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孟达去世,周星驰一句话看哭无数人: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吴孟达去世,周星驰一句话看哭无数人: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2021年03月02日 11:47 搞笑猫来了

“那我先走了。”

“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这是电影《破坏之王》中吴孟达和周星驰的台词。

命运斗转星移,这似乎冥冥之中也预示着两个人的结局。

戏里,他们欢笑告别。

戏外,我们一直在等待,这对屏幕最佳拍档,能够再次携手,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惊喜和感动。

然而,这一天,永不再来。

今年年初,媒体报道吴孟达罹患肝癌,这些天,围绕在他身上的消息一直没有间断。

重症手术,进ICU,生命垂危,这些让人心痛惋惜的字眼,牵动着成千上万影迷们的心。

我们也一直在等待,祈祷他能重新康复。

然而,2月27日,消息传来,吴孟达于当日下午5点去世。

这个消息,带给大众的,除了愕然,更多的是惆怅。

是的,一个时代是真的结束了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

那个时代的荣光与伟大,崛起与没落,他都一一见证。

并且,亲自参与。

几乎每一部电影,他都不是作为主角出现。

但每一次出现,他都让人无法遗忘。

香港电影,曾经点亮了无数人的梦。

他和周星驰一起,打打闹闹,痴痴笑笑,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带给了我们太多的欢笑与眼泪。

在达叔患有肝癌的消息传出后,周星驰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达叔的好友田启文:

达叔怎么样了?如果有需要,你要告诉我,我很记挂他。

田启文说:

从没见过他这么温柔。

而在达叔逝世的消息传来,星爷称“还无法接受”。

他说: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吴孟达的病情,多少会有一些心理准备。

但还是非常难过悲痛,不舍得。

吴孟达的病情来得快,走得急,他是我那么多年的搭档和老友,现时我还无法接受。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是观众心中的意难平。

相识于彼此人生里的至暗时刻。

那时,星爷是郁郁不得志的龙套,而吴孟达,是因为赌博跌落神坛的过气明星。

但,两个人在倾心交谈中,成为了最懂彼此的那个人。

他们会在每次收工后,谈电影,谈创作,谈对未来的想法。

彼时,两个人都是角落里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但那时,他们把心都掏出来,让对方看到。

正是因为这种外人无法获悉的默契,让他们成为了电影史上,最好的拍档。

他们是《九品芝麻官》里,搞笑又无厘头的叔侄包龙星和包有为;

是《赌圣》里,拥有特异功能的赌徒和贪生怕死的三叔;

也是《大话西游》里,最让人意难平的至尊宝和傻里傻气的二当家。

那些年,他们在屏幕上的点点滴滴,如今看来,仍是经典,却物是人非。

很多年后,星爷和达叔,再没有合作过了。

至于原因,当事人也三缄其口,不再提起。

但,当主持人问起的时候,达叔仍然透露:

我还没死,他也还没退休,一定还有合作的机会。

而今再看到这段,不禁心意难平。

原来,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听过这么一句话说过,深以为然:

很多时候,我们难过的不是生老病死,而是没想到和没办法。

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离我而去,也不曾想到,我们就这样,匆匆离别。

“其实有些人,已经见完这辈子最后一面,只是你还不曾发觉。”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

不是我不珍惜,也不是刻意不念,而是,缘分已尽,我们已经无法再回到当初。

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打开心扉,跟你重新把酒话当年,

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拉近我们这么多年疏远的距离。

时间冲淡了一切,人在风中,聚散从不由你我。

正如《麦兜和她的妈妈》里说的那样:

并不是所有事都能像荷包蛋那样,拌着拌着,又聚到了一起。

人生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从熟悉走向陌生。

说好了相濡以沫,到最后,却相忘于江湖,把你归还到茫茫人海。

《最佳损友》里,有句歌词:

来年陌生的,在昨日最亲的某某。

这句话,曾激起了无数人的共鸣。

但少有人知道的是,这正是作者黄伟文的真实经历。

1996年,黄伟文为杨千嬅的第一张专辑填词《认错人》,两人初识后,很快成了挚友。

此后,杨千嬅的每一张专辑,黄伟文都亲自操刀为她写歌词。

黄伟文大爱杨千嬅的飒爽潇洒,杨千嬅理解黄伟文的“怪”。

不仅工作上有默契,生活里更是成了一对好友。

2000年,杨千嬅选择进军影视圈。

黄伟文当即放话:“只要有杨千嬅的电影,我没有片酬都可以出演。”

