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阚清子不输给前辈——两版《红楼梦》麝月篦头晴雯磨牙对比

杨幂阚清子不输给前辈——两版《红楼梦》麝月篦头晴雯磨牙对比
2021年01月17日 17:29 大姚游戏

《红楼梦》里的晴雯和袭人,在很多读者心目中是站在对立面上的,相对来说同为宝玉丫环的麝月身上的争论似乎就少了许多。宝玉与袭人产生肌肤之亲是书中明示的,但宝玉和其他丫环是否有同样的情况则不那么明确,不过晴雯话里话外却暗示了一些信息,比如第31回调侃碧痕服侍宝玉洗澡洗了很久,再比如第20回宝玉帮麝月篦头时晴雯亦有调侃之语。

宝玉帮麝月篦头这一节,短短的篇幅里把麝月和晴雯的性格交代了出来,又因为描写宝玉心理活动(认为麝月是又一个袭人),把袭人的个性也强调了一番,不得不感叹作者行文之巧妙。这一段在影视中呈现亦值得玩味。如果避开1977佳视版粤语电视剧《红楼梦》和1989北影厂电影版《红楼梦》不谈,那么如下两个版本的电视剧对原著这一段的影视化可以拿来对比一下。

1996中国台湾华视版《红楼梦》在中国台湾地区颇受好评。和多数的《红楼梦》影视一样,该版本中演员的选角年龄也偏大,不过整体搭配倒也还算合适。扮演麝月的演员颜值一般,不过在书中麝月的外形本身也不算很出色,所以这样的选角倒也不为过。或许为了与后面的剧情接榫,又或者为了让麝月强行站队,华视版这里给麝月加了些台词,她怂恿宝玉去找宝钗玩儿。

宝玉提出帮麝月篦头,麝月很高兴,脸上洋溢着喜庆的笑容,倒真有了新郎帮新娘理红妆的感觉。如此郎情妾意的画面,似乎也就无怪晴雯会有后面的言语了。钟本伟扮演的贾宝玉可以看出是有些痴痴傻傻的,但却不像是所思所想不合外人的式,而像是真的呆真的傻,这也是该版宝玉被吐槽得比较多的一点。

晴雯进屋自然是有一番抢白,不过96版也有和内地首版电视剧《红楼梦》一样的毛病,就是因为生怕观众看不懂,强行给演员加一些台词来解释和找补,但这些台词往往加的太白,一定程度破坏了原著该有的格调。比如这一段“交杯酒还没吃就上头了”是原著中的台词,调侃和讽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编剧非要给晴雯加上“这上了头可是媳妇了哦”的原创台词进行补充,就有些太过了。不过这一段演员的动作设计和走位让角色产生了互动感,这一点相当不错。

晴雯的性格,宝玉和麝月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也都不会跟她计较。宝玉以为晴雯走了,向麝月道:“满屋里就只是她磨牙。”而后晴雯偏偏听见了又赶回来分辨,这一段是比较有趣味的,96版晴雯的演员演得很灵动,动作自然,台词活泛。麝月的回应分寸亦是拿捏得不错。整体来说这段的表演相对不错。不过原著里这段发生在晚间,剧中却是在白天,且篦头的动作本身缺乏美感,宝玉的表演也有所欠缺,所以整体分数不能算很高。

备受争议的2010版《红楼梦》里,麝月由阚清子饰演,从形象上来说自然是更胜一筹。这个版本在光影的设计上非常细致,这场戏一开场麝月背对镜头在灯下做针线的画面极美,而且在时间上至少是正确的,没有像华视版一样把晚上的戏改成白天。

10版中麝月篦头的过程也被拍得很美,摄影师巧妙地借助了镜子,提供了一个镜中视角,阚清子卸去簪花,将头发垂下来理顺,整个过程很细致优雅。于小彤扮演的少年贾宝玉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内心中的些许波澜也被展现了出来,比起华视版呆呆地傻笑要略胜一筹。

在《红楼梦》中,麝月介于袭人与晴雯之间,说话比袭人伶俐——袭人需要吵架时会让她来帮忙,但又不及晴雯犀利——不会像晴雯那般锋芒毕露惹人嫉恨。阚清子的麝月在和宝玉说话时,分寸掌握得很好,有点儿娇嗔怼人的小感觉,但整体依然舒服温和,比华视版的演员处理得更细腻一些。

不过或许是为了体现出晴雯与麝月的反差,杨幂的晴雯则显得火气稍微大了点儿,虽也符合晴雯爆碳般的性格,但表演上还是略显单一了些,缺乏更细致的处理。在这段的台词中晴雯几乎一直靠掐着腰来彰显气势,少了几分调笑的意味,多了些许真生气的感觉,当然如果她确是意有所指,这样的反应倒也未必不可取。

相对来说阚清子的麝月短短一句回应中就有半嗔半笑的状态,表情也有过渡和变化,晴雯的处理显得单一得多。所以这场戏总体上来看,由于近乎完美的光影效果,比较准确的人物关系,10版瑕不掩瑜,不输给前辈96华视版。单从演员表演上来看,阚清子小胜华视版麝月蓝丽婷,杨幂则稍逊于华视版晴雯杨洁玫。

《红楼梦》作为四大名著之一,被不少人视作最难读的书,所以当影视工作者尝试着把《红楼梦》影视化的时候,出现了各种有趣的解读方式,其中把《红楼梦》当作《乡村爱情》来拍的也不在少数,甚至因为过于接地气而被不愿读《红楼梦》只愿意看电视剧的观众们奉为经典。影视当然有影视的魅力,但无论何时,《红楼梦》的根基都是原著小说本身,没有这部书又何来各种不同的解读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