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三换帅,中国高科跨界转型之路,道阻且长

五年三换帅,中国高科跨界转型之路,道阻且长
2019年11月13日 15:58 传习邦

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萧遥

资本的寒冬,国内A股的教育并购、投资,已为凤毛麟角。10月中旬,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发布公告,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广西英腾教育49%的股权,成为“寒冬”中的又一丝暖意。

英腾教育融资纪录,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跨界转型职业教育的中国高科,选择在线医学教育为突破的方向。 为审慎起见分两步走——

2017年6月出资1.4亿元收购英腾教育51%的股权,为第一步;2018年,英腾教育对赌业绩达标,遂启动第二步,并购英腾教育剩余49%的股权。

交易完成,英腾教育成为中国高科全资子公司。在地产、租赁项目逐步出清之后,“多灾多难”的中国高科终于在职业教育的版块占有一席之地。

- 1-

执业药师创业,《考试宝典》出彩

医卫人才的执业门槛很高,无医师证、药师证,则无法行医。国内100+万家医疗机构,每年参加医学职业、医学职称考试的医卫人员多达500万人。

另一方面,知识更新速度太快,学医辛苦,一辈子都在学习,医卫人才的继续教育也是刚需。

国内医疗卫生技术人员近1000万人,大部分在基层。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超过60%的医护人员只有大专或以下学历,再教育提升,成了必然。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传习邦整理

基层医疗人才的继续教育,路径多种、方式多样。如,在职进修,在卫生主管部门的安排下,基层院方派遣医护人员赴上一级医疗机构驻院学习,或上一级医院的专家下到基层,短期帮扶。随着医联体模式的普及,上一级医院与下一级医院成功“配对”,一方面提升区域内整体的诊疗水平,另一方面也让基层医护人员“做中学”,在远程问诊、远程会诊、转院诊疗的过程中提升业务水平。

因而,短期培训、职称化培训,为国内医学继续教育的主战场,远程教育、在线医学教育,则为有力补充。

2018年4月,国务院发文,大力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随着医院“互联网化”的启程,在线医学教育在政策红利的推动下,快步向前。英腾教育局处在广西柳州一隅,却也十年坚守,聚焦在医卫人才在线继续教育、职称考试辅导,业务触角伸向全国,为国内在线医教的代表项目之一。

英腾教育创办于2005年,创办人兰涛是三甲医院柳州市人民医院的一名药剂师。一心上进的兰涛是大学同学中第一个通过执业药师资格证考试的人。利用自己擅长编程的特长,兰涛业余时间创办了一个小网站“兰药师工作室”,把自己备考药师证的经历、报考资料放在网上,供网友参考、学习。随着网站人气的增长,兰涛索性辞职创业,在网上“贩卖”医考学习资料,逐渐做大。

2011年的时候,英腾的执业医师、执业药师《考试宝典》产品获得科技部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成为柳州罕见的在线教育企业。

2013年,英腾的《考试宝典》大规模升级,实现单机版、网页版、手机版三版合一,并与广西科技大学达成校企合作。2015年,英腾累计用户2000万,营收1300万元,启动股份制改造,并在次年8月成功挂牌新三板。

英腾教育挂牌新三板

挂牌之后,英腾启动转型,在北京设立运营中心,由单一的医考,向包括三基(即: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考试、医学继续教育考试、医学技能培训在内的更广大在线医学教育板块进发。

- 2-

五年三次换帅,中国高科一直折腾

上市公司中国高科历经“凯地系”、北大方正“李友系”的一路折腾,董事长、总裁如走马灯一样轮换,深陷主营业务坏死、小股东集体维权的困境。

2017年,在余丽(入狱判刑)、韦俊明(证监会公开谴责)两位董事长接连“出事”之后,北大方正集团副总裁兼首席人才官马建斌“下放基层”,出任中国高科董事长。

前中国高科董事长马建斌

在马建斌任上,中国高科地产项目基本售罄、贸易业务不再新增,进一步确定转型职教的方向。

在马建斌的一手推动下,中国高科2018年1月完成了对于英腾教育51%股权的收购,兰涛出任中国高科副总经理,继续主管英腾教育。2018年年报,教育业务实现5500万元收入,在中国国科总营收中的占比首超51%,英腾教育贡献一半以上。