他不顾形象,孤身赤胆陪着她在电影圈里闯荡。

快乐时一起欢笑,失意时一起喝酒诉衷肠。

黄伟文为杨千嬅写的词,更是量身打造,不做他想。

《可惜我是水瓶座》《野孩子》《勇》这些歌词,每一句,都有她的影子。

然而,过于亲近的关系,反而会介意很多细节。

从2000年开始,不知是公司安排还是机缘巧合,黄伟文给杨千嬅的歌,几乎都没有成为她的专辑主打曲。

黄伟文后来提到:

“其实我一直怀疑杨小姐不曾喜欢过我为她写的歌词,那些道谢,直觉上都是客套话。

但是一直不太喜欢却一直采用,也许才是种更伟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尽了力了。”

从那之后,两人合作减少,生活中也不再亲密如往昔。

2006年,陈奕迅发了首新歌《最佳损友》。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杨千嬅听到这首歌,已经哭到情难自已。

《最佳损友》的作词人,正是黄伟文。

他把两个人的友谊写到了歌里,叙述了整个故事。

他们曾经约定:

不管如何,对方的婚礼或演唱会,都要到场。

2010年,杨千嬅大婚,黄伟文发微博,郑重赴约。

那天,他系的领带,是杨千嬅最爱的紫色。

后来,黄伟文开演唱会,怀孕5个月的杨千嬅到场。

一口气唱了三首他的歌。

唱到最后,他在门后出现,仍是一身她最爱的紫色西装。

两人紧紧相拥。那一刻,眼泪已冲淡所有的恩怨和龃龉。

而今,他们重新拾回友情,互相关注彼此的账号,生日时,也会互相祝福。

但,她已成为丁太,有家有子,有更多的人,需要她的关注和爱;

而他亦有自己的新生活,广阔天地,肆意驰骋。

即使和好,也不像当初那般亲密无间。

或许,成年人的世界就是如此:

各自辛苦,各自奔忙,我们终究成了自己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

网易云下面的一个评论,看哭了无数人:

最佳损友这首歌,总让我想到一个画面。

两个人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偶遇,又被人潮错开。其中一个兴奋地把手抬起,又尴尬地假装在摸头。另一个人微微笑着就明白了,他转身,走进了人群中。不知何时能再见面。

友情最让人唏嘘的地方就在于:

每个人都是一条河流,每条河流,都有自己的方向。

我们一路向前,约定大海里见。

但最终,我们汇入时间的海里,再也不复相见。

这几天,某音里一条视频火了。

2月17日,重庆。

一名女子瞒着闺蜜,驾车几百里偷偷去见她。

在见面的那一刻,两人激动地拥抱。

开门的闺蜜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们是十多年的同窗好友,一起经历彼此最艰难的时刻,也陪伴彼此走过人生最重要的历程。

友谊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发生改变,反而在时间的酝酿下,愈发芬芳。

无数网友被感动落泪。

我想,这正是因为,我们都渴望像这样热烈而真挚的感情吧。

网上曾有一个很火的实验:

给你五秒钟,说出你最好的5个朋友,你可以吗?

很多人都无法做到。

咩咩上高中时,有一个很好的朋友。

一起上自习,一起吃饭,一起分享少女那些羞涩而萌动的心事。

我们约定上同一所大学,却因为因缘际会,我们天各一方。

后来,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即使同学聚会,也只是尴尬地笑笑。

我们知道,有些事,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前段时间,我发了个朋友圈,她在下面评论了很长一段话,却在我没看完之时就已删除。

我以为她会重新发来,却没想到,再也没有消息。

人生总是这样,时间让原本熟悉的我们变得生疏,有些话,已不知从何说起。

突兀地谈起那些少年心事,更显得不合时宜。

成年人的友情,大抵如此吧。

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说,只需短短几载光阴。

知乎里有一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发现,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渐行渐远了?

有人说:

是在她结婚的消息,在朋友圈传出的时候。而从前,我们约定好当彼此的伴娘。

有人说:

是在你想好了太多的话想要对他诉说,却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只有简单的一句:最近好吗?

而对方亦淡淡地回复:还好。

《千与千寻》里面有这样一句话: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要学会挥手道别。”

我们这一生,与他人的关系,多是南辕北辙,少有殊途同归。

一如天上那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但是,亲爱的朋友,我想对你说:

即使故事的结局,是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但我依然感激,你曾陪伴我,走过那些珍贵的时光。

那些一起走过的风云壮阔,那些一起踏过的山水江河,已经被我好好收藏。

未来的日子里,愿我们各自发光,各自闪亮。

人生苦短,在茫茫人海中,我们有幸相识,于我,足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