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一桩奇案,千金小姐被害,皇帝下令严查,一条毒计,害人害己

清代一桩奇案,千金小姐被害,皇帝下令严查,一条毒计,害人害己
2021年05月06日 10:56 烽火军科崛起

清道光九年(公元1829年)八月初九日,福建省光泽县城郊的李家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地保陈德金一大早急匆匆赶来县衙,向现任知县张简(字梦兰)报案。按照《大清律例》规定,知县接到报案不及时勘验将被杖责六十,张知县即刻率领衙役和仵作赶赴现场勘验。

李家村距离县城四五里,村外有一条小河接连着县城的护城河,村民多以耕地和摆渡为生。李家村有人三百余户,由于距离县城较近,村民们时常可以进城做点小买卖,故而生活相对富裕。村中有不少读书做官的人家,这些人家是村里的富户。抵达命案现场后,张知县让地保劝退围观人群,开始检验尸体。

在村民李贵璜家的屋檐下,一具年轻女子的尸体倒卧在地上,女子衣服被人扒掉,腹部上插着一把牛耳尖刀,女子满身血迹,双手紧握着刀柄,四周没有搏斗的痕迹。女子身体僵硬气息全无,按照时间推断已经死去四五个时辰了。仵作高洸一一对照尸体填写了尸格,又将情况悉数报给了张知县听。张知县听了仵作的报告,开始着手调查。

地保陈德金介绍:死者叫李得姑,是户主李贵璜的侄女。李贵璜家有三兄弟,老大李贵渠、老二李贵沿、老三李贵璜。李得姑是老二李贵沿的独生女,李贵沿原先有一妻一妾,李得姑是妻子邓氏所生。八年前邓氏得病去世,李贵沿又娶了一个年轻女子谢氏做了继室。谢氏长得年轻貌美,深得李贵沿的宠爱。谢氏仗势欺人,肆意虐待李贵沿的小妾黄氏和女儿李得姑。黄氏出身低微,对谢氏的虐待逆来顺受,不敢有丝毫反抗,李得姑性格倔强,敢于顶撞继母,家中时常发生争吵。

去年三月份,李贵沿因病死去,谢氏开始当家作主,谢氏在家中再无顾忌,变本加厉地欺凌李得姑。李得姑与谢氏的矛盾激化,邻居们时常听到谢氏与李得姑相互谩骂之声,有时候邻居们听不下去会去劝劝,谁知谢氏对前来劝说的邻居破口大骂,邻居们害怕得罪谢氏,再也不愿登门劝说。

今天上午,李贵璜家的丫环梅香最先发现了李得姑的尸体。她到井边打水洗脸时发现李得姑倒在屋檐下,起初还以为她喝醉了酒,将她的身体翻过来后,才发现她已经被人杀死了。梅香于是赶紧叫来李贵璜,李贵璜又叫来地保陈德金,最后陈德金跑去县衙报案。

张知县听了陈德金的讲述,又当场提审了李贵璜,李贵璜的说法与陈德金的一致。张县令将梅香带回县衙审问,让李贵璜将李得姑的尸体收殓安葬。在县衙大堂里,张知县提审了梅香,梅香跪在大堂之下大呼:“杀死李得姑的是继母谢氏!”

梅香供称,自从李贵沿死后,谢氏变本加厉凄厉李得姑,李得姑不堪其辱奋起反抗,恼羞成怒的谢氏便杀死了李得姑。梅香言之凿凿,并不像在说谎骗人。张知县让衙役将谢氏拘捕到案与梅香对质,谢氏不肯承认杀死了李得姑,张县令下令杖责谢氏又动用了夹手指之刑,谢氏忍受不住承认杀死了李得姑,并说帮凶是小妾黄氏。

张县令又提审了黄氏,黄氏也承认了与谢氏狼狈为奸,杀害了李得姑的事实。谢氏、黄氏二人,一个是家里的继母,一个是父亲生前的小妾,按理说都是李得姑的母亲,却联手残忍杀害了年仅十六岁的李得姑,如此行径真是冷血残忍。按照《大清律例·刑律》规定,亲人之间相互谋害,罪加一等。张县令将二人判为斩监候,关入死牢等候处决。

