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清朝状元的后代:独居深山状元府,守着祖宅,无水无电靠乞讨为生
2020年11月25日 11:37 琪姐说胜活

在古代,科举制度类似于现在的高考制度。学生们在寒窗苦读了十年,只盼着有一天的成功,然后回家。在古代,科举考试每三年举行一次,竞争比现在的大学生要激烈得多。朝廷需要的官吏很少,而有太多的学生想充当中间的角色,成为百姓的龙凤。科举有一个很长的周期,这使得许多贫穷的孩子花了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学习学习的方式,他们可能不会在名单上,直到中年。

清代吴敬梓的讽刺小说《儒林外史》中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叫“范进中举”。故事从一个幽默的角度讽刺了科举制度对考生的负面影响。故事是这样的:范进终于考上了书生,他想向岳父借钱参加科举考试,却被岳父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被骂的范进并没有放弃参加考试的想法。相反,他背着岳父偷偷的参加了考试。结果,他被成功录取了,他高兴得发疯了。当老丈人带着礼物来到范进家道贺时,老丈人发现了这一点,便扇了范晋一巴掌。在故事的结尾,周围的人从一开始就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他们奉承范晋,尽量讨好这张丑脸。故事的对比表明科举制度扭曲了人性。

中举是所有学者的终身追求。如果家里有一个人中举了,那么整个家庭都将光宗耀祖。也可以获得一辈子的财富了,子孙后代都会有享不尽的财富。清代的状元后代,独自一人住在深山中的状元府邸里,守着祖屋,过着无水无电的乞讨生活。

在葫芦山西侧南屯村银马沟山上,有一座冠军宅,早已荒废,不再繁华。墙上的“牛冠军守葫芦关”壁画,似乎描绘了过去的辉煌。这座矗立在山顶上的书楼是清代最后一座书楼。这个名叫牛凤山的学者被皇帝派到北京。最后,他带着礼物和荣誉回到了家。他原来的家已经不符合他的身份,所以他在山上重建了自己的家。这座房子的结构非常精巧,是当时一个贵族家庭建造的。这座冠军豪宅真的成了一座风水宝地。

牛氏家族的荣誉和名声,最主要的是他的儿子牛思瑄受到慈禧太后爱戴的原因。牛思瑄是牛凤山的长子,而科举考试因为试卷表面的一点污渍而沦落为文人。虽然不是第一个,慈禧太后和皇帝非常喜欢他的作品,非常爱他和他的父亲。《青时录》记载:“十月,道光帝到太和殿,授予牛凤山此门一级武术冠军,并授予他一级护卫称号。”牛思瑄回国后,带领人民抗敌筑城门,被朝廷尊为武将。牛家当官的道路似乎一帆风顺,但为什么最后却衰落了呢?

荣耀只能回首

牛氏第六代,昔日的繁华已荡然无存,大状元的房子里住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这位老人的名字叫牛师静。一位记者前去采访,了解到这位老人目前的状况有两个原因。原因之一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开始了土地革命,许多牛户的土地也被分割,在土地上的牛户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其他地方寻找新家。另一个原因是,以前和老人住在一起的亲戚先离开了他,让他独自一人看守着空荡荡的家。因为没有工作,这位老人不得不通过考试来换钱谋生。过去的辉煌只能回忆,不可避免的让人唏嘘。清代的状元后代,独自一人住在深山中的状元府邸里,守着祖屋,过着无水无电的乞讨生活。

在辉煌的过去,在阴暗的现在,谁会想到一个收垃圾的老人们竟有如此惊人的家族史,而仅存的书楼还矗立在原地,见证着一代又一代的变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