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柱八字中的平衡和流通造成的吉凶如何论断

四柱八字中的平衡和流通造成的吉凶如何论断
2021年05月11日 11:21 王者慢幔

四柱八字中的平衡和流通造成的吉凶如何论断

中天易张永红整理

如果把眼光放远一点,一个人在世界上实在没有什么吉凶可言。吉凶之相对就犹如“幸福”与“不幸”、“快乐”与痛苦”、“喜悦”与“悲愁”、“明亮”与“黑暗”、“向上”与“向下”等等之相对一样。太阳光底下,明亮面有多大,阴暗面就有多大。一个人肚子有多饿(凶),当他饱食之时就有多满足(言)。当一个人肚子不饿的时候(不凶),海味山珍对他而触也是索然无味(无吉可言)。当他肚子极饿的时候(极凶),一块锅粑就可如山珍海味般令他领略到充饥之乐(大吉)。一个小孩子还不知道钱的用处时(衣食来自父母,钱在他心里面是无用的)没有钱对他根本无所谓(无凶),这时让他在路上捡到一万元支票或现金当然没有什么快乐可言(无吉)。等到他稍稍长大了,知道钱可以买零吃,每天母亲总是给他一块钱零用(稍吉),突然有一天双亲没给他一块钱,母亲去旅行了,这时他年吃零食却苦无块钱(凶,对小孩子而言这算是一件痛苦的事情),走在路上突然拣到了一块钱(乐,即是吉)。区区的一块钱对一个欲望(缺乏)小的人而言,即可造成极大的快乐。可是对于欲望大、缺乏多的人而言,例如一位成年人,在路上拣到一块钱,显然没肖什么好乐的,说不定他随手把一块钱送给路旁的小孩。由此可见,快乐和痛苦,吉和凶都要看当事人的价值观念而定。一个三轮车夫,一天出去工作只要赚个一百多块够吃的,他就把三轮车拉回家,然后无忧无愁的拉拉胡琴自得其乐,(小凶小吉轮流驾临,平庸渡日),假如他有这么亿万富豪的亲戚觉得三轮车夫太可怜了(对一个家产亿万的人而言,拉三轮车的确可怜,也即在他眼中三轮车夫是个命运乖杰的人,可是三轮车夫自觉只是没什么大钱不能享受洋房汽车了,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幸),于是他送给三轮车五十万块要他好好享受享受(在富翁而言,五十万只不过象牙缝里的肉屑而已,少五十万在他是毫无损伤的)三轮车夫接到这么一笔庞大数目的钞票吓坏了(对三轮车夫而官,这是大横财),起初当然乐不可支,但其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可以想见其结果。

第一、他再也没有拉胡琴自得其乐的子了;

第二、他为五十万元该放哪里而伤脑筋(以前没有过的苦恼);

第三、他既是三轮车主,可想而知不悬什么生意人才,他不可能会善用那笔使他乐昏了头的钞票;那么如果他理解什么才是吉?什么才是凶?则可能惶惶不安地乐了几天,然后把钞票再拿去还给他的富翁,想想还是过过自己的日子才是福;否则就是真的拿这一笔钱去享受一番,吃、喝、嫖、赌(他既是三轮车夫自然也不懂艺术或什么高级享受,吃喝、嫖、赌算是他的最高享受了),那么这五十万元会带给他什么祸害就可想知了,换个立场说这位亿万亲戚,他既有这么一笔庞大的产业(财多)则他必然具有担负这么大的产业的能力(日主强旺),其结果亿万财产业给他的快乐(吉)和一栋平房一天一百多元收入给三轮车夫的快乐简直是相等的。

再举个例子来说,您一直坐在沙发上休息。(无凶)则这种休息对他而言当然不是什么快兵或享受(无凶即无吉)。突然有一件享情使他非得拼命奔跳不可,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痛苦可能由刚刚帐时间的休息对照而来。大凶),一且他达成目的了,一屁庶坐回沙发上(这是天大的恩赐,大乐——大吉)。可见痛苦是随着快乐而来的,而快乐也跟随痛苦而来。根本痛苦与快,吉和凶都是对照出装的一物的两面。这就是吉凶的真相。

