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一曲《红梅赞》!上海歌剧院《江姐》登台国家大剧院

又闻一曲《红梅赞》!上海歌剧院《江姐》登台国家大剧院
2021年05月02日 11:23 熊猫旅行达人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段女士无意间哼唱着这段旋律,和78岁的母亲一起走出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剧院的玻璃幕墙外,长安街上夜色已深,但段女士和母亲显然意犹未尽。“《红梅赞》我从小就听,经典的作品就是经得起考验。”段女士感慨。

家喻户晓的《红梅赞》出自民族歌剧《江姐》。4月30日,由著名指挥家张国勇执棒,上海歌剧院带着这部保留剧目来到了国家大剧院。被刻意设计为黑白基调的舞台上,以江姐为代表的共产党员们鲜活炽热,《五洲人民齐欢笑》《绣红旗》《红梅赞》等传唱了几十年的经典选段引人共鸣。

《江姐》是中国民族歌剧史上的一座丰碑,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创排,1964年一经公演便引起轰动,全国各地文艺院团都争相学习。仅在上海,1965年初的两个月内,便有6家剧院先后排演《江姐》,上海歌剧院便是其中之一。至今,从已然故去的著名歌唱家任桂珍到85后何晓楠、周琛,上海歌剧院培养了6代江姐。据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介绍,关于《江姐》的大小演出,一代代艺术家在舞台、校园和社区演了五百多场,不少沪上观众还有了每年七一看《江姐》的习惯。

何晓楠、周琛曾跟随任桂珍学习多年,一腔一势,耳濡目染。何晓楠一直记得,任老师的第一堂课并没有拘泥于歌唱,而是从讲故事开始,她笑着问何晓楠:“你相信江姐的故事是真的吗?”这位柔韧女子的躯体中竟能包裹着钢铁般的意志,有时听起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江姐》这部作品融入了任老师的骨血里。从老一辈手中接过它,我感觉到自己有一种使命,要把舞台上的演绎化作桥梁,去连接那个时代的英雄人物和新时代的年轻人。”何晓楠说,一次次的演出中,她不断走近江姐,“作为年轻共产党员,每一次登台,我都对自己的信仰更坚定。”

历久弥新,是经典作品在传承中必须面对的挑战。本版歌剧《江姐》在2000年世纪经典版本的基础上守正创新,突出了海派风格。导演马达和设计师朱嘉君、刘沈辉都是年轻人,他们以素描手笔、版画风格的舞美设计,塑造了一个既有历史风貌、又贴近现实生活的“红岩”世界。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4月30日下午,“红梅花开唱‘江姐’,红岩精神代代传”见面会活动还将歌剧《江姐》的作曲之一羊鸣邀请到了国家大剧院。羊鸣把歌剧《江姐》看作60年创作生涯中最难忘、最动情的一部作品。1962年夏天,著名剧作家、词作家阎肃只用了18天便完成了《江姐》的剧本初稿,但羊鸣、姜春阳、金砂谱写的音乐初稿却未能通过。“我们彻底推翻了这一版,一个音符都不留。”羊鸣和姜春阳、金砂深入采风,在关押过先烈的牢房里,他亲眼见到了老虎凳、竹签等刑具,“一想就掉眼泪。我们写不好这部作品,对不起江姐。”羊鸣回忆,创作过程中,只要有不满意的地方,全部推倒重来,“大家的心为什么这么齐?是因为江姐的品格感动了我们。”

歌剧《江姐》作曲之一羊鸣(左三)回忆当年的创作情形

5月1日,歌剧《江姐》将继续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两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