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名小女孩,曾9岁参加高考、13岁大学毕业,如今混得怎样?

河南一名小女孩,曾9岁参加高考、13岁大学毕业,如今混得怎样?
2021年01月01日 17:04 武汉啧啧嘴570

引言

北宋有位文学家名叫王安石,他曾写过一篇让人深思的文章《伤仲永》。初次听说这篇文章的人,单看名字,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篇悼词,毕竟这个“伤”用在此处有着感伤怀念之意。其实,深究起来的话,《伤仲永》也和悼词差不了多少——这是篇讲述天才“陨落”,神童最后变成了普通人的故事。

神童,之所以被称为神童,是因为他们从小就展现出对于某一领域的顶级天赋,然而,天赋并不是一直都呆在那里,随时可以取用,如果只依赖天赋而自身不努力,天赋也是会慢慢消失殆尽的。

01

一般情况来说,十三岁的孩子还在读初中,淘气的他们正处在青春期、叛逆期,这一时期的孩子们常让父母和老师们感到苦手。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我们都经历过学生时代,都感受过来自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的打击,好像自己费了很大力气才能取得的成绩,在那些“别人家的孩子”眼中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得到的。这种“别人家的孩子”我们都会以一个准确概述的词语形容他们,要么是“学霸”,要么是“神童”,具体划分一下,“神童”还要比“学霸”的等级高那么一点。

曾经,来自河南的张易文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神童”:当同龄人还在父母膝前撒娇的时候,张易文已经被她的爸爸规划好了人生路线,从小就开始抱着书本埋头苦读,久而久之,她和同龄人拉开来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但,这一切被其他家长们所羡慕的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好,并非是张易文自己本身想要得到的,而是她的爸爸要求所致。

张易文的爸爸是一名教师,还开了一家私塾。张易文从小就没有上过学,一直都是去爸爸的私塾里上课。私塾私塾,放在古代,私塾都是私人设立的教学场所,学生一般不会很多,也没有像现在学校里的一个班四五十人然后老师统一授课,私塾老师都是实行个人教学。张易文的爸爸作为一个私塾老师,文人清高,他曾想把自己的女儿打造成一个神童。

02

为了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一个“神童”,张易文的爸爸决定从娃娃开始抓起,女儿一学会说话,他就开始实施自己早已制定好的计划。从小到大,张易文都在父亲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生活,看书读书背书,没有一个真正的童年,没有拥有过同龄人一起上下学的学校生活。

就这样,张易文九岁的时候,便被父亲安排走进了高考考场,和一群年龄是她两倍的考生们一起参加高考。

父亲寄予张易文厚望,希望她能够在这次高考就一举夺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神童”,这也能够证实他的教导有方,但很是可惜,张易文并没有考出让父亲满意的成绩。

面对这个现实,张易文的父亲选择明年再来,十岁那年张易文果然成功考入了大学,虽说是大专院校,但也算是“神童”了。

顶着“女神童”的光环进入学校的张易文,却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开心,还是懵懵懂懂的年纪就被灌输了太多本不该懂得的知识,使得她某一方面极度早熟。

不得不说,她终究还是个刚满10岁的孩子,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学校生活的她,离开了父母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时,深深地感到了排斥,和同班同学的年龄差距过大难以正常沟通交流也是一个现实问题——父亲教会了她如何读书如何考取好成绩,却从未教过她怎样为人处世。

这个世界不乏天才的存在,不乏神童的存在,放眼望去,神童的共同特点就在于他们是真的与生俱来好天赋,而不是靠后期人造就。据了解,张易文这位被她爸爸人为拔高的“女神童”,毕业后也并未找到工作,毕业以后,才十三岁的她远远没有达到工作最低年龄,她只好回到家中私塾当父亲的助手。

回顾自己的人生,张易文无法理智地面对自己的父亲,她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因为父亲的“利欲熏心”、“文人清高”而全盘皆毁。

她本应该有着不一样的人生,却停留在原地,看不见未来的光。

结语

拔苗助长是极富有教育意义的寓言故事。寓言中的农夫,为了让自己的庄稼能够快点长高便将庄稼拔高,然后,回家和家人们说“我今天很努力!帮地里的庄稼都长高了!”你很难说这个人是缺乏基本的农耕知识,还是只是单纯的又懒又蠢,前者尚可说一句好心办坏事,后者却无法找借口帮他找补。

张易文的父亲是一个矛盾融合体,他既想人为地造一个神童出来,又想让神童女儿不但智商跟上自己的理想计划,心理年龄也能跟得上自己的机会,可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呢?张易文的一生,也像那位被父亲

当作获取利益

工具的“仲永”一般,终究成为了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