当然,在中国高科,马建斌也遭遇过“滑铁卢”,由他出面请来的上市公司总裁印涛短暂上任之后,又在2019年4月“撤离”中国高科,投奔朴新教育,所遗总裁一职由中国高科CFO朱怡然代行。

2019年之后,马建斌的精力越来越多地偏向北大方正集团层面的事务,转战方正保险,遂在7月“交班”,由北大方正集团执委会委员兼副总裁、方正产业投资和北大方正投资“双料”董事长齐子鑫接任中国高科董事长。

不到五年,中国高科第三次“换帅”,折腾之繁,可见一斑。推荐阅读: 告别李友,中国高科重生记:一位新东方老将的火线救赎

根据交易双方的“君子协定”,英腾教育2018年净利润不低于2000万元,则触动第二轮收购的计划。

2018年,英腾教育实现净利润2550万元,超额完成对赌业绩。2019年7月、10月,在齐子鑫的主持下,中国高科董事会与英腾教育原股东(即,兰涛及一致行动人)签订《补充协议》、《补充协议(二)》,以16倍市盈率、作价2.0亿元收购英腾剩余49%的股权。

应当说,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表面看,2017年6月,中国高科收购51%的股权时,英腾作价仅为2.2亿元;2019年10月,收购剩余40%的股份,英腾作价4.1亿元,两年时间,估值翻了一倍。但严格按市盈率计算,2016年英腾营收2260万元、净利润640万元,2.2亿元的估值实为19倍市盈率。2018年,英腾营收5280万元、净利润2550万元,4.1亿元的估值对应市盈率16倍。

2019年中报,英腾实现营收3600万元,同比上升15%;净利润1755万元,同比增加21%,价值进一步提升。

- 3-

转型职教,“过来人”一役吃了大亏

有了业绩向好的英腾打底,中国高科整体上的职教转型,也在缓慢起色。 在线医教之外,产教融合为另一个发力的方向。

2019年7月,中国高科与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联手推出“齐鲁英才学堂”,打造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基地、智能计算产业学院、新工科产业学院。

9月,中国高科又与四川大学锦城学院达成合作,联合培养1+X证书大数据专业方向的学生。为推动产教融合,中国高科推出了一套工程教育认证标准,与高职院校共推“新工科学院”。

然而,三年转型职教,大的方面看,中国高科的动作仍显迟缓,一度在2018年2月收到北京证监局的监管函,诟病“主业不突出、职教转型迟缓”两大病症。

本来,转型职教,为中国高科的既定方针,即使在余丽、韦俊明时代的乱局中,中国高科也以子公司上海观臻为联合投资平台,出资4400万元并购慕课平台运营商“过来人”30%的股权,成为“过来人”第一大股东。

“过来人”创办于2007年,创办人为张有朋,运营两大慕课平台,其中:顶你学堂为国内第一个商业化运营的中文慕课平台,华文慕课则为北京大学官方慕课平台。

完课率低、商业化程度低,为慕课模式的最大缺点。2016年,过来人仅完成185万营收。代价大、收益小,中国高科与张有朋团队快速交恶,甚至上演“盗窃”公章的闹剧。

2019年4月,中国高科发起仲裁,以“过来人”连续三年未完成业绩对赌为由,要求张有朋偿还4400万元的补偿款(与当初的投资款一致)。7月,上海观臻提起北京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过来人的张有朋归还400万元欠款。

中国高科转型迟缓,还与北大方正集团卷入另一起重大诉讼有关。

2019年6月,北大资产(即,北大校企投资管理公司)正式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定方正集团2003年与魏新、李友、余丽、北京招润投资公司签订的30%股权转让无效。一场世纪股权争夺战在历经多年摩擦之后,正式打响。一旦北大资产赢,则北大方面对于方正集团的控制权将由70%提升至100%。

对于北大系高管而言,相对于清理魏新、李友时代的历史遗留问题而言,上市公司的具体业务正是第二位的考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