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电子烟的奶酪?

谁动了电子烟的奶酪?
2021年03月23日 20:02 财经无忌君

一场关于电子烟的风暴即将来临。

3月22日,工信部公布将对电子烟产业进行监管,其中最重磅的一句话,莫过于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这意味着卷烟和电子烟的地位逐渐平等,以往电子烟打着擦边球的一丝空间被封堵。

随即电子烟龙头股雾芯科技(RLX.NYSE)出现暴跌,国家队的入场,似乎盯上了悦刻们的奶酪。

而这,也许仅仅只是开始。

墙内开花的电子烟,似乎碰上了关闭大门,对于投资者来说,电子烟逐渐走向窄门,资本市场将会如何反应?而在国外,电子烟早已盛行。除了中国,其他国家对电子烟是什么态度呢?

3月23日,电子烟相关公司股价一片绿绿。可以想见,电子烟政策的变动,影响范围之广,从美股到港股,再到A股,全球的资本市场都为之一动。

其中,美股上市的雾芯科技昨晚大跌47.84%,较上市后35美元的高点,股价已经缩水3倍。

港股思摩尔国际06969.HK)大跌近40%,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思摩尔国际是雾芯科技的电子烟品牌悦刻代工方,两家公司属于同一产业链。

翻看A股,与电子烟有关的概念股有28只,今日股价翻绿的达到23只,其中亿纬锂能(300014.SZ)接近跌停,股价收盘大跌15%。

可以看出,多米诺骨牌效应显现。

究其原因,亿纬锂能是全球电子烟代工龙头思摩尔国际重要股东。32.02%的思摩尔国际股份由EVE BATTERY INVESTMENT LTD拥有,而EVE BATTERY INVESTMENT LTD.是亿纬锂能的全资子公司。

目前思摩尔国际高达2800亿港元市值,这么说来,亿纬锂能有接近900亿思摩尔国际市值。

同时,雾芯科技旗下电子烟品牌悦刻代理商爱施德(002416.SZ)跌停。爱施德旗下一号机公司是悦刻一级代理商,在2020疫情一年期间,爱施德开拓了上千家线下门店,帮助悦刻赢得了超过60%的国内市场份额。

2020年12月底,雾新科技在其招股书中描述,在2020年10月前深圳市一号机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分销商贡献了净收入的15.1%。深圳市一号机科技有限公司是爱施德的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为55%。

另一只接近跌停的股票集友股份(603429.SZ),则更是动作不断,其曾于2017年10月,与安徽中烟签订共建新型烟草制品框架协议,研究方向主要包括电子烟烟液、加热器、雾化器等。

集友股份是中国较早烟用接装纸专业生产厂商之一,服务的卷烟品牌包括云烟、红河、大重九、兰州系列、黄山系列、红方印系列、好猫系列、钻石系列、天下秀系列等多个知名品牌。

集友股份还开展烟用接装纸、烟标的主要原料包括纸品、油墨和电化铝等。

对于相关产业链来说,这是颠覆性的政策之一,纳入管理意味着电子烟厂商不可以销售,只能供货给烟草公司,定价权也在烟草局,大头利润由烟草公司拿走自己的零售网络完全作废,烟草公司供货给店里销售,卖电子烟必须获得零售许可证。

这也是产业链大跌的原因之一,没了特殊地位,电子烟的空间将受到挤压。

中国市场上以封闭式电子烟为主要产品,其中换弹式电子烟因烟弹复购率高、烟油更换方便等因素受到消费者喜爱,雾化电子烟是一种特殊的快消品,具有高毛利、高复购的特点,使得相关产业迅速发展。

目前电子烟行业经过2019年到2020年的的快速扩张,在三线及以上城市已成为存量市场博弈,用户体验将持续强关联,终端零售商也必须要拿出新的方法来应对市场的变动。

最后,监管的力度将会怎样,也许我们能从其他国家的市场中看见端倪,当然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是铁板一块,有人唱空,就有人唱多。

1963年,美国人赫伯特·吉尔伯特最早提出了电子烟的概念,在美国电子烟也是家喻户晓。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2008年试图将电子烟界定为药品,并按照药品标准对其进行监管,未经其批准,企业不能进口,也不能在美国出售电子烟。

相关电子烟生产商为了维护他们的经济利益,对FDA关于进口电子烟产品的禁令提起了诉讼。最终FDA败诉,资本战胜了法律,美国电子烟市场打开,并逐步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烟消费市场。 

自2010年起,全球电子烟销售额高速增长,市场规模自9亿美元增长至 2020年的424亿美元左右,2021年将达522亿美元,而中国的消费市场占据了四分之一。

香烟是刚需,同时也存在低龄化的趋势。美国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人数,从2014年开始快速增长,不乏头部品牌的推动。

不管是香烟还是电子烟,抽了之后都会上瘾,两种烟中都含有大量的尼古丁成分,并且电子烟中尼古丁成分还要高于普通的香烟。

尼古丁成分会通过鼻吸进入到大脑,然后这种尼古丁会激活大脑中的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促进多巴胺的释放,从而让吸烟者产生“愉悦感”以此就形成了瘾性。

