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节——王佐之才荀彧

秉忠贞之志,守谦退之节——王佐之才荀彧
2021年01月04日 16:52 想看历史

荀彧——亡国之际最后的汉臣,三国时代唯一的君子!

“汉末大乱,豪杰并起。荀文若,圣人之徒也,以为非曹操莫与定海内,故起而佐之。所以与操谋者,皆王者之事也,文若岂教操反者哉?以仁义救天下,天下既平,神器自至,将不得已而受之,不至不取也,此文王之道,文若之心也。及操谋九,则文若死之,故吾尝以文若为圣人之徒者,以其才似张子房而道似伯夷也。”经过八百多年的历史考验,苏轼此言,精准且客观地评价了荀彧的一生。

王佐之才匡汉室

我从来不认为荀彧是魏臣,或者曹操的谋士。他的王佐之才,是用来匡扶汉室的。他曾由袁绍帐下转投曹操,为何?那时候曹操正反对袁绍,表现出来有汉室之心,上谏汉帝,下伐袁绍,也就是说,此时的曹操之行与荀彧之志,是不谋而合的。之后的二十年里,荀彧与曹操珠联璧合,着实成就了一段佳话。

兴平元年(公元194),曹操东征徐州,留下了几近空虚的大本营兖州,豫州刺史郭贡被吕布蛊惑,兵临城下,留守的荀彧以其清晰的头脑判断出郭贡等人“今速来,计必未定”的态势,果断出城游说,使引兵而去,保住了曹操后方的稳定。而后曹操征战四方,荀彧多次提出重大战略谋划,被曹操赞为“吾之子房也”。其实除了如张良般运筹帷幄出谋划策,荀彧更兼萧何之能——留守大本营,筹措粮草,供应军需。随着曹操实力的壮大、版图的扩张,需要更多的人才来管理,荀彧又开始举贤任能,细究起来,荀攸,郭嘉,钟繇这些顶尖人才都是来自荀彧所推。

荀彧在曹操阵营大展拳脚之时,从未忘记过自己心系的汉室。毛玠曾劝曹操“奉天子以令不臣”,曹操并不以为意,天子流亡国舅求救于诸侯时曹操依然犹豫不决,这时候,荀彧力劝,他的理由是“奉主上以从民望,大顺也”。这才是他的志向,至于当初投奔谁辅佐谁,只是完成他匡扶汉室的手段罢了。

君子唯念以忧薨

就在荀彧即将实现志向的时候,曹操也渐渐走向了人生巅峰。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曹操欲进爵国公、加封九锡。机敏的荀彧马上就意识到了政治的严重性,曹操再也不是当初的主公了,他立马反对:“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曹操被惹怒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最终,曹操下定了决心,征孙权时,荀彧因病留在寿春,曹操派人送去一个空盒子慰劳荀彧。二十年的知己,早已心有灵犀,荀彧“以忧薨”。

睿智的荀彧,岂能不知大势所趋?他的倔强,更多的是为了坚持一份“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风尚吧,作为那个时代的逆行者,他选择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军事联盟》有一个细节描述的很好,荀彧随身带着毒药,这药自然不是给曹操的,而是留给自己的,这点虽然无从考证,也绝对能够说明荀彧当时的心理状态。

荀彧用自己最后一丝悲凉,殉葬了大汉最后一份荣光。作为知己好友,曹操给了他一个“敬侯”的谥号,以全其忠贞之愿。

功过是非后人评

曹操称荀彧为“吾之子房”。

目睹了三国众英雄之后的司马懿说:“书传远事,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

被晋元帝成为“吾之萧何”的王导如此评价:“昔魏武,达政之主也;荀文若,功臣之最也!”

后记

荀彧死了,他的传记却流传后世。与众不同的是,荀彧的传记既能在《三国志》中找到,也能在《后汉书》中找到,这也算是对这位汉臣最大的安慰了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