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著名军事学家富勒:农民敌不过牧民!汉武帝却打了他的脸

英国著名军事学家富勒:农民敌不过牧民!汉武帝却打了他的脸
2021年01月09日 14:30 超凡世界一角

游牧民族是进攻大师,农耕民族是防御大师,后者打不过前者。

这句话,出自英国著名军事学家富勒之口。

乍一看,此话说的确实符合常理,放眼世界历史,哪一个农耕民族没有被游牧民族按在地上摩擦过呢,中国历史中,中原地区不也经常被北方游牧民族侵略嘛。

但如果细看富勒的这句话,就会发现富勒说的有些绝对了。农耕民族真的打不过游牧民族吗?并不见得。在中国历史上,就有一个人用他的实践颠覆了富勒的结论。

而这个人,便是我们所熟知的汉武帝刘彻。

对于汉武帝,毛主席曾说他“略输文采”。其实,毛主席对于汉武帝的评价,远不止《沁园春·雪》中的这四个字。

据相关文献记载,毛主席在1957年6月17日与吴冷西等人谈话时也提到了汉武帝,并评价他:“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己诏,不失为鼎盛之世。”

“雄才大略”四个字,是世界上最杰出的军事家毛泽东对汉武帝的评价。那汉武帝雄才大略在哪些地方呢?笔者认为,非“汉匈大战”莫属,也只有战争,才能体现汉武帝的“雄才”,汉武帝的“大略”。

本文,便简单写一下汉武帝刘彻与匈奴之间的一些瓜葛。

西汉至刘邦起,到汉武帝刘彻在位,皇位已经传承了6代了,汉武帝是西汉的第7位皇帝。我们都知道: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开国后,经过前几代皇帝的励精图治,一般会迎来一个国势鼎盛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中,当家的天子无疑是最幸福的,他们没有打天下的艰难,也没有忧天下的烦恼,只有享天下的资本。

而在西汉,这个幸福的皇帝,就是刘彻。

刘彻登基之前,西汉有一个“文景之治”。“文景之治”中,皇帝为了国民生计,他们省吃俭用,努力发展经济,竟连为自己盖个房子都不舍得花钱。

就这样,经过了近四代皇帝约70年的苦心经营,西汉到了汉武帝刘彻在位时期,已经积累下了足够的财富。对此,《史记》中记载为:

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而乘牸牝者摈而不得聚会。

什么意思呢?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钱多、粮多、马多和人多。

一般来说,刘彻生活在这样一个安稳的时代,应该会当一个“皇二代”,努力享受着先辈带来的锦衣玉食。可偏偏,刘彻不是一个安稳的主,他想在这个时代展现一下自己的才略。如何展现?自然是战争。跟谁打仗?自然是汉朝的老仇人匈奴。

汉朝跟匈奴,是世仇。

公元前200年时,发生了一件被称为“白登之围”的历史事件。当时,刘邦亲率32万大军御驾亲征匈奴,不料在其行至白登山时,陷入了匈奴30万骑兵的围困,险些造成开国皇帝被俘的尴尬记录。

也是经此大挫之后,西汉对匈奴采取了守势战略,并以“岁岁纳贡”的代价,换取了对方的不侵略。这一战略,一直持续到了汉武帝在位时期。

虽然说,汉文帝和汉景帝也曾反抗过匈奴,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了。例如公元前166年,汉文帝在拒绝和亲之后,竟然引来了14万匈奴大军。面对强势的匈奴,汉文帝最后也只能屈辱求和。

有着这样的血海大仇,汉武帝自然有理由对其发动战争。

可是,汉武帝身边的人就不像汉武帝一般有魄力了。他们绝大多数人都在拥抱过去,担心战争影响国势,包括太子。

太子曾劝谏汉武帝不要兴兵杀伐,而对于太子的劝谏,汉武帝则表示:

吾当其劳,以逸遗汝,不亦可乎!——《资治通鉴》

而在卫青面前,汉武帝说的更明白:

汉家庶事草创,加四夷侵陵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若后世又如朕所为,是袭亡秦之迹也。——《资治通鉴》

既然汉武帝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战争自然也是铁板钉钉了。

紧接着,汉武帝开始着手准备最重要的东西——军队。

军队,自汉朝开国以来便有。但这样的军队,汉武帝看不上,所以他需要对其进行彻底改造,改造成一支战略进攻型的军队。

怎么改造呢?