一般人认为“名利(官财”是吉物,是因为一般人——只要是人都有扩张欲(先天缺陷,需要弥补)。但是就和人的肚子(是空的)一样,它有填饱的欲望,其结果是饱饿轮流驾临,无休无止。“名利”之为物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名利使人劳累终生,死而后已。脑袋伶俐的人想通了这一层之后,名利于他如同浮云,可要可不要,拿得起放得下,要吗?可以干得轰轰烈烈;不要吗?逍遥悠哉。这种人有何吉凶可言(其实这种人在八字命局也是一种类型)?所以我们就不能和某些命理学者或江湖术士一样只用“财”“官”之有无来断人一生的吉凶休咎。不是有名利的命却要终生追求名利,则终生为名利所累,到头来不知醒悟,则这种尖天心理和如此运途自然就是“凶”运;有能力,适合于获得名利,则名利来了自然是“吉”;名利如浮云之人,名利不来,仍然也是“吉”。否则一些哲学家、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宗教家岂非都是“凶”命的人。简言之,知命即有福,不知命即为祸。

一、平衡原理之说

古述所言,不过是自我与非我的“平衡”和“流通”。自我就是心理,非我就是环境。心理与环境配合得当就是“平衡”;心理与环境打成一片就是“流通”。而这平衡原理和流通学说正是我们的八字学所引以的推断根据的两大方法。

既言“平衡”就和“对称”有异。从图形上来说,以一条无形或有形的中央线为中心,两边或上下的东西、形状、大小、方向、位置都两两相对、两两相同,就叫“对称”。这种“对称”是最稳定不过了,不偏不倚的,但是却是近乎死板的(对称到极点则是死物);但是“平衡”就有不同了,在图形“力学(能的方向和状态)”上,它也有一条无形或有形的中心线,但是其两边却变化多端,也许两边的因素,面积不同、形状不同、数量不同、位置不同,但是由于截长补短,各种性质相互交换,结果在图形心理作用的“力学上”造成一种平衡状态。一个人在人生旅途上(宇宙坐标的某连续线上),他的心理、意识、性格、能力在适应或克服来自非我的环境的赐予、刺激或攻击的过程当中,自然而然会形成平衡与不平衡的变化。

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宇宙之间的自然律(也即天与地的相背作用律,也就是矛盾律)就好像一座天秤的座子和支架,天秤两边的称盘上,一边载着“自我”——心理、意识、欲望、性格、能力,另一边装载着“非我”环境内各种的刺激、攻击、责任、负担,时空条件促使两边有所轻重,有没有平衡?平衡状况如何?一看支架上的指针便可分晓。“自我”的一边过重了(命理学上的身强——日主强旺),“非我”的一边毫不起劲跷了半天高,毫无平衡,可能时或者“非我”一边偏重,“自我”吊在半空中,也毫无平衡希望时,则此人的一生其坎坷是可想而知的了。然而,时空是会变化的,也就是时空条件的变化会促使两边的较重产生时重时轻的变迁,因此,原先(先天状况——也即生年月日时的本局)如果有一边稍轻了(不管哪边轻都是稍凶的),经时空一变化两边趋向平衡之时就是一生最如意的时期(即“称职”、“胜任”的状态),但是时空一过,平秤又渐不平衡,则就是运途走下坡之时。如此一来,就是所谓的六十年风水轮流转的状况。但是万一像前面所说的那种有边是一面倒的偏重时,则时空再怎么变迁,可能都没有平衡的机会时,则此人一生可能就没有如意的时候了。

以上所说的“平衡”可以说是八字学的关键。不明此原理是无法推断八字的。至于上述的天秤两边,自我的一边就是日干以及帮助日干的一个干支;非我的一边就是以财官或者食伤为主的一个与日干相对的干支。时空条件就是月令以及大运、流年。

