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跟谁学:距离下一个“乐视”,还有多远

谜一样的跟谁学:距离下一个“乐视”,还有多远
2020年02月26日 19:44 传习邦

出来混,总要还。电影《无间道》这一金句,上一次应验于乐视,这一次轮上K12教培圈的跟谁学?

- 01-

跟谁学神话:教培圈的Mr.400%先生

教培圈一向“保守”,一向自诩“慢教育”。跟谁学专注在线大班课,聚焦三四五线城市市场激进扩张,体量之“牛”、增长之“快”,让人瞠目结舌。一段时间以来,跟谁学简直停不下来、慢不下来,一连串数据指向400%以上的增长——

O2O转型B2C之后,营收连续五个季度同比增长400%+;净利润同比增长400%+。

截止12月31日的2019财年,跟谁学营收破20亿元,同比增长400%+;总订单量破30亿元,同比增长400%+。

2019财年第四季,跟谁学单季营收逼近10亿元,依旧同比增长400%+......净利润则逼近2亿元,同比增长600%+!

一连串的400%+“闪瞎”众人之眼。2019财年,跟谁学的净利润甚至飙升十倍,由2018财年的2600万元,一跃而逼近3.0亿元。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正是眼瞎教培行业尽人皆知的Mr.400%。

- 02-

一再刷新“认知”:小学业务增长900%

400%+的“高成长”,创造了教培圈一个乐视式的神话,一再刷新业内的“认知”——

谁说教育非得是所谓的“慢教育”?一年400%+的增长,放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行业,无疑都是火箭式窜升。

谁说在线教育一定要亏损、“烧钱”,赚吆喝、培市场?跟谁学CFO沈楠的数据:2019财年,跟谁学的净利润率甚至提升6个百分点,达到14%。2019财年前三季度,跟谁学“做得不算好”,平均获客成本545元;第四季“迎头赶上”,平均获客成本低至400元,分摊至全年,平均获客成本仅为区区470元。

谁说在线大班课模式未经验证、实际教学效果待考?跟谁学的小学业务,一个季度居然增长了将近900%!

跟谁学股价走势,数据来自雪球

400%+的“高成长”,在资本市场同样一飞冲天的跟谁学效应。上市8个月,发行价10.5美元的跟谁学,股价正在向400%的增长靠拢,市值则提前实现“小目标”,由当初的27亿美元,一举冲破百亿美元关口。

“神”一样的跟谁学,让人联想起当初“神”一样的乐视。在教培从业人员的圈子里,“跟谁学的报表是真是假?”“在线大班课有没有预定的教学效果?”一直为广泛争议的热门话题。“神”一样的跟谁学,同样也是“看不懂的跟谁学”“争议的跟谁学”“谜一样的跟谁学”.....

- 03-

“反常”的跟谁学:CFO上市前夜出走

作为国内唯一一个爆发性增长、大规模盈利的在线教育机构,跟谁学神话般的“高成长”至今无人破解、无人复制,同样也是一个让人百思不解的现象。

美东时间2月25日,一个名不经传的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终于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事出反常,必有妖孽!这是另一句成语。跟谁学的马脚终于露出冰山一角?“为什么我们认为跟谁学是一家最糟糕的教育上市公司?”这是Grizzly Research做空报告的标题。

Grizzly Research报告截图

为什么?因为跟谁学的“反常”。持续五个季度的400%+增长,对于一般而言的“慢教育”来说“反常”。上市,就平常智慧而言往往是创业的“终点”,跟谁学的CFO宋晓欲却在上市的前夜,毅然选择离开。不愿意分享上市的“高回报”,还是不愿在一份充满瑕疵的财务报表上签下自己的大名?实在过于“反常”。

创业的前半段,跟谁学陈学东一再强调的最大“卖点”——一半来自百度,一半出身新东方的六位联合创始人,如今六位“联创”离职了四位。对于一家正在获得资本市场高额回报的明星公司而言,大规模“联创”选择离职走人,是不是同样“反常”?

- 04-

做空报告质疑:毛利率高出同行30%?

