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创维换新帅,80后林劲遇困境

老创维换新帅,80后林劲遇困境
2022年07月02日 11:07 子弹财观

出品 | 子弹财观

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蛋总

刚过34岁生日的“彩电大王”创维集团(以下简称“创维”),即将迎来一位仅大它4岁的新掌门人。

创维公告称,其现任执行董事林劲将于7月7日正式就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委员会主席,原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赖伟德已达到退休年龄,将辞去公司的职务。

生于1984年的林劲,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他是创维创始人、控股股东黄宏生与执行董事林卫平夫妇的儿子。

图 / 林劲

事实上,由创始人后代接班的案例屡见不鲜,除了创维,还有格兰仕、方太等诸多民营企业。

当老牌企业遇上新帅掌权,会发生哪些碰撞?年轻的新掌门人能否带领创维走出当前的经营困境?创维此前喊出的“千亿营收目标”能实现吗?

1、新旧掌门人交替

当谈及创维这场新旧掌门人交替的故事,业内人士均表示“毫不意外”。

首先谈谈即将卸任的赖伟德,其现年64岁,在家电行业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加入创维之前就已名声在外。他曾历任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副处长、处长,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资产财务部副主任、主任,后也在南京熊猫、华东科技、彩虹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

图 / 赖伟德

2001年,刚刚回到中电集团的赖伟德,被集团领导安排重组中国深圳彩电总公司。当时,深圳彩电负债9.7亿元,还向外担保6亿元。后来,赖伟德成功将深圳彩电总公司带出负债漩涡,一战成名,被业内称为“重组专家”。

2016年,赖伟德加盟创维,并随后担任创维数码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的职务。在不到9个月的时间里,赖伟德便上任了创维集团董事会主席一职,正式从林卫平手中接棒。

实际上,赖伟德“空降”创维之时,正值电视市场疲软之际。为此,赖伟德于2017年提出5年转型升级战略,试图帮助创维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具体为:将多媒体业务营收提升至400亿元,让智能系统技术业务、智能电器业务、现代服务业实现营收200亿元等,进一步向智能化、精细化、国际化转型。

但遗憾的是,这个“千亿营收”目标至今未能实现,直到2021年创维的营收才刚过500亿大关,这也为赖伟德卸任添上一丝黯然之色。

如今,赖伟德虽辞去在创维的一切职务,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将在家电行业完全退出。「子弹财观」了解到,赖伟德在创维集团任职期间,还兼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联合会副会长、广东省家电商会会长。

有消息人士称,目前赖伟德在创维之外的其他职务并没有变,且未来仍将以顾问等形式给予创维指导。

再说说新任掌门人林劲。现年38岁的林劲是黄宏生与林卫平之子,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获应用科学学士学位。

在加盟创维之前,林劲曾于2007年9月至2009年9月期间在瑞昱半导体担任系统研发工程师,并于2009年11月至2011年11月在联发科担任销售经理。有了相应的从业经验后,2011年末林劲加入创维,从基层研发和销售岗位做起。

2014年,恰逢乐视推出互联网电视,在业内外掀起了一股“电视机变革”风潮,林劲与80后技术专家、时任创维软件研究院负责人的王志国搭档,成立酷开公司,林劲任董事长,王志国任总裁,二人联手打造创维集团子品牌酷开,拓展创维的互联网电视新业务。

图 / 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

2015年4月,创维放权,酷开公司独立运营,让林劲及团队得到更多锻炼。后来,酷开公司还负责创维的互联网电视运营业务,为公司贡献“软收入”。

据「子弹财观」了解,目前林劲仍在创维多家子公司任董事,包括酷开网络和创维数字,他还在开沃新能源汽车和创源天地(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及其若干子公司任董事(非执行)。

公告显示,林劲已与创维签订了为期3年(2022年7月7日至2025年7月6日)的服务协议,其薪酬包括每年50万元的董事袍金、每年最多300万元的标准薪酬,以及相关年度花红奖金。

从目前看来,林劲在传统家电行业和互联网创新业务中都积累了不少经验,业内都在观望其接任后是否会给创维带来新变化,更重要的是,38岁的林劲能否带领创维走出当前的经营困境?

2、创维的经营困境

从客观层面来看,创维面临的竞争环境已极为激烈,其不仅要直面来自海信、tcl等传统电视厂商的竞争,也要抵御来自小米、华为等科技巨头的冲击,还要应对来自美的、格力等家电企业的挑战。

而行业竞争的日益加剧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企业的营销成本。创维的财报显示,最近两个年度,公司营销费用的增速呈逐年加快的趋势,分别为-7.45%和14.50%。

不仅如此,创维的管理费用也呈逐年增加的态势。根据创维往期财报,在过去的3个年度里,公司的管理费用依次为10.14亿元、14.15亿元和14.79亿元。

此外,创维的智能电视系统总销售量增速还呈逐年放缓的势头。财报显示,最近两个年度,创维的智能电视系统总销售量增速分别为7.86%和-18.01%。

而成本的激增,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创维毛利率的下滑。根据财报,在过去的3个年度里,创维的毛利率呈逐年递减的趋势,依次为20.13%、17.87%和16.78%。

正因为毛利率的下降,导致创维的净利润增速出现趋缓迹象。创维披露的财报信息显示,最近两个年度,该公司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92.77%和13.47%。

而且,创维的净利率呈逐年下滑的态势,分别为3.59%和3.21%。

除此之外,创维的银行贷款总额还在逐年上升。根据创维往期财报,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的银行贷款总额仅为81.77亿元,而截至2021年末,这一数值已飙升至142.62亿元。