历来的命理学家对于八字的平衡原理也有许多阐述,从客观的观念来看也许有些许不当这处,但是大多有他们独特的见地,值得我们参考一番。例如万育吾在三命通会里说:“今之谈命者,动以子平为名,子平何所取义?以天开于子,子乃水之专位(天一生水),为地支之首,五行之元,生于天一,不合于北方,遇平则止,遇坎(坎坷不平之意)则流,此用子之意也。又如世人用秤称物;以平为准,稍有重轻则不平焉。人生八字,为先天之气,譬则秤也:其年钩,时为权,月为提纲,日为铢两(称子杆上的刻度)。(此譬喻与我的天秤譬喻有所不同,因为此说有过于刻板之嫌,如何以年柱为钩,而以时柱为权——称锤,则钩下所钩为何物?又如何年柱钩物来和日柱的刻度时柱的称锤来相较?显然有不当之处,盖年柱未必与日干相对,有时若是印绶之时则应与日干同一边,而且时柱也未必是日柱的同一个人,所以不能作的此刻板之了解。我的天秤也是取平之义,但活泼易懂。而且月令本为决定五行基本能力之时空条件,若譬为称子之提纲则令人不解月令之作用,因为提纲只是杠杆原理中的支点而已,也即笔记譬喻的天秤中的支架而已,支点代表公平的审判者乃自然律也,月令可为时空条件而成为配两边轻重的标准,但如此为提纲则似是而非了。这提细的譬喻如果不执着于秤称的提纲,则依然是历来最高明的比喻,而且所谓月令和宇宙自然律本来就有点难分,此地必须说明,字宙自然律者指整体之规律变化而月会是指上述变化中的一个片面条件和情状而已,因此自然律可为提纲支点才能公平审判),月令不适为提纲支点(其为片面条件有所偏也)。

古来命书大多用提纲之喻,实实仔细辩明其似是而非之处。八字以日为主,中有财、官、印、食旺相,日干亦坐旺相之地,如钩绾物与权相称(此譬喻对极了,但是显而易见,其钧绾物和权乃是日干之衰旺和财官印食之衰旺相比,而非前所谓的年柱(钩)和时柱(权)的相比。上述之比喻不攻自破,其命则富而贵;如财官印食旺相,日干值于休囚(可见月令为时空条件),如以钧绾重物与权自不相应(此即不平衡,前解说同理),其秤则不平,其命则贱而贫。如财、官印、食休囚,日干值于旺相,亦若钩绾轻物与权自不相应,其秤自不平,其命亦蹇滞。设使三物无气(即非我极弱,此地言三物是指权、钩、提纲,也有不当,日主休囚,非贫贱则夭亡(其实不尽然,言一生碌碌庸庸易遭变故则必然,言夭亡则又未必),此子平之意也。

经云:先天太过,后天减之;先天不及,后天补之。先天后无太过不及,然后为能平(平衡)焉。运限者(大运流年)后天也,且如先天八字,日干旺相太过者,宜行休衰之运,相泄其气(相者受生者,泄者亦受生之事);如日干休囚不及者,宜行旺相(此相非前相,旺盛之相貌的意思)之运,生挟其气。二者则能发福发财,迁转亨通,譬医家补泻之法耳!(所谓医家补泻之法,尤用针炙,其意指某脏腑之五行过于虚弱用补,太实旺则用泻,补者扶也,泻者泄也。上述两种情形是说如果八字的“自我”一方稍重了,则在大运流年上遇有泄日干之五行或者“自我”一方稍重了,则大运流年上遇有扶助日干之五行者皆可转危为安,辉煌一时。)若日干旺甚,仍行旺运;日干太衰,又行衰运,则太过(或)不及,生祸生灾,蹇滞不通矣!运者转也,十年一转,穷通可知,皆由大运之兴衰,以验岁君之祸福。(岁君者每年干支之五行机能也。也即我所谓之时空条件也)观子平者,观先后天之论可见矣。按此说,子平二字,诚为方理,但子平是徐居易之字,今之谈命者,远宗其法,故称子平。”(上述为‘三命通会’所论平衡情形,梗概清晰,当可助对平衡原理之了解。其提纲之譬喻者盖延前人之譬也。古时唯有秤称,鲜见今实验室所用之天秤,其譬虽有不当也差可也。

二、流通之说

前面说过,平衡原理形成于“自我”与“非我”之相对性,而流通之说则基于“自我”与“非我”之打成一片,其实平衡者也贵在流通,只是易于显示“自我”在“非我”中的才能名利之状况;而流通也贵在平衡,但是易显示“自我”于“非我”之适应才能。两者所言所求之目标略有不同而已,其理则一也。