一天中午,有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福建按察使衙门大堂,高叫着要为谢氏、黄氏喊冤。福建按察使升堂问案,来人自报家门,他就是李家老大李贵渠,也就是李得姑的大伯父。李贵渠控告知县张简屈打成招,陷害良民,错将其侄女李得姑的自杀定为继母谋杀案,并将继母谢氏、黄氏定为斩首,请求按察使大人重审此案,为谢氏、黄氏平反昭雪。

福建按察使接到报案,下令将谢氏、黄氏和梅香提审到大堂问话。在大堂上,谢氏、黄氏都坚称自己被人冤枉,丫环梅香也推翻了原来的供词,她说当初自己招供是因为胆小害怕,在公堂上指认的那些事情都是她信口胡说的。

按察使大人又询问了张知县,问他凭什么断定李得姑是被人谋杀的?张知县见上司责难,丝毫不退缩地说道:“李得姑的胸部和腹部各有一处刀口,就不可能是自杀,有谁自杀会刺自己两刀的?”

福建按察使调阅了验尸记录,记录上却只写着李得姑腹部有一处很深的刀口,并没有胸口中刀的记录。按照张知县的说法,李得姑身上中了两刀,一刀在胸口,一刀在小腹。但验尸记录上只有一处刀伤,这显然前后矛盾,其中必有蹊跷。

按察使马上将情况上报福建巡抚魏元良和闽浙总督程祖洛。两位大人认为,谢、黄二人已经被判定为斩首,只到秋天就要人头落地了,为避免出现冤假错案,必须马上向刑部和道光皇帝请示。道光皇帝很快接到了闽浙总督和福建巡抚的报告,道光帝御览了卷宗之后,当即作出批示:

“即刻将县令张梦兰革职,令闽浙总督程祖洛、福建巡抚魏元良亲自审理,务必查明。”(《道光朝实录》)

御笔朱批落下,张知县乌纱帽落地,还软禁在家中随时等候审判。张知县断案立功不成,反而倒了大霉,心里实在是气愤不过。李贵渠状告成功,心里很是欢喜。

为方便侦破此案,福建巡抚和闽浙总督亲自审理此案,他们派人暗地里秘密查访,从李家的人际关系入手逐一排查相关人员。经过多方查访,调查人员发现了一个线索:

李家在村里相当富有,家中修建着东西两座大宅院。两个宅院中间是一片草木丛生的园子,园子南端有一座“藏书楼”。李贵渠的父亲及祖父辈出举人、进士,但后代子孙却不喜欢读书,“藏书楼”渐渐荒废下来,李家子孙只顾赚钱经营,很少涉足这座老宅子。

李贵渠的父亲去世后,老大李贵渠、老二李贵沿两家和母亲官氏住在西宅院,老三李贵璜单独住在东宅院。西宅院院落大而精致,东宅院相对较小陈设简单,所以老大老二在西宅院居住,顺便照顾老太太的起居。李贵沿去世后,由于女儿李得姑与继母谢氏不和,所以搬到东宅李贵璜家里居住。

李贵沿的小妾黄氏与李得姑关系不错,二人也时常受谢氏的欺凌。李得姑搬到三叔李贵璜家居住后,黄氏时不时过来找李得姑说话,抱怨谢氏在家里作威作福,不把他们当人对待,李得姑对谢氏怨恨很深,奈何谢氏为人凶悍霸道,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程总督和魏巡抚打算从小妾黄氏入手,寻找破案的一些蛛丝马迹。经过连夜提审黄氏,从她的嘴里果然问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来。据黄氏交代,婆婆官氏有一个佣人叫李细妹,李得姑死后,李细妹突然精神失常了,不久后就被哥哥李霭逼着嫁人了。李细妹平时并没有受到刺激,为何突然之间精神失常?这一点颇为可疑。

程、魏两位大人立刻传讯李细妹到堂,李细妹来到大堂之后,见堂上坐着两位大人,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程、魏两位大人问李细妹,李得姑为何被人杀死?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在李得姑死后,她突然变得精神失常并急急忙忙嫁出了李家?如果不从实招来,必将大刑伺候。

李细妹作为一个佣人,自然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当时就说出了那天看到的一切:

八月初六晚上,谢氏突然对她说官老太太病重,让她赶紧去把李得姑叫来见奶奶一面。李细妹听罢,赶紧跑去东宅院找李得姑。李得姑刚好睡下,听说奶奶病重后赶紧起床和李细妹一起去西宅。

二人走到两宅中间的园子时,突然从园子的围墙边上窜出来一个人,这个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了李得姑,李得姑惊叫了一声,随即就没有了声音。李细妹目睹这一切,吓得双腿发软,他正要大声喊救命时,却被另外一个人捂住了嘴巴。这个捂住她嘴巴的人轻声告诉她:“不准声张,赶快回去!”