而美国青少年本身具有一定的吸烟基础,在10年前,传统香烟的渗透率就达到15.8%。

电子烟一经推出,受到了美国年轻人的欢迎。

2014年发布的VUSE品牌电子烟,短短一年时间,市场份额超过原有龙头blu,市占率达到 35.7%。

2016年之后JUUL通过社交媒体的火热推广,进一步占领了美国青少年的心智,在2019年已有500万名美国青少年吸食过电子烟。 

目前美国的电子烟市场上JUUL独占鳌头,占领市场份额第一,约为 53.5%,远超第二名的 VUSE(11.6%)和 BLU(3.1%)。

其秘诀在于JUUL的专利盐技术,能产生比一般电子烟高2-3倍浓度的尼古丁,口味革命带来了更多的年轻爱好者。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加强了监管,有以下两点,首先电子烟跟戒烟毫无关联,甚至有害。电子烟在临床测试中,并没有迹象表明能够戒烟,这算是直接盖棺定论。

其次,水果口味是吸引青少年上瘾的原因之一,也使不少电子烟掀起的口味革命被封杀。

根据2019年数据,美国接近30%的人口,因为口味偏好爱上电子烟,对于吸食电子烟的青少年中,68%的人对口味具有偏好。对此,美国政府痛下杀手,对封闭式电子烟,除烟草味和薄荷味外所有口味烟一律下架。

此外,电子烟的征税也被提上日程,截止 2020年 12 月 28 日,征收烟草税的州数上升到 29 个。

美国作为烟草级监管的代表,有严格的PMTA审核制度。电子烟作为烟草,和传统烟草一并纳入监管,征收较高的烟草税,营销、包装、减害测试由FDA统一监管。

除了美国,泰国也禁止进口,生产,销售和拥有电子烟。澳大利亚禁止电子烟销售。

匈牙利、奥地利、立陶宛、芬兰、波兰和西班牙等欧盟国家全面实施《烟草产品指令》要求的电子烟在线销售禁令。

新加坡议会通过《烟草(广告和销售控制)法》规定:购买,使用和持有电子烟、水卷烟嚼烟是非法的。

在各国(地区)已实施监管的措施中,根据监管力度轻重,可以梳理为四种类别:禁止销售或使用、按药品监管、按烟草制品监管、按普通消费品监管。

由于世界各国对电子烟的认识程度不同,目前还存在着电子烟对健康的影响有利还是有害的争议,国情不同,对电子烟的监管措施或对待方式也存在较大差别。

相对而言,英国对电子烟态度开放但监管很细。名义上属于药品类重要性监管,但允许消费品级产品销售。

首先,英国本身希望淘汰传统烟草,并转向风险较低的电子烟。

以欧盟2014年发布的《烟草产品指令》为参考,英国制定了相关法案,规定了每颗烟弹尼古丁不得超过 10ml,浓度不得超过20mg/ml,远低于juul的59mg/ml。

在营销上,英国批准电子烟厂商在户外等公共交通工具上进行宣传。

甚至在2015年,英国卫生部通过专家研究,认为电子烟危害比传统烟小95%,并且没有证据证明电子烟可以作为儿童或非吸烟者吸烟的途径。

同时,英国青少年对烟草吸食比例低。

根据英国公共卫生部公布的2021年报告,多年以来,英国青少年电子烟吸食情况控制较好,2019年青少年接触过电子烟的占比为15.1%,较2014年仅上涨 6.8 pct,对比美国 30%左右的渗透率属实较低经常抽电子烟的仅占比 4.8%。

英国电子烟用户主要是传统烟民,且已经成为重要的戒烟手段。2019年英国 54.1%的电子烟用户已经不再吸食传统烟,39.8%仍在吸食,但比例在逐步下降。 

目前中国的电子烟政策,从昨晚第一步来看,首先对电子烟进行了定性。

下一步可能由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参照烟草制品的管理方式,对含有尼古丁或烟草提取物的电子烟的生产、批发、零售等生产经营活动实行许可管理,要求生产、进口企业提供配方成分和对人体健康影响的评估报告等作为申报条件,符合条件的予以办理生产企业许可证和进口内销审批手续。

批发、零售环节合并至现行烟草系统的流通体制;依据烟草行业标准对于电子烟产品开展是否含有尼古丁或烟草提取物的检测认定。 

但更关键的在于,从英美两国的政策中,可以看到电子烟是否显著吸引青少年,电子烟是否能有效转化传统烟民,是国家政府监督的重点。

目前唯一的全国性电子烟行业协会于2017年成立(截至 2018 年底,会员共200多家),虽然该协会章程和相应的规则基本齐备,但国内电子烟行业的自律在总体上还处于比较松散的状态,缺乏标准、执行不严。

国内已经有地方立法部门开始探索将电子烟纳入监管。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 2018 年 4 月审议通过的《关于修改〈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的决定(草案)》,第二十六条明确将吸入、呼出有害电子烟雾气纳入“吸烟”行为。

不出意外,中国的政策也会走上资质认可,限制口味;限制烟油含量或浓度;加征烟油税/尼古丁税的道路,电子烟的奶酪似乎被褫夺,行业标准化的时代也近在眼前。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