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后门”的同时,商业银行开始参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

堵住“后门”的同时,商业银行开始参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
2019年08月15日 11:36 路闻卓立

对于地方隐性债务问题,日前中国财政部部长刘坤撰文指出,一方面要堵住“后门”消化存量,另一方面要开好“前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据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中国监管部门鼓励更多商业银行能参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目前中国建设银行和中信银行等在湖南湘潭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工作中处于领先地位。这或许意味着中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工作可能将进入到一个全新阶段。

对于地方隐性债务问题,日前财政部部长刘坤撰文指出,要堵住“后面”消化存量,目前国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制度基本建立、风险总体可控。下一步,要在开好“前门”、风险监测、到期债务应对、监督问责等方面下更大功夫,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金公司的研报称,过去五年中(2014-2018年)债务上升最快、投资回报最差、偿债能力最差的部门即是和地方隐性债务密切相关的地方融资平台。

地方隐性债务处置提速

自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朱明春在今年两会记者会上对隐性债务风险表示关注后,财政部等多部委7月据报道联合发文对处置融资平台到期存量隐性债务做出明确规定,但各地处置进展迟缓。

7月中旬,银保监会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

对于监管机构此次下发的“最强”监管规范,中信建投证券表示,地方AMC监管新规公布,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地方政府债务处置将提速。

商业银行或在地方隐性债务置换中挑大梁

中信证券报告称,本来隐性债务化解与2015年债务化解的不同在于,主要基于市场化原则。

报告称,2015年的隐性债务平滑方案主要是政府资金和政府信用注入,财政资金帮扶。而本轮隐性债务化解更加强调市场化原则,由融资平台、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共同协商化解,因而对此次隐性债务化解的力度和工具也保持中性态度。

同时对于外力参与化解的可能性,由于政策性银行过往较少参与到地方平台信贷当中,因此债务借新还旧预计仍主要依赖商业性和地方性银行。

据彭博14日援引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中国监管部门鼓励更多商业银行能参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目前中国建设银行和中信银行等在湖南湘潭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工作中处于领先地位,此前计划由国开行牵头的债务置换方案暂未获推进。

这或许意味着在有效“堵住”后门的同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置换工作可能将进入到一个全新阶段,商业银行将更多在这一阶段挑起大梁。

其实7月就有国内媒体报道称,某股份行已下发隐性债务置换文件。文件称,确保资金用于置换且不新增政府隐性债务。

该股份行要求置换应对应具体项目(以财政部隐性债务统计监测系统中登记的项目为准)且原则上以项目贷款发放,原有存量债务发生时间需在2017年7月14日之前,并确保单个项目隐性债务规模不增加,不得置换未对应具体项目的债务。

据彭博昨日报道,知情人士表示,中信银行此前内部召开隐性债务置换专题会议,提出可以向债务主体提供贷款,以置换该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的贷款以及合规的非标产品。

另一位知情人士称,湘潭九华经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属于其中一家债务被置换的城投公司,模式预计会是以长期贷款置换非标债务。

“商业银行参与地方隐性债务置换,意味着后续城投债供给会减少,利好城投债。”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

他指出,非标等隐性债务平均成本在7%-8%,期限往往在1-3年,将原来的高成本短期限隐性债务置换成比较便宜的信贷,降低地方政府再融资压力,降低借新还旧的成本。对银行而言,地方政府长期的偿债能力问题仍然值得关注,“不过至少不用担心当下的流动性风险了。”

兴业证券分析师黄伟平在其报告中称,国开行参与化解隐性债务是“自下而上”,全面推行或有难度;股份行等金融机构通过市场化方式进行债务置换或成为主要方式。各地区将通过更加多元化方式稳妥、有效地化解隐性债务。

湖南湘潭最新的隐性债务置换方案与此前的最大区别在于国开行的淡出。

据彭博3月获知的消息,当时仍在讨论中的隐性债务置换方案考虑由国开行牵头,成立一些商业银行参与的银团,将当地隐性债务期限延长。而目前的版本是商业银行有可能居主导地位。

不过,中信证券报告称,建议市场不宜对隐性债务置换方案过于乐观,建议降低中等评级城投债仓位。(完)

登录APP获取延伸阅读:

分析 | 中国高达40万亿元的地方隐性债务将何去何从

廖群: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或有”率值得研究

财政部部长:继续推进政府债务置换,妥善化解隐性债务存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