这个捂住她嘴巴的人,就是他的哥哥李霭。李细妹不敢在园子里停留,赶紧跑回了房里。 她因为此事惊吓过度,精神一度失常。后来哥哥李霭逼着她出嫁,将她嫁给了乡下的一个光棍为妻。今日若不是两位大人提审,她也不会将此事再说出来。

程、魏两位大人听罢,立刻拘捕李霭到堂审问,李霭到大堂之后,任凭衙役如何杖责拷打就是不肯承认杀人。他说自己亲眼看到李得姑磨刀自杀,那把刀插入她的腹部,她的双手还按住了刀柄。李得姑自杀身亡,她的大伯李贵渠也可以作证。至于李细妹所说的一切,全都是她胡言乱语,李细妹精神一度失常,她的话怎么能够作为证据呢?

李霭的话很有道理,程、魏两位大人觉得此案极为复杂,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简单。此案的离奇之处有几点:一是若李细妹所说的是实话,那李得姑在园子里被杀,尸体为何会在东宅院李贵璜家的屋檐下?二是张知县验尸时看到有两处刀伤,为何验尸报告上只有一处刀伤?三是谢氏为何偏偏在那天晚上找李得姑去看奶奶?这难道真是巧合?这一切都扑朔迷离,一时之间难以辨别清楚。两位大人决定开棺验尸,验证一下伤口。

八月十五日,李得姑的坟墓被挖开,尸体被重新检验。程、魏两位大人亲自查验尸体,结果发现李得姑的身上果然有两处刀伤,一处刀伤在心脏附近,系生前被人插进,尖刀刺穿了心脏,是致命的一刀。还有一处刀伤隐蔽在小腹下侧,从手法上来看是死后被人插入的。李得姑的脖子上有明显的绳索勒痕,对比李细妹当初的说法,李得姑只喊叫了一声就死了,她身上受的伤与李细妹的说辞吻合。

程、魏两位大人立刻提审仵作高洸,当场审问高洸为何将两处刀伤写成一处,这么明显的刀伤难道看不见吗?高洸跪在李得姑的棺木旁边,吓得浑身发抖,说话支支吾吾讲不清楚。程总督下令衙役鞭打高洸,高洸畏惧皮肉之苦,供出是李贵渠授意让他这样写的,他接受了李贵渠20两银子的贿赂,才改写了这样的记录。程、魏两位大人让地保将李得姑的尸体重新掩埋,随即带着随从返回衙门升堂审案。

在衙门大堂,李贵渠被拘押到案。程、魏两位大人当场审问了李贵渠,先将其杖责二十,又让他与谢氏、李霭对质,三人被分开审问。结果李贵渠的证词与其他两人都不相同,李贵渠明显在撒谎。经过多方调查和审问后,李贵渠见大势已去,只得承认了杀人罪行:

原来,老二李贵沿病死后,大哥李贵渠时常来李贵沿家里找谢氏商量事情。久而久之,两个人竟然勾搭在了一起。李贵渠的老伴前几年去世后一直没有娶妻,谢氏长得年轻貌美,李贵沿又已经去世,所以李贵渠便打起了谢氏的主意。两个人狼狈为奸,李得姑不在家里的时候他们就在家中双宿双栖,如同夫妻一般。

七月底的一天,李得姑出门走亲戚,走到半路想起还有东西落在了家里,于是回家来取。刚进门就听见屋内有男女嬉笑戏谑之声,李得姑站在窗外看到李贵渠与谢氏正在做着龌龊事,当场气得脸色铁青,气血上涌。李得姑没法看下去,只得跑去黄氏的房中告诉了她这件事情。

李得姑在黄氏的房中大骂李贵渠和谢氏无耻,并说要去祠堂检举二人,让他们进猪笼沉塘。李得姑说话时声音很大,刚巧李贵渠的儿子李熊从门边路过,记下了李得姑说的话。李熊回去后把听到的一切告诉了李贵渠,李贵渠想了一番后,决定杀了李得姑。

