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在南极,张国立用命拿“二等功”……

1988年在南极,张国立用命拿“二等功”……
2021年06月05日 11:49 懂心娱乐510

张国立在南极冒死立下二等功这事儿,鲜为人知。

这一段往事,他也几乎没有提过……

所有的一切还要从1988年说起。

那一年,国家决定首次在南极圈内建一个科考站——中山站。

此次同行的还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要跟随科考队拍摄纪录片《长城向南延伸》。

这个纪录片就是要向世界证明,中国人也有实力在南极圈内建立自己的科考站。

张国立因为参加过电影电视拍摄,身体素质好,人又聪明,所以被选中参加了南极科考队。

南极人迹罕至,气候恶劣。

去之前,张国立就签下了生死状。

他想,一定要去,这是为国争光的事,就算死在那也是一种值得。

1988年11月,南极科考船“极地号”从青岛出发了。

在澳大利亚补给物资的时候,我们国家的人却屡屡被错认成其他国家的人。

张国立急了,把身上的白衬衣脱了下来,用毛笔在衣服背面写上几个硕大的英文:

Beijing China。

随着“极地号”越来越接近南极,危险也悄悄逼近。

11月份和12月份的南极,会有长达近20公里的陆缘冰。

陆缘冰厚度可以达到两三米,有的地方甚至连厚度也无法得知。

有时候还会突然从海底出现一座巨大的冰山,差点一下子把船给掀翻。

在茫茫的冰海上,面对不断涌来的浮冰,“极地号”只能减速航行,尽可能减小船体与冰面的撞击力度。

不过,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由于无法承受浮冰的不断撞击,船头被挤出了一个大洞。

这个洞形成之后,虽然没有漏水,但“极地号”不敢再撞陆缘冰了,只能寻找着裂缝小心翼翼地往前挪。

直到“极地号”被陆缘冰包围,动弹不得。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为了做好长期被困的准备,考察队也把一日四餐改成了一日两餐,并限量供应开水。

张国立和船上的所有人期待着奇迹的到来。

被困20多天后,海面终于在潮水和气旋的作用下,出现了裂缝。

于是,“极地号”顺着裂隙一点点向前移动。

艰难前行了数日之后,终于距离南极大陆只剩400米了。

胜利就在眼前,所有人都兴奋欢呼。

然而就在此时,一场不可预测的巨大冰崩发生了...

东南极时间,1989年1月14日,22点35分。

一场罕见的特大冰崩突然发生,大量的冰山从冰盖上塌落下来。

冰崩像原子弹爆炸一样,水柱喷到空中一百多米,铺天盖地的大冰块朝着“极地号”呼啸而来。

“极地号”顿时剧烈晃动。

如果冰山撞船,必将是船毁人亡。

幸好关键时候,死神神奇地在距离“极地号”两三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可是,伤痕累累的“极地号”却被死死包围在了方圆十几里的乱冰之中,无法前进。

万一再有冰崩到来,所有人都活不了。

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为了避免人员损失,船长被迫下达了撤离“极地号”的决定。

接到弃船命令的张国立,第一反应是跑到船尾看国旗:

“那面国旗已经快被风吹成条了,可我心里舍不得,觉得这条船就是国土,我绝不能放弃。”

他决定留下来,和其他人一起继续想办法让船靠岸。

留下来的人也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好多队员都穿上了西服,刮了胡子,小皮鞋也擦得锃亮,有人还写好了遗书……

他们把名字写都写在了一面国旗上带着,下决心陪着中国唯一一艘远航破冰船战斗到最后一刻。

为了让“极地号”再次前行,队长决定用炸药把前面的浮冰炸开一条缝,让船沿着缝靠岸。

因为张国立是唯一一个见过炸药的人,所以他就成了爆破组组长。

可那时候的他,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因为他只是在当铁路工人的时候,见过别人是怎么用炸药的,自己却一次也没正儿八经地碰过炸药。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任务。

因为如果不破冰,船上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张国立找了十个人,每人负责一个炸点。然后凿冰坑,放炸药。

南极的冰很硬,一个坑就得凿8小时。

一切准备就绪后,张国立下令:

“爆破开始,点火。

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非常顺利。

到了点着第八个时候,眼看着就要胜利了,张国立突然发现点第二炮的人没还没跑。

他大喊:“第二炮!你干什么呢。”

二炮也大喊:“没点着。”

这下坏了。

炸药最重要的是必须按顺序点着,不能快也不能慢,更不能有一个瞎炮。

因为在冰上爆破,时间一旦出现偏差,所有人就都跑不出来了。

关键时刻,张国立立刻冲出去,飞速跑到二炮站点。

他点着导火索,又飞速往回跑。

不过这时,冰都已经炸开了。

张国立的耳边都是轰、轰、轰的声音,他下意识地趴在冰上,冰块像刀子一样向他扑来。

幸好,没有砸伤他。

他冒死去炸冰山,也救下了一船人的命。

炸开浮冰之后,“极地号”继续朝着南极大陆前进。

登上南极后,为了抢回被冰崩耽误的一个月,100多号人没日没夜地拼命赶工。

可是科考队人手有限,这时候,什么脏活、累活、苦活……张国立都会主动顶上。

50公斤一袋的水泥、石子一袋袋地往料斗儿里倒。

每天重复至少三四百次,一天十五六个小时下来,手指和手臂疼痛难忍。

从爆破手到混凝土工,再到电焊工……他边学边干,磨破的手套换了一双又一双,手上冻裂的伤口添了一道又一道。

每当他无数次徘徊在崩溃的边缘,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会去看看企鹅。

然后再回来,继续铆足劲拼命干活。

1989年2月26日,中山站终于建成。

落成典礼时,张国立担任升旗手,五星红旗终于在南极飘扬。

那天,他流下了眼泪。

从南极回来之后,张国立个人荣立二等功,集体一等功。

140个日日夜夜,面对浮冰围困、冰崩突袭、爆破冰山等生死考验……张国立说了一句:

“一辈子的苦在南极都吃完了。

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他继续专心拍戏,从《康熙微服私访记》、《宰相刘罗锅》、《金婚》、《半路父子》……张国立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的角色。

他还建了8所慈善小学,向云南省捐款185万元……

而我国的极地科考事业,也迎来了质的飞跃,从“后来者”迈进了世界极地科考的“第一方阵”。

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南极的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和北极的黄河站、冰岛站,南极第五个科考站罗斯海新站正在计划建设中。

30多年来,地球的两极留下了中国极地科考人坚实的脚印,一批批科考队员前赴后继、不畏艰险。

在冰冷极地的考验下,他们,依然熠熠生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