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姜喜宝遇见葛薇龙:香港顶级富婆与劳碌命交际花,会聊些什么?

当姜喜宝遇见葛薇龙:香港顶级富婆与劳碌命交际花,会聊些什么?
2020年10月21日 21:34 赵亚说宠物

电影《喜宝》已经口碑烂掉,那么电影《沉香屑:第一炉香》会不会步它后尘呢?毕竟,当初预告片一发布,演员选角失败就被吐槽到体无完肤,彭于晏那一身健硕肌肉,让《第一炉香》变成了《第一炉钢》。

改编电影既然如此令人失望,我们还是聊聊原汁原味的原著故事。

在阅读《喜宝》的过程里,我突发奇想,如果多年以后,姜喜宝遇见葛薇龙,她们会聊一些什么?尽管两个人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我还是想听听她们的跨时空对话。

触发我这样的奇思妙想,是因为我发现姜喜宝曾经跟葛薇龙有雷同的经历——被当作廉价的妓女对待——

在苏格兰城堡的日子,勖存姿半夜心脏病发作,姜喜宝在医院守候了他一段时间。宋家明赶来,姜喜宝离开医院,想要回剑桥。

司机不知所措,从苏格兰开车回剑桥,显然是不现实的。于是,姜喜宝跟司机要了五十磅,自己坐火车回去,这哪里够用?

到了伦敦,姜喜宝在清晨的大街上踱步,一个水兵见到姜喜宝,问她“多少钱”,姜喜宝一惊,随即又开口回应说“五十磅”,水兵还价“十磅”,姜喜宝生气了,大骂道“十磅去找你老母”,水兵笑着离开了。

姜喜宝被勖存姿当公主一样养,可是落魄的时候,却有这样难堪的遭遇。这个细节让我联想到张爱玲的《第一炉香》,甚至怀疑亦舒是在模仿张爱玲,才写了《喜宝》这个故事。

在《第一炉香》的结尾,葛薇龙已经被姑妈梁太太拖下水,心甘情愿为她做事,也跟乔琪结成了夫妻,葛薇龙等于是把自己卖给了梁太太和乔琪,整天忙着,不是替乔琪弄钱,就是替梁太太弄人。

春节小两口在湾仔闲逛,葛薇龙被一群水兵当作站街女追赶,乔琪替葛薇龙打抱不平“那群醉泥鳅把你当什么人了”,葛薇龙却说“本来嘛,我跟她们有什么分别”。乔琪生气,葛薇龙只好自我解嘲“她们是不得已的,我是自愿的”。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我并不清楚亦舒写《喜宝》的背景,后来在微博看讨论,有个网友指出,亦舒是想模仿张爱玲的《第一炉香》,喜宝的角色是想把葛薇龙和梁太太融合起来塑造的。如今看来,恍然大悟。

几十年后,当姜喜宝和葛薇龙都已经是老太太,容颜不再,她们两个会聊些什么呢?时代不同,姜喜宝的结局跟葛薇龙是相似的,同命相怜的两个女人,应该相对无言吧。

看《第一炉香》的海报,咋一看是一双美人的纤纤玉手,戴着奢华精致的戒指手钏,其实,这是两个女人的手,一个是梁太太,一个是葛薇龙,但是她们戴着的手钏是一样的。这个暗示其实很明显了,葛薇龙的将来就是梁太太。

为什么说葛薇龙的未来就是姑妈梁太太呢?因为梁太太没有子女,她死后遗产自然会给葛薇龙。那么,葛薇龙得到姑妈的遗产,又会做什么呢?她没有文凭,在奢华里过惯了,也不会出去做苦力,既然靠皮相能过活,为何不呢?

跟着梁太太的这些年,葛薇龙目之所及也就是这些蝇营狗苟,别的她也不会,只好继承姑妈的“事业”,轻车熟路,继续招来年轻女孩子。

细看《第一炉香》的海报,有种壮烈凄惨的美,因为那对手钏像极了手铐。葛薇龙的一生,何尝不是被梁太太或者说金钱困住的一生?她被套牢了,当然,这是她自愿的,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自我圈禁,画地为牢。

再看亦舒笔下的喜宝,在勖存姿病重期间,他曾经放她走,让喜宝带着他给的钱出去吃喝玩乐,过年轻人该过的生活,不要守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这很没趣。

可是,这个时候的姜喜宝,已经不想逃离勖存姿了。她自己很清醒,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名校学历拿不到,学业荒废,自食其力的路走不通。

她母亲去世,本来就没有家,那些年轻男人她一眼看穿,不想被当作衣服被不同的男人试穿。反倒是跟着勖存姿,还能感觉到一点温暖和安全。

开始觉察到危险的时候,葛薇龙和姜喜宝都想过要逃,但是,最后她们却齐齐选择了束手就擒。看透了很多,也不想折腾了,只好继续荒废人生。

钱钟书的围城譬喻,适用于婚姻,适用于事业,适用于关系,更适用于人生的一切选择。葛薇龙和姜喜宝知道围城内的苦,但是她们都选择了故步自封。

书到底还是要自己读,别人转述终究是二手经验。建议所有人都亲自去看看这两个精彩的香港传奇故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