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天空的沙粒,带着我们的记忆

敦煌天空的沙粒,带着我们的记忆
2021年05月22日 09:49 潮时尚穿搭百科

M

U

S

I

C

记忆中的音符

谁没想象过自己有一天也集结一帮兄弟,背着吉他带着琴,奋不顾身唱一把。这些大家年少时光听过、爱过、模仿过的乐队和组合你是否还记得有哪些呢?是五月天、信乐团、SHE还是牛奶咖啡?今日记忆音符要跟大家分享的歌曲是飞儿乐队的《月牙湾》。

《月牙湾》的歌词意境取材于即将消失的世界景观敦煌月牙泉,由于当地过度开采和使用地下水资源,导致这一奇景日渐干枯、即将消失。飞儿乐团通过网络了解到敦煌月牙泉的状况后颇有触动,于是就有了创作歌曲的想法。

作词人易家扬运用快要消失的地球景观来比喻即将消失的爱情,希望大家勇敢追寻真爱,努力保存心中美好回忆。该歌曲后在韩国完成录制工作 。

飞儿乐队由主唱飞儿(本名詹雯婷),及其乐手阿沁和键盘手陈建宁构成。飞儿演唱十分有穿透性,因此有她在,这一乐队便是完整的。组合2002年成名,音乐风格多样,也创作出许多广为流传的作品。出道仅仅2年,就凭着专辑《F.I.R》爆红,接着就一直公布新曲。他们成名多少年,就红了多少年。

说到飞儿乐队的《月牙湾》,就不得不说说敦煌这座城市。漫天黄沙阻不断丝路上的驼铃阵阵,中原的锦绣文章与西域的广阔天地在这片土地碰撞交融。历经了两千多年的风雨洗礼,敦煌在诉说着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与博大精深,也演绎着中华民族多元化大融合的璀璨篇章。

敦煌是丝绸之路河西道、羌中道、西域南北道交汇处的边关要塞。从敦煌东北行过安西,是通向中原的河西大道;西出阳关,沿丝路西域南道与新疆的若羌县相连;西北行出玉门关,沿西域北道可通往哈密和罗布泊;敦煌南行经阿克塞,越过阿尔金山可直达青海格尔木。正因如此,敦煌也持续上千年都是丝绸之路上最繁华重要的贸易市镇。古印度佛教文化、西域伊斯兰文化、北方游牧草原文化、高原藏地文化以及东方中原文化都在这里深度交融与发展。

敦煌市西南方向的鸣沙山脚下,一汪泉水弯曲如新月,这就是飞儿乐队《月牙湾》歌曲中所演唱的沙漠奇观:月牙泉。月牙泉四周被流沙环抱,虽遇强风而泉不为沙所掩盖。因“泉映月而无尘”、“亘古沙不填泉,泉不涸竭”而成为奇观。鸣沙山和月牙泉是大漠戈壁中一对孪生姐妹,“山以灵而故鸣,水以神而益秀”,有“鸣沙山怡性,月牙泉洗心”之感。

由于周边地区生态恶化,从20世纪60年代至上世纪末,月牙泉水位总下降幅度达6至7米,水域面积大幅缩减。为拯救鸣沙山月牙泉这一神奇的大漠景观,总投资4100万元的月牙泉水位下降应急治理工程,于2007年初正式启动运行。这一工程已于2008年5月完工,月牙泉水位得到稳定并逐步提升。随着应急治理工程投入使用,月牙泉水位不断回升。敦煌月牙泉再生“子泉”,出现“三泉相依” 奇观。

漫漫丝路凝聚着先人们开拓进取、勇往直前的民族精神,中华民族也像这月牙泉一样,在有着无数次威胁与挑战的历史长河中经久不衰,一脉相承!如有机会,你是否愿意到月牙泉亲眼一观呢?记忆音符,我们下次见!

《月牙湾》

F.I.R.

敦煌天空的沙粒

带着我们的记忆

我从半路看回去

这秦关漫漫好蜿踞

梦想穿过了西域

包含了多少的禅意

爱情像一本游记

我会找寻它的密语

看月牙湾下的泪光

在丝路之上被遗忘

是谁的心啊

孤单地留下

他还好吗

我多想爱他

那永恒的泪

凝固那一句话

也许可能蒸发

是谁的爱啊

比泪水坚强

轻声呼唤

就让我融化

每一滴雨水

演化成我翅膀

向着我爱的人

追吧

梦想穿过了西域

包含了多少的禅意

爱情像一本游记

我会找寻它的密语

看月牙湾下的泪光

在丝路之上被遗忘

是谁的心啊

孤单地留下

他还好吗

我多想爱他

那永恒的泪

凝固那一句话

也许可能蒸发

是谁的爱啊

比泪水坚强

轻声呼唤

就让我融化

每一滴雨水

演化成我翅膀

向着我爱的人

追吧

是谁的心啊

孤单地留下

他还好吗

我多想爱他

那永恒的泪

凝固那一句话

也许可能蒸发

是谁的爱啊

比泪水坚强

轻声呼唤

就让我融化

每一滴雨水

演化成我翅膀

向着我爱的人

追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