换言之,在短短两年内,创维的银行贷款总额便增加了60.85亿元,增幅达74.42%。

最后,创维的资产负债率也长期偏高。据创维此前披露的财报显示,在过去的3个年度里,创维的平均资产负债率达63.94%,超过公认的资产负债率适宜水平(40-60%)。

而且,创维的资产负债率呈逐年增长的势头,依次为61.83%、64.62%和65.37%。

需要注意的是,资产负债率过高,意味着企业偿债能力较弱,存在较大的财务风险。所以,“如何降低资产负债率”将成为林劲接手创维后不得不面对和尽快解决的一道难题。

3、创始人后代接班的背后

如今,林劲的接班之路还未正式开始,但也引起了众人的瞩目,人们总是比较好奇:年轻一代能否带领好老牌企业,如何超越前人创造出的业绩,又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恰当处理好“传承”与“创新”之间的平衡?

事实上,历数国内由创始人后代接班的老牌企业不止创维这一家,也包括“微波炉大王”格兰仕。

成立于1978年的格兰仕,其前身是一家乡镇羽绒制品厂,于1992年进军微波炉领域,由轻纺业转战至家电业。2000年6月,梁昭贤成为格兰仕执行总裁,开始掌管格兰仕。

2019年3月,在格兰仕内部的市场年会上,梁昭贤的儿子梁惠强以“副董事长”的身份亮相,也被市场解读为格兰仕已经明确了他的准接班人身份。

据「子弹财观」了解,梁惠强是一位95后,其在读书时便担任研究员,进入格兰仕车间、部门轮岗见习,2018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于6月正式入职格兰仕,先后担任总裁助理、副董事长等职务。

图 / 梁惠强

除了格兰仕,由创始人后代接班的企业还有传统厨电巨头方太。

1996年1月,方太宣告成立,“第二次创业”的茅理翔为董事长,其儿子茅忠群出任总经理。直至2005年,也就是方太创业的第十年,茅理翔才从方太董事长一职退休,转任整个集团主席,正式把方太交给茅忠群管理。

自茅忠群全面掌舵以来,方太的年销售收入已由2010年的超20亿元提升至2017年的破100亿元,增长近4倍。

“其实,选择职业经理人接班的民营企业特别少,大部分民企都是由创始人后代接班。尤其是不上市的民营企业,他们让创始人的后代来接班,以维持家族在企业体系内的绝对话语权的诉求更为强烈。”长期从事家电行业的王琛向「子弹财观」表示,不同于西方,中国人的传统思想是“子承父业”。

当然,多数民企选择创始人后代接班也跟“社会情感财富”有关。

据王琛介绍,“社会情感财富”是指家族凭借其所有者、决策者和管理者的身份从家族企业获得的非经济利益。这种非经济利益的涵盖范围十分广泛,包括家族对企业的控制,家族成员对企业的认同以及家族代际传承等。

而中国民营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家族企业,因此这些企业希望维持家族企业“社会情感财富”,更愿意将企业传承给子女和家族成员。

此外,民企普遍选择创始人后代接班还跟其尚未构建合理完善的企业运作机制有关。

该企业机制既包括重用职业经理人,把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摆脱传统家族企业的发展路径依赖,包括制定关键岗位继任者、后备人才甄选计划、岗位轮换计划以及形成干部“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

“可以说,大部分民企并没有建立一套完善的体系和制度能让职业经理人实现操盘的可能。”王琛称。

而民企一旦建立上述完善的企业机制,就无所谓是否让职业经理人来接班,比如美的。

2012年8月25日,年逾古稀的何享健宣布正式隐退,将美的集团管理经营权交付给他重用多年的方洪波,其子何剑锋仅以董事身份出现,而这一举动也预示着美的进入“方洪波”时代。

“美的之所以敢启用职业经理人接班的模式,主要得益于其建立的完善企业机制。”王琛分析。

实际上,在方洪波的带领下,美的业绩呈不断上扬之势。根据美的往期财报,该公司的营收已从2013年的1210亿元飙升至2021年的3434亿元(高于同期海尔集团的3327亿元和格力的1879亿元),增长近两倍,达到183.80%。

除了业绩,美的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子弹财观」注意到,2020年初,美的和格力的市值均在4000亿元左右,但之后便开始了市值的大分野,前者一路向上,后者则一路向下。2021年1月4日,美的市值更是达到了7000亿元。

截至2022年7月1日收盘,美的集团股价报58.79元/股,市值达4114亿元,远高于同期格力电器的1978亿元。

无论是美的业绩还是市值,都侧面印证了美的建立的人才体系和制度的可行性。

总体而言,不管是创始人后代接班,还是职业经理人统帅,归根结底都是企业在权衡利弊后做出的最优解,而能否带领企业再创辉煌,考验的是新一任掌舵者自身的能力。

4、结语

不可否认,靠彩电起家的创维曾拥有过属于自己的辉煌时代:“南创维北海信”“在中国每卖两台OLED电视,就有一台是创维”……

但如今,创维无可避免地陷入了利润率下滑、营销成本又高企、银行贷款额还连年攀升等艰难困局,这意味着接下来将有一场旷日持久的硬仗在等着创维的准掌门人林劲。

在行业竞争的巨浪中,不进则退是永恒的规律,对于林劲来说,唯有率创维团队走出上述经营困境,才有可能实现“未完待续”的千亿营收目标,也才有机会带领这家老牌企业走出一条新路。

*文中王琛为化名。文中题图来自:视觉中国,基于RF协议。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