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龙套熬成影帝,张译终于火了:人生最坏的结果,无非大器晚成

10年龙套熬成影帝,张译终于火了:人生最坏的结果,无非大器晚成
2021年05月12日 15:14 听博乐说

张译,真的火了。

演艺圈来来去去,

有人一夜爆红,

也有人转瞬间就销声匿迹。

比起这些“速食演员”们来说,

张译的演员路显然走得更踏实,

也更艰难。

在这个五一黄金档,

张艺谋导演、张译主演的《悬崖之上》,

毫无疑问成为了一匹势不可挡的黑马。

制作精良、情节紧凑,

电影中,

张宪臣是一个特工。

他成熟冷静、临危不惧,

但也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这两重身份之间的细节,

张译把握的太好了,

他赋予了张宪臣这个角色耀眼夺目的生命力。

就像《悬崖之上》的副导演评价的那样:

“张译的表演是教科书式的表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张译已经成为了电影电视剧的“定心丸”,

似乎只要有他在,

这片子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单眼皮、小眼睛、大鼻子,

在美女帅哥如云的娱乐圈,

张译并不具备优势。

但他硬生生的凭着自己的演技,

杀出一条路来。

如今张译斩获百亿影帝,

曾经10年默默无闻,

如今终于绽放光彩。

“十年磨一剑,砺得梅花香”。

张译的职业生涯,

似乎从一开始就充满波折。

高考之前,

张译一门心思只想进中央电视台,

成为一名优秀的广播人。

高二那年,

他以排名第一的专业成绩冲刺心仪大学,

但却因为年纪不够而落榜。

第二年,

他考到了第3名,

这个成绩不算差,

但没有用,

因为那一年学校在东北只招两个学生。

得知这个消息时,

张译笑呵呵地跟父母说没事,

转头就藏在被子里嚎啕大哭。

18岁的少年,

第一次尝到了梦想破裂的滋味。

张译自打播音梦破碎之后,

就在家里闷闷不乐,

张译的父亲见状,

便拉着他去哈尔滨话剧团当学员。

结果剧团的老师只看了张译一眼,

就连连摇头:

“这长得跟个酸练猴子似的,

一看就不是做演员的料。”

这句评价刺痛了张译的自尊心,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这辈子都不当演员了。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不讲理,

不想当演员的张译,

还是被固执的父亲强塞进了话剧团。

与其说是父亲替张译误打误撞地选对了一条路,

不如说张译这个人,

骨子里就有一股劲。

他爱什么,

就要把什么做到最好。

1997年初春,

张译为了能在话剧上更有建树,

选择成为了一名“北漂”。

为了能留在北京学话剧,

张译开始考各大表演院校。

先是去了解放军艺术学院,

就是沙溢、沈腾和杨洋的母校,

结果连体检那关都没过。

张译又跑到中央戏剧学院,

这回一路走到了面试,

张译对着主考官侃侃而谈,

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却得来了考官并无恶意的一句:

“你考不考虑去读中文系或者导演系?”

张译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年在哈尔滨话剧团,

老师只是看了他一眼,

就得出了“不是演员料子”的结论。

如今自己努力了这么久,

结局却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吗?

当时,

张译站在天桥上,

看见底下车水马龙,

他告诉自己:要么再试试,

要么就跳下去。

最终,

张译选择了后者。

没去成专业院校的张译,

在机缘巧合之下,

成为了北京军区战友话剧团的一名“自费生”。

他非常努力,

却还是被老师们说是:

“全团唯一不会演戏的人”。

张译不信邪,

到处去跑剧组、试镜。

跑了5、6年的时间,

一无所获,

所有的导演都说他“长得丑”、“没特点”。

张译当时还不服气:

“难道长得丑不算特点吗?”

张译的自嘲,

没能帮他摆脱现实的困境,

从18岁进入话剧团,

到28岁还是无人问津的小演员,

张译不是不着急。

直到2006年,

张译曾无数次排练过的话剧,

《士兵突击》要筹拍成电视剧,

他决定自己这回一定要搏一搏。

一封3000字的长信,

为他争取到了史今这个角色。

张译演戏,

角色重于一切,

分析人物个3000来字对他来说就是毛毛雨。

拍《我的团长我的团》,

张译演一个瘸腿兵,

不管摄像机有没有对准他,

只要导演喊开机,

他的腿立马就“瘸了”。

拍摄172天,

他就“瘸了”172天,

杀青的时候,

左腿比右腿整整细了一厘米。

张译不怎么上综艺,

也不拿自己的敬业买通稿,

对他而言,

在片场用尽全力的那一刻,

才是最有价值的。

所谓成名要趁早,

在张译身上仿佛失去了效力。

因为真正纯粹的演员,

不怕大器晚成。

演艺圈里不缺少人设,

但张译没有,

他身上只有一个标签,

那就是“演员”。

《悬崖之上》有一场戏,

需要被电击。

导演说要用替身,

但被张译拒绝了,

别人尚且有可能是作秀,

但张译不是,

他是真正能把角色和自己融为一体的演员。

在拍《攀登者》的时候,

明明不是张译的戏,

作为旁观者,

他能看吴京表演,

看到泪流满面。

在纷繁杂乱的演艺圈,

难得看到这样的演员,

不光是有演技,

还对演戏这件事,

有一种敬畏感。

一个人只有心存敬畏,

才能身有所正、言有所归、性有所止。

而在娱乐圈,

有人敬畏资本,

有人敬畏流量,

有人敬畏粉丝,

却极少有人能敬畏演员这个职业本身,

所赋予的使命感。

所以有了“数字小姐”、

有了“抠图”、有了“轧戏”,

有了那么多根本无心磨练演技,

只想着迎合市场赚快钱的“明星”,

而非演员。

希望所有演员都能像张译一样,

前路漫漫,勿忘初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