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托位国家补贴一万元!托育起航,谁是中国的Bright Horizons

一个托位国家补贴一万元!托育起航,谁是中国的Bright Horizons
2019年11月04日 10:31 传习邦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木木

编辑 | 初见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亿9千50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30万人。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00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

2019年2月,为贯彻十九大「幼有所育」的民生目标,十八部委联合发布《行动方案》,要求制定0-3岁托育行业的准入标准、管理规范、监管标准和服务规范。10月,两个重大利好引爆整个行业。

一是,托幼国标正式落地。国家卫健委制定的《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明确规定,支持用人单位在工作场所办托,采取公办民营、民办公助多种形式,鼓励市场化办托。

一是,重磅补贴史无前例。国家发改委发布《普惠托育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中央预算重点支持示范托育、社区托育,每个新增托位给予1万元的补助。

政策红利催生下,2019年,正是托育元年。

由普惠的风向指引,国家的学前教育体制悄然生变,由教育部主导的单轨制,走向教育部主管幼儿园、国家卫健委主管托育中心的双轨制。

- 1-

千亿蓝海,幼儿园该不该办托育

实际上,不需要政策的东风,国内的婴幼儿照护(托育)早已是一个价值千亿的超级大市场。华经产业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显示,2018年,国内托育市场突破900亿元,托育客单价为一年3.75万元。预计到2022年,国内托育市场逼近1200亿元的规模,增速10%左右,托育客单价也会上升至一年5.29万元。

另一份乐观的研究则指出,爆发性增长的早教、托育,2019年的市场规模早已超过1700亿元。

2018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卫计委主任郭玉芬(现为卫健委主任)透露,0-3岁婴幼儿,国内共有8000万人。上海市妇联的一份调查则指出,上海共有0-3岁婴幼儿60万人,托育渗透率不足2%。

另一方面,0-6岁托幼一体化,大势所趋,早已成为整个幼教产业的共识。10月中旬,国内最大早教洋品牌之一的金宝贝斥资1亿元,战略投资社区化托育机构MoreCare茂楷婴童学苑。完成融资之后,仅有10个门店的茂楷气势如虹地推出「三年千店」的扩张计划(见传习邦过往文章:金宝贝超亿元入局茂楷:三年开千店,托育市场要洗牌?),打造早教+托育+社区的托育3.0生态。

美股上市的国内幼教巨头红黄蓝,全国开办1300+家亲子园、500+家高端幼儿园,早就在构建集团化、一站式幼教生态,托育中心与早教、幼儿园、家庭教育(竹兜育儿)并称为四大业务之一。

2018年的11·15幼教新政,卡死了国内幼儿园的资本化之路,向早教、托育延伸,成为上市幼教集团唯一选项。2019年,国内A股上市的国内幼教龙头威创股份,组合旗下红缨教育、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幼教四大品牌,5500所幼儿园,转型为综合性儿童成长平台,做大安特思库、七彩宝屋两大品牌,通过「多元儿童成长场景业务」,剑指早教、托育。

另一个跨界幼教的国内A股上市公司电光科技早在2017年底便已介入托育,通过旗下的教育产业基金斥资8600万元,受让新三板托育早教第一股爱乐祺27.79%的股权。

爱乐祺创始人兼董事长陈靖,毕业于地球空间科学学院,为国内托幼早教一体化的开创人之一,早在2007年便已参照美国日托中心(Daycare Center)、日本保育园的模式,开办了国内第一家托育+早教一体化园所。

2015年,爱乐祺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底电光科技入股,作为对赌条件,爱乐祺承诺三年累计净利润不少于7000万元。

先行者,已有斩获;后来者,正在路上。国内市场,早教、托育同在0-3岁市场、同具千亿规模,互相之间的渗透、融合,已成常态。

面对幼教产业的新机会,电光科技旗下电光教育CEO张亮一度预言,相对于早教,早托是一种刚性需求,至今仍为一片空白,早托卡位之战会在2019年全面打响。

- 2-

一个共同的标杆:Bright Horizons

对于跨界进入托育的幼教、早教人士而言,美国的日托中心集团Bright Horizons为心目中的共同标杆。

总部位于美国麻省的Bright Horizons,创办于1986年,全称为Bright Horizons Family Solutions,是一个以「家」为核心,为在职家庭提供一体化保教服务的托育集团,为全球最大的雇主资助婴幼儿保教服务供应商。