汉武帝所做的第一步,便是集权。

汉初时,因搞无为而治,休养生息,所以当时的军队内是没有常设的专职最高首长的。那时,军务一般都由丞相兼管。只有打仗时,名义上的最高首长太尉才会临时出来代几天,打完仗又把军权还给丞相。

而丞相又是文官,不喜欢打仗。所以,汉初的战事,多为被动防御。

那汉武帝要对匈奴发动战争,所需的自然是主动型,所以不管是在决策上,还是执行上,都得绕开丞相这个障碍。简而言之,就是要把军权从丞相手上剥离出来。

于是在公元前140年,发生了汉武帝将田蚡调任为太尉一事。当时并没有战事,汉武帝却突然恢复了太尉一职,其目的也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丞相交出军权。

紧接着,汉武帝突然又撤销了田蚡太尉一职,并不再设置太尉一职。汉武帝的这一目的,其实也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要将军权拿到自己的手里。

这样一来,汉武帝想升谁的官,升多高,完全自己说了算,随心所欲,不必先经过丞相点头。现在,将军们只需要对皇帝负责,政府被晾在一边。也就是说,汉武帝可以甩开膀子干一票了。

紧接着,汉武帝开始了改造军队的第二步——换将。

汉武帝父亲汉景帝去世之后,给汉武帝留下了一批老将,知名的有韩安国、李广、公孙敖、公孙贺。汉武帝为什么要换将呢?并不是说他们不厉害,或是不信任他们,而是他们只会打战略防御战,不擅长主动进攻。

比如在公元前133年,汉武帝派韩安国、李广、公孙贺、王恢等率领30万大军,准备在马邑诱歼匈奴军臣单于。不料,单于看出破绽,还没到伏击区就撤了。匈奴没有进入伏击圈,但负责断其后路的王恢一路还是有机会截击,竟未敢出击。

马邑伏击战,汉军出动30万人,对付单于率领的10万人,本是个很好的机会,居然无功而返,而且还暴露了战略企图。这一的情况,汉武帝还会重用他们吗?必然是不可能的。

也是因此,汉武帝得出了一个结论:老将已经不行了,必须要从青年才俊中选拔出新生代将帅。这才有了之后封狼居胥的霍去病,和大司马将军卫青。

换将之后,汉武帝则展开了第三步——提高军人地位。

前文提到了“太尉一职的可有可无”,试想一下,连军队统帅都混得这么差了,普通士兵还能混得怎么样?就这样的状态,要让士兵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跟如狼似虎的匈奴大家,谁会愿意呢?

所以,汉武帝才会想方设法去提高军人的地位。

公元前124年,汉武帝将卫青提拔为了大将军。大将军一职,在当时就已经相当于丞相了,军政大权一把抓,不仅管分内的军事,连属于丞相的政事和民事也可以插手。也是因此,丞相渐渐成了闲职。

以上是对于军队官员,而对于普通士兵,汉武帝则设立了“武功爵”。这一制度,相当于秦朝时期商鞅所制定的“军功爵位制”,不过汉武帝对其进行了修改——杀敌数量越多,斩首级别越高,获得的官爵和赏赐越好。

据相关文献记载,在汉武帝手里,受封侯爵共98人,其中将军为侯者53人,匈奴及其他少数民族降汉者29人,两者所占比例为92%,靠亲戚或世袭关系而非军功封侯的也不是没有,但只有可怜的7人。

而立下军功,士兵除了能拿到官爵之外,还有银子。漠北大战获胜后,汉武帝掏出50万金用于奖赏。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西汉一年的财政收入!

汉武帝最后的改造措施,便是增加马匹。

骑兵,是古代战场上的重中之重。据军史学家研究,一个骑兵的战斗力相当于50个步兵。也是因为马匹的重要性,汉武帝改进了专门养马的机构太仆寺。

公元前115年,汉武帝新设水衡都尉一职,把太仆寺所属的天子六厩划走,使太仆寺能够专心发展军马。此举效果明显,仅边境36个马场的马匹数量就增加了10万之多。

而除了太仆寺养马之外,汉武帝还非常鼓励民间养马。《汉书》中有这么一句话:

天下马少,平杜马匹二十万。

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在汉武帝在位时期,一匹马可以卖到20万钱。要知道在汉初,一匹马的价格也才1万钱左右。试想一下,这样的暴利,老百姓们能不动心吗。

一下子,养马便成了西汉时期的一项全国运动,养马事业成效斐然。

长城以南,滨塞之郡,马牛放纵,蓄积布野。——《盐铁论》

至于汉武帝最终的改造成果如何,我们也都知道了。

当时,汉匈经过了近14年的,多达7次的大小战役,特别是漠北决战,西汉大败匈奴,占领并巩固了河西、河南、漠南数千里的国防线。匈奴受到沉重打击,哀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后来,匈奴被赶到更北的漠北,没有水草,无法生存,被迫远迁西北。

汉武帝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农耕民族不一定打不过游牧民族,也证明了他的雄才大略。

我想,如果富勒能多了解一些中国历史,也就不会说出“牧民是进攻大师,农耕民族是防御大师,后者打不过前者”这样的话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