细看报表,更多的“反常”之处正在浮出水面。在Grizzly Research做空报告的指引下,人们发现——

大多数在线教育机构毛利率只在50%上下,跟谁学的毛利率却高达70%以上,2019财年第四季甚至达到80%!是跟谁学的模式更为先进?是跟谁学的员工更为努力?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跟谁学的老师薪酬平均高出同行40-50%,销售人员的薪酬平均高出同行30-40%,总体上的运营成本高出同行40-50%,毛利率全能高出同行20-30%......跟谁学的CEO到底有怎样的计算神器,才有这么“神奇”的计算效果?

众所周知,在线三强为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同样主打在线大班,高一级市场、低一级市场通杀。跟谁学无非一只突然窜出来的“黑马”,只聚焦在“下沉”市场,类似拼多多式的贴地打法。为何在线三强无法实现“几何级增长”“爆发式盈利”,跟谁学却能成功做到、完美胜出?

是在线三强太笨,还是跟谁学过于“聪明”?人们有理由联想到乐视的一连串“战绩”:在视频三强拼死努力,却总也无法持续盈利之际,“黑马”乐视却能一骑绝尘,成功跨越苛刻的国内A股上市门槛,最终收获千亿市值......

- 05-

五宗罪:7500万的楼,上市公司3亿买进?

根据传习邦的整理,商业模型之外,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对于跟谁学的质疑,集中在五个具体的方面,可谓五宗罪:

1,虚增利润。对比信用报告、SEC公开披露,跟谁学2018财年的净利润一为1125万美元(信用报告),一为1965万美元(SEC财报),虚夸近75%。

2,关联交易。跟谁学存在两家体外循环的流量营销公司,一为北京优联,一为百家云图,存在大量关联交易。不上市部分消化成本,输送利润(以流量方式体现),是不是类似乐视式的“神”操作?

3,转移资产。2020年1月,跟谁学斥资3.3亿元在郑州买楼三栋,实际总投资仅为7500万元,支付溢价高达4倍,涉嫌抽逃上市公司资金。是不是再次类似乐视的“神”操作?

4,虚假刷单。即是在肺炎疫情期间,跟谁学的下载量也未进入行业前五。有证据显示,跟谁学要求平台入驻机构(B2C业务之外,跟谁学仍保留O2O业务)使用虚假账号刷单。有图有真相,Grizzly Research晒出了相关截屏。

5,现任CFO声誉存疑。原任CFO宋欲晓出身于新东方,上市前夜突然离职,继任CFO沈楠一度任职的外教平台Sinoedu声誉不佳,引发多次欺诈诉讼。

对于Grizzly Research的做空报告,跟谁学斥之为“一派胡言”,不予回应。跟谁学的股价则终于止住迭创新高的势头,收报44美元,下跌近3%。做空袭来,市盈率300倍以上的跟谁学,“站在高岗上”,“高处不胜寒”的凉意扑面而来。

- 06-

一班1700人,教学有效果?

在做空的叫嚣声中,跟谁学的在线大班模式又一次成为业内人士。“跟谁学=在线大班”,在线大班模型在国内教培圈的风行,背书者正为跟谁学。一旦跟谁学400%+的“高增长”证明为伪,可以想见,在线大班模式本身也将成为一大牺牲品。

什么是在线大班课?跟谁学2019财年第四季报告显示,一个班平均1700人,这便是跟谁学版的在线大班课。

脑补一下:一个“名师”主讲,1700个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学业水平、不同学习进度的小学生、初中生集中在一个平台,上一堂气势恢宏的大课!没有互动、没有练习、没有同学之间互相比拼的“隐性课堂”,没有班级,没有小组,只是一个“名师”大水漫灌......对于普遍缺乏学习力、自驱力、自制力的中小学生而言,规模宏大的满堂灌,真的会有学习效果吗?

在传习邦看来,跟谁学实际是一家精通于流量运营的教育电商,流量运营为第一考量,至于真实的教学效果,则只能“嘿嘿”。而当一个教育机构不再以教学效果为终极追求,只沉醉于流量收割的快感,人为改造“高成长”的假象,这样的“教育”机构,早已沦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