Bright Horizons八成以上业务来自托育、早教,主要通过两种模式为雇主、在职家庭提供服务。一为损益合作,Bright Horizons承担经营风险,与雇主签订一个多年合约,BrightHorizons为在职家庭提供保教服务,雇主给予一定补贴。一为成本加成模式,Bright Horizons不承担经营风险,雇主支付成本、预留利润购买Bright Horizons的保教服务。

损益合作模式,又分两个子类,一是赞助商模式,为单一企业的在职家庭服务,接受单一企业补贴;一是集团联合模式,为特定区域(大型办公楼、办公园区)的多个雇主、周边社区的在职家庭服务,按比例接受多个主体的补贴、赞助。

Bright Horizons的服务内容包括三个方面,一为保育和早教(Full-Service Centers),一为后续护理计划(Back-updependent care),一为教育咨询(Educational Advisory Services)。

开办过程中,Bright Horizons一般要求雇主提供资本支持,一方面满足雇主向在职家庭提供福利的需求,一方面降低Bright Horizons的初始投入,作为回报,Bright Horizon根据雇主的需求(员工层次、营运时间)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

Bright Horizons模式的亮点在于,打破幼教行业直接toC的传统,通过个性化定制,把日托中心设立在企业内部,通过B端雇主锁定C端在职家庭,一方面通过保育服务本身盈利,一方面低成本获取优质流量,售卖增值服务。

1998年,Bright Horizons在纳斯达克上市,2018年5月,接受贝恩资本13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实现私有化。退市之后,Bright Horizons大举扩张,业务由北美拓展至欧洲、印度,通过做大后续护理计划,培育新的增长引擎,实现收入多元化。

2013年,Bright Horizons在纽交所重新上市,发行价22美元,募资2.2亿美元,对应市值13.8亿美元,创造了资本运作PPP(Public-Private-Public)模式的一大典范。Bright Horizons的营收,连续18年保持增长,在全球开办1000+家日托中心。

重新上市六年,Bright Horizons最新市值85亿美元以上,增长500%。

- 3-

携程亲子园,新托育第一次的重挫

谁在中国第一个引入Bright Horizons模式?携程亲子园!始作俑者,携程创始人兼董事长梁建章,他的另一个身份——业余的人口学家。

2013年起,梁建章在携程内部引入狼性文化,推行苛刻的末位淘汰制,根据考核成绩,员工被分为A、B、C、D四个类别,一旦进入D类,一个季度之后业绩无改善则直接淘汰。为了配合狼性文化落地,梁建章结合自己的业余爱好、产业洞察,主动解决在职员工一岁半至三岁半子女的照护难题。

2015年,携程在总部大楼辟出800平米的场地,引入专业的托育团队,开办国内第一家植入互联网企业内部的日托中心——携程亲子园。

2017年11月,一则虐童视频在网上流传,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发生,一时间民意汹涌。事件的结果是,携程亲子园叫停,8名虐童者入刑,携程总监级高管引咎辞职,股价一度蒸发10亿美元。

作为业余的人口学家,梁建章自我打脸,经历了「人生的一次重挫」。

在一次论坛上,威创股份投资总监郭晓乐说,托育之托,就是「重托」。「重」有两重含义,一是面对0-3岁婴幼儿,家长的托付之重,可想而知;一是,模式之重,0-3岁婴幼儿需要更全面的安全保障、服务设施,有的方面比幼儿园更重。

携程亲子园,无疑看「轻」了托育中心,致使Bright Horizons模式在华落地,横生波折。

托育中心的两重之「重」,也让一部分跃跃欲试的幼教人士望而却步。幼教圈颇具知名度的三槐堂「堂主」王剑说,托育中心,一无课程,二无师资,三无环境,是一个典型的「三无」产品。资源匮乏、运营难度超高的托育行业,不是一个好生意。

针对「三无」的托育,王剑在自媒体《托育半月说》给出了三条建议:启动,宜早不宜迟;规模,宜小不宜大;进度,宜慢不宜快。

电光教育的张亮也一再强调,早托、早教看上去「形似」,贴近一考察,客户需求、运营模式、盈利模型却是千差万别,完全不在一个细分赛道之上。除了产品形态、管理规范、商业模式尚未完全跑通,合格教师、看护人员的缺失,正是新托育最大的痛点之一。

携程亲子园,正是倒在管理、师资两条红线上。在传习邦看来,尽管前有政策红利,后有资本助推,两重之「重」的新托育,依旧任重道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