的大门。

恒大、富力徘徊多年,都被拒之门外。

在A股门口苦苦排队了五年多,才让万达醒悟过来,国内上市基本无望。

于是,万达重新打包以后,准备重返港股了。

从2021年递交上市申请到现在,整整两年过去了,万达没能叩开港交所的大门。

在财务上,万达的股权、债务融资,都与上市计划挂钩了。

两年前,在向港交所递表之前,万达完成了一轮381亿股权融资,把估值推到了1800亿。

万达引入的投资者,相当豪华——

周大福、碧桂园、中信资本、招商局资本、蚂蚁集团、中信证券、腾讯、基汇资本、中植集团、华平投资、合众人寿、香港源盛集团、九智资本、太盟投资集团。

万达与这十几名投资者,进行了对赌——

今年底之前,如果万达不能上市,投资者将有权要求万达回购股权,并支付8%的利息。

也就是说,成功上市,投资人手上的股权,会变成上市公司的股票。

一旦失败,投资人的几百亿融资,就会触发回购条款,又变成了需要万达偿还的债务。

距离对赌上市的时间点,已经不到一个月了。

挂钩上市计划的,不只是381亿股权融资,还有万达的贷款。

此前,它向境外银行获取了三笔贷款,大约13亿美元。

这些境外银行贷款,设定了一项条款——

今年五月份之前,万达要在香港完成上市。

否则,可能触发提前还贷的风险。

后来,经过与境外银行谈判,把上市的时间点,推迟到了今年十一月份。

通过港股上市,万达能够发行新股,募资还债,缓解财务压力。

当初381亿的股权融资,也会变成上市公司股票,不需要股权回购了。

结果,万达卡在了上市的半路上。

股权回购、债务到期,年近七十的王健林,压得喘不过气来。

最近,为了还债,他已经卖掉了万达电影。

这是万达手上最有价值、最容易变现的一块资产——

国内最大的电影院线,就这样改换门庭了。

据说,接下来,在一二线的万达广场,也要摆上货架了。

到现在,即便监管部门给它的上市放行,万达面对的二级市场,更加严峻——

目前,港股上市的地产商里面,没有一家企业的市值,超过了1800亿。

华润置地、中海地产、保利发展、万科的市值,都够不着万达上市前的估值。

七年前,从港股退市时,万达的股价,定格在了52.5港元/股。

当时对应的市值,超过了两千亿。

兜兜转转,万达回不到过去。

当年,王健林不屑的股价低点,实则已经到了估值高点。

时代的车轮碾过去,万达早就没了倔强——

该卖的都卖了,能变现的也都抛售了,换了钱,先活下来要紧。

两年前,王思聪与辽宁大连的一位地方领导会见时,他还戴着鸭舌帽、穿着短裤。

现在,王校长摘了帽子,下半身套上了长裤。

冬天来了,思聪也怕冷——

穿得越正经,老父亲背上的大山,越沉重。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