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在左、乱在右:导游提成达85%,游客维权只退优惠券

利在左、乱在右:导游提成达85%,游客维权只退优惠券
2019年04月21日 07:43 维度观察

清明小长假人山人海的旅游场景还在眼前,接下来四天的五一假期,旅游热度预计将明显超过清明小长假。随着大众消费能力的提高,旅游,已经成为了很多人休假的常备选择内容之一。

出门旅行是为了享受生活,旅游的急速发展虽然让大家能够开心的过长假,但是有时候出现的一些乱象确实也会给大家添 “堵”。

01

线上旅游:

千元海景房被换成百元标间

改签费比重新购票都贵

清明节李晓请了几天假带着女朋友去迪拜玩,为了方便,李晓便在线上旅游网站预订了六天五夜的自由行。网站上正在推广酒店+机票的活动,打完折俩人17727元。

真正到了迪拜李晓却发现,入住的酒店并不是当初自己选定的酒店,原来价值1338元一晚含双早的海景房,变成了624元的没早餐没景观的普通房。

这样钱不是白花了吗?气愤之下的李晓多次联系平台客服。而平台则一直以“处于旅游旺季,客服处理时间会延长”为由跟李晓“打太极”。

终于在半个月后李晓等到了回复,一位赵姓主管却将责任推给了供应商:“在线旅游提供的是中介服务,并不是直接的旅行社,所以网站上面的产品是由不同的供应商提供的,由于供应商不同,所以价格不同。”

最终赵主管承诺可以赔偿李晓的预订被换的部分,但是由于汇率浮动、手续费涨价等等原因,只能退给李晓148元,而且是以旅行抵扣券的方式发给李晓。

一气之下,李晓选择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投诉维权。

其实李晓的遭遇并不是个例,王晨春节的时候想带母亲去游玩,但是无奈出发前两天,母亲突发高烧,王晨在网上改签行程,本来抢了一折的机票价格350元,但是改签费需要430元,无奈之下,王晨只能退票,退票还花了300元的手续费。

网上一搜,有关在线旅游平台的问题报道比比皆是。

商家与用户之间信息不对称、网上商家不规范……这些都是在线旅游业乱象的起源。相对于在网上签订一些看不见摸不到的条款,有的游客更倾向在线下跟旅行社签订白纸黑字的面对面谈,但是那样就真的安全吗?

02

线下旅游:

低价团被迫高价购物

老年团出游被偷换概念

张芸妈妈退休之后跟老同学一起在当地的旅行社报名参加了春节云南七日游,两人跟团双飞往返仅需要1699元。旅游路线上面7天走遍几乎所有知名景点,张芸妈妈觉得赚了好大便宜。

谁知,张芸妈妈在出发三天后便让张芸转账5万元给她,钱不够花了。抱着穷家富路的心态,张芸当下就给母亲转账了。但是当母亲回家之后,张芸惊呆了,7天时间张芸妈妈一共花了近二十万买了多套玉石首饰、银器摆件, 张芸带了几件玉石首饰来到当地的珠宝店进行鉴定,发现这些玉石不仅以次充好,有的甚至是大理石,根本不是玉石。

无独有偶,2018年5月,昆明警方获得线索,当地一家旅行社因经营不合理低价团,涉嫌违法犯罪行为。某涉案导游一年带了49个团,收入高达60余万元。

该旅行社工作人员张某表示,该旅行社的收入中,一部分是正常的团款收入,另一部分是游客自费项目的收入,而其中70%左右的收入都来自游客购物的返款。其中,某游客在购物店花了57万多元,其中有49万多元又回到旅行社腰包里,返款比例高达85%。

跟团游被要求购物似乎已经成了大家的常识,但是其中返现暴利如此之大,也是令人瞠目。要说购物是旅行社“开源”的方式,那老年团偷换概念就是明目张胆的“节流”。

年仅34岁的赵昭在去年十一参加了一把“老年团”。赵昭九月份的时候从公司辞职,想放松一下自己,就跟团去了四川九寨沟。下飞机之后,导游要求大家带上有“xx旅行社老人团”字样的帽子,赵昭很纳闷,怎么就变成老人团了?导游含糊不清,说旅行社帽子不够用了,暂时代替的。不就是个帽子嘛,赵昭也没往心里去。

但是在接下来游玩的时候赵昭却发现了其中的窍门,老年团在景区购票、用团餐,都会有很大的优惠。导游跟团里的人强调,若有人问起为什么团里有年轻人就说自己是陪老人来的。

赵昭粗略估计了一下,他们团一共8个人,按照每人7998的价格来算,团费是63984,而按照老年团的标准他们只需要缴纳45876。

买的没有卖的精,如此开源节流怎能不赚钱?!赵昭回家之后就相当地消费者协会举报了该旅行社。

如此多的问题,如此多的乱象,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企业奋不顾身地杀进旅游这篇红海市场呢?

03

万亿市场:

携程全年净收入超300亿

途牛净利润同比增长102%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曾这样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近年来我国国内旅游市场的游客人数一直保持着稳定增长的趋势,增长率在10%以上,2017年国内旅游市场游客人数已经达到50亿人次。除此之外2013-2017年间,国内旅游总收入也在逐年增加,其中2017年中国国内旅游总收入已经达到4.57万亿元。

如此大的饼在眼前,怎会有人不动心。

做为OTA的领军人物,较早涉足在线旅游业务的携程网较高的增长态势。

自1999年成立至今,携程已经走过了20个念头。最近携程网财报显示,在2018年第四季度,携程净营业收入为76亿元,同比增长22%。在第四季度增长的助推下,全年净营业收入则达到310亿元,同比增长16%。

2018年12月10日,携程上市15周年,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也迎来了“携程日”——携程联合创始人梁建章和携程CEO孙洁等携程高管,在上海远程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

这是2003年12月10日上市以来,携程第四次受邀敲响开市钟,根据媒体报道,这也是中概股中唯一4次敲响纳斯达克开市钟的企业。

不仅是携程,最近途牛、同城艺龙等多家在线旅游平台都陆续公布了2018年的财报。

其中途牛净利润为1090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2%,实现上市以来首次全年盈利;同程艺龙经调整的净利润为1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6.8%。

不仅是国内的旅游公司,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集团Priceline Group首席执行官Glenn Fogel表示,“当下,我们最大的品牌是Booking.com,其拥有超过150万处预订房源,每日预订单数超过100万。”

而福格尔提到的这个Booking.com,是在2005年以1.35亿美元被Priceline收购的,如今,Booking.com已经成为一家市值为930亿美元的公司。

写在最后:

暴利的背后,也昭示着旅游业的急速发展。近几年,确实有一些优秀精良的旅游产品正在逐步诞生,但是发展不可避免的就是问题的曝光,当那些不好的,甚至是丑陋的、违法的一面暴露在了阳光下,旅游业又该何去何从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