八月初六晚上,李贵渠花重金请来长工李霭和李方仔两人,并叫来儿子李熊和谢氏,李贵渠给他们分配了任务,每个人按照任务分工开始行动。先是谢氏欺骗了老太太的心腹佣人李细妹,让她去告诉李得姑老太太病重。李得姑果然上当,跟着李细妹往西宅院走来。走到荒废的园子里时,李方仔从身后抱住李得姑,并用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试图将她拖进了藏书楼。

李得姑被狠狠勒住脖子,无法呼喊救命。李细妹刚想呼喊,就被躲在一边的哥哥李霭捂住了嘴,并让她赶紧离开。李细妹离开后,李得姑被李霭和李方仔拖入了藏书楼。李得姑在藏书楼拼命挣扎,李贵渠、谢氏两人赶来帮忙,他们三个人按住李得姑的双脚双手,再由李霭用刀狠狠刺入李得姑的心窝,当场将她杀死。杀死李得姑后,李贵渠让李霭等人把尸体背到了东宅院的李贵璜家里,把尸体丢在了屋檐下。

李贵渠为何能轻易进入李贵璜家?因为他早就安排儿子李熊把李贵璜骗出了家门,又让谢氏把丫环梅香叫去老太太房里伺候。李贵璜家里没有一个人,他们才能轻易进入李贵璜家。为了营造出李得姑自杀的假象,李方仔进入李得姑的房间,找到一把裁纸用的尖刀插入李得姑的尸体,并将李得姑的双手放在刀把上。

做完这一切后,李贵渠又花钱买通了仵作高洸,让他在验尸报告上只写一处伤口。高洸验尸时报给张知县的是两处伤口,写在纸上时却只写有一处伤口。第二天一大早,梅香从老太太屋里回来,到井边打水洗脸时看到了李得姑的尸体,于是赶紧去村东头找来喝得醉醺醺的李贵璜,李贵璜又找来地保陈德金。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李贵渠的这一招可谓是一石三鸟,他早就垂涎老二李贵沿的家产,多次诱骗李得姑把房产和土地转给他,结果每一次都被李得姑拆穿奸计。李贵渠后来又勾搭谢氏,想借助谢氏挤走李得姑,再霸占李得姑的产业,逼得李得姑搬到了东宅院去住。李贵渠与谢氏的私情被李得姑发现后,他就谋划杀死李得姑,然后把尸体搬到东宅院老三家里去。

这样一来,老三很有可能会被牵连入狱。李得姑死了,老三入狱了,老三又尚未娶妻生子,李家偌大的家业最终都落到了他的手里。

张知县提审梅香,梅香知道谢氏平时欺凌李得姑,于是便声称谢氏杀了李得姑,张知县将谢氏逮捕入狱,谢氏忍受不住拷打,她也确实参与了谋杀,于是不得不承认了杀人,还拉上小妾黄氏和她一起认罪,黄氏胆小怕事又禁不住拷打,也稀里糊涂跟着承认杀人。谢氏被捕入狱后,李贵渠担心谢氏供出自己,于是想方设法营救谢氏和黄氏。

他先用重金贿赂仵作高洸,让他改了验尸记录。再买通狱卒,唆使谢氏等人推翻原来的口供。最后又写状纸控告县令张简,让福建按察使衙门给张知县施压,迫使他撤销原来的案子。李贵渠机关算尽,狡猾成性,张县令都栽在了他的手里。

李贵渠原本以为,案子最多到省里就能打住,结果福建按察使把案子上报了刑部,刑部又转交给了道光皇帝。道光皇帝亲自批示处理此案,严令详查此案来龙去脉。李贵渠此时才知道弄巧成拙了,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皇帝严令追查,他的罪行也就难以掩盖了。

此案真相大白,李贵渠的这一招一石三鸟的毒计,可谓是狠毒至极。为了家产竟然不惜杀死亲侄女,陷害亲弟弟。程、魏两位大人按照《大清律例·刑律》规定:

李贵渠判为凌迟,将谢氏、李熊、李霭、李方、高洸判为斩首,知县张简官复原职,黄氏、梅香无罪释放。程、魏两位大人和福建按察使负连带责任,自行请罪,罚俸一年。(《道光朝实录》)

此案告诫后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李贵渠就是这样的人,他凶狠、冷静又狡猾,最终却因为贪利作恶送了性命,争来争去,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做人为善,方得始终,这才是一个人该做的事情。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