“流通”的现象遍存于宇宙的任何事物上面。如以人的身体为例,人体本身就是一个流行畅通的组织体;营养从口中进入,在胃部消化,经肠将养分化人血液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则身体各部分得以发挥各自的功能养分化为能量,食物中不为身体所需者则经由排泄系统排泄出体外,如此过程是日日如是,时时如此,也即养分由入口(主要为口)流入然后从两个出口流出,一是化为工作能量,一是排泄出去。中间若有任何不流畅之处,则病痛就产生了;若完全阻塞不通者,则生命结束矣!呼吸空气也复如是,一吸流入,一呼流出,一吸一呼之间所流行之氧气能完全为身体所用者百骇活泼通畅,精神焕发,工作愉快,氧气未完全为身体化为能量而夹杂二氧化碳一起又排出体外者,身体、精神、成就俱皆不佳,即因为氧气在身体不能流行畅通,中或完全不通者,则非焉焉一息者也,根本丧失生命矣!可见“流通”对生命体(生物,其实非生物也得流通,否则连宇宙也毙命)之重要,我认为不只重要而已,“流通”简直就是生命的另一个代名词。水沟不流通者,死沟也,脏乱之源,生命之大敌;交通不畅通,则经济状况就得蹇滞不前,完全不通者,则社会死矣!君不见,偶有车祸发生,交通暂时不畅通之时,受害受累者有多少;从精神、意义而言,亦复如是,脑袋运转不灵者就是愚笨,极端不通者就是白痴或昏沌,完全不通者,死人也。生命现象既如此,则八字组织应也是如此。

八字之中所谓“流通”者即五行相生流注的脉络,五行旺相之处即是源头(此源头者实为时空条件所流入),旺处自然往里处流注,若果其中脉络流畅,则此八字虽未必是达官贵人之命也必是顺遂悠游之命。若果其中的流注途中有所阻节或中断,则必是运途坎坷,有所挫折之命。当然这种流注的通与不通,畅与不畅,也会随时空条件(大运流年)而有所改变。如果其中的流注现象是极端畅通的时候,时空条件对它的影响自然不大(身体健康者不管冬天夏天都是泰然自若的);如果其中的流注现象是极端畅通的时候,时空条件对它的影响自然不大(身体健康者不管冬天夏天都是泰然自若的);如果其中的流注现象只是通而不畅,则随着时空条件可能使不畅者完全阻塞,则此人毙矣!例如不畅通之处,即五行不强之于为甲木的话,大运流年遇庚申将甲木完全克去,则不畅通处完全阻塞)位时空条件也可能使不畅通之处变成畅通,则此时是顺遂如意之时(例如不畅通之处为甲木,遇水木的岁运则则畅通矣);其中也有不成流注者,犹如决堤泛滥之水或七零八落散置之滩水,则必是贫贱夭折之命,时空条件的变化对它则完全失效。

上述所言者只是通与不通,顺遂与不顺遂。至于流畅脉络之人口(源头)和出口为何?(是财官或是比劫或是食伤),则决定其顺遂于何事,不顺于何事。任铁樵所注滴天髓阐微里说得很明白:“何处起根源。流到何方住(出口)。机括此中求,知来亦知即。”(原注)不必论当令不当令,只论取最多最旺,而可以为满局之祖宗者,为源头也。看此源头,流到何方,流去之处,是所喜之神,即在此住了,乃为好归路(此为配合平衡原理论断的说法)。如辛酉(年)癸巳(月)戊申(日)丁巳(时)以火为源头,流至金水之,即住了(年柱辛酉皆为金,月柱为水火,日柱为土金,时柱为火,月令亦为火,故火最旺为源头入口,火生土生金生生,气势流畅无阻,水为出口),所以富贵为最。若再流至木地,则气泄为乱(其实不然,前述八字中间无木,流驻水地故为富贵之人,然仅俗人富贵而已,富贵者凡夫俗子所追求者也,若前八字具备了火土金水而又具备了木,固然是泄了富贵,富贵若使人通天地前可珍贵乃身外之物,何能长久。有木之后,此局乃是生生不息之局,富贵乃浮云,此为“仙佛”之命也,此种五行具金而又循环相生流畅不止之局,非凡人俗子所能具备者也。何能言止于富贵才是好局,此说乃功利主义之遗毒也。“仙佛”者指上穷天理下达人事之智者,不为命运所能左右之人)。中间即遇阻节,看其阻住之神何神,以断其休咎;流住之地何地,以知其地位。如癸丑(年)壬戌(月)癸丑(日)壬子(时),以土为源头,止水方(上述八字上有土水两种五行,土值月令旺相),只生得一代身子,而戌中火土之气,得从引助,所以为僧也(此也为凡僧)。”

这种“流畅”说可以配合“平衡”原理使用,遇有“平衡”法难以论断之时更可使用。总而言之,此“流通”之法仍可就其源头流住推断命途的吉凶体咎情形类别,但是因为此法重视“自我”与“非我”之沟通,不必拘泥于富贵